第一百九十八章 提前高考的问题

    “这是公司最近的收支情况,因为刚开业,收入情况不太理想,不过主人放心,我有信心经营好公司的。”

    刚一进房间,凌子就迫不及待的拿出了账本交给赵起武。

    老赵随手翻了翻,一目十行的扫了一遍:“不用担心暂时的收入不够,我们有足够的低成本货源,我相信你会做好的。”

    “主人你真好,凌子一定不会辜负你的信任。”凌子很感激地说道。“一些支出情况主人可能看的不是太明白,我来给主人讲解一下吧!”

    “也行。”老赵心想电话也没来,还有得等,就听她讲讲吧,正好自己也学习一些公司管理的财务知识。

    结果答应的话刚出口,凌子就毫不避嫌的靠了过来:“主人,你看这里……”

    你确定这是让我看账本吗?

    老赵想推开她都没法下手,只好打断她的讲解:“你还是先穿好衣服吧,等下有事情出门。或者你先去睡一会儿?”

    “不用,我以前上班也经常加班熬夜的。”凌子甜甜一笑。“主人想看凌子穿什么样的衣服呢?”

    “正经点的就行。”老赵无奈的很。“别像这样让我总想入非非就行。”

    “好的,正统点吗?”凌子款款站起来,连拖鞋也不要了,赤着脚朝屋里走去。

    老赵顺手从桌子上拿了本,刚好是自己上次看过的。他觉得这不会是巧合,估计是自己看到一半听到电话,随手一塞没塞好,让凌子发现了,就把这本书抽出来放在了桌上。

    还真是有心,离上次他来都快一个月了。

    “主人,你看凌子这样可以吗?”还没看多久,凌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老赵抬头一看,不由得心里叹了口气,就知道这女人肯定会搞出来幺蛾子。看着凌子身上的白衬衫格子小短裙,他忍不住说道:“你这是小学的校服吗?”

    “不是的主人。”凌子甜甜一笑,走了过来,跪坐在他旁边。“是初中的哦!”

    老赵真的很无奈:“初中的衣服,你为什么不放着留个纪念,拿出来穿坏了怎么办?”

    “主人,这个款式是我们初中的。不过,这是凌子新买的呀!以前上学的时候,穿的款式要比这款稍微保守一点的。”凌子解释道。“我上的都是女子学校,还有高中的,大学的校服哦,以后都穿给主人看好不好?”

    “不好。”老赵黑着脸。“我才不喜欢学校的校服。”

    “哦!”凌子一点都不气馁。“那主人喜欢什么样的呢?”

    “我……”老赵语塞。“咱们还是等电话吧,我了。”

    “好的主人。”凌子拿起。“主人看到哪儿了,我给主人读书,主人可以躺着听就可以了。”

    听了没多久,老赵就迷糊的睡着了。

    直到电话响了,老赵睁开眼让凌子接电话。

    对方就是确认一下接货的没问题而已,几句话一说,老赵看了看时间,时间也差不多了。

    早点去等着吧,在这屋里气氛不太好。

    听说要出去,凌子立刻站了起来:“主人等下,我去换衣服。这次的衣服太小了点,凌子只给主人看的。主人说是穿职业装还是休闲的好?”

    “休闲的就可以了。”老赵其实无所谓,不过问了就随便说一个。

    “好的主人。”凌子笑着就进了屋,连门都不关,得亏老赵是正人君子,从来不多看的。

    没一会儿再出来,凌子转了个圈:“主人觉得这种运动衫怎么样?”

    “还行,走吧!”老赵说着带头朝车库走了过去。

    凌子快步追了上来:“主人每次出去都不带武器的吗?我这里有的?”

    “不用的。”老赵说道。“就是普通的货物,又不是什么非法交易,没必要的。”

    就算带了也不会用,还不如不带,反正自己又不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

    这次的货物也大,恐怕会费点事儿。

    老赵心里想着,还是坐在车里没打算下去,自己的口音还没完全做到像本地人,再说自己在后方才是最好的,就算真有意外,只要自己没事儿,那就什么不用怕。

    等他看到一辆箱货车到了附近慢下来,他就对凌子说道:“你下去问问,如果他们能卸货的话把货卸到地上,如果不能的话,就和他们商量一下,我把车开走,让他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到别处给货卸下来再把车还给他们。”

    果然,那辆箱货车很快发现了他们停车的那条废弃公路,朝着这里拐了进来。

    等车开过来,凌子下车去和对方谈了几句,就跑了回来:“对方有些担心,说咱们的车没法带走货物,他说可以把货车留下的。还有我问过了,货物的下面有推车,可以卸下来的。”

    “你告诉他,卸下来就行。”老赵说道。“让他不用担心。”

    凌子又过去说了几句,对方打开后门,放下来两块板子,把货物慢慢的往下推。

    货物挺重的,赵起武原本以为对方一个人不行的,结果看人家推着东西下来,虽然速度一顿一顿的,但是下来的很平稳。

    对方放下货就开上车走了,老赵这才下去,才发现用来运货的推车居然也算高科技,研究了一下才明白,这个还是带刹车的液压式手推车。

    货物到了,他的任务就是送回去。

    看着凌子还在一边站着,老赵对她说道:“辛苦你了,你把车开回去吧!我等下让人来把这东西运走就行。”

    “主人,我陪你一起在这里等吧?”凌子有点不想走。

    “我一个人就行,你回去吧,路上小心点。”老赵才不能让她在呢,不然怎么带东西走。

    凌子选的这地方是一截废弃公路,现在四周黑乎乎的,她装作害怕不舍得走的模样,一下子就扑了上来,紧紧抱住了老赵。

    老赵刚想推开,她已经松开了,依依不舍的说道:“主人,你小心点,凌子走了。”

    你演电视剧呢?

    老赵心里吐槽,不过看她临上车又回头看了又看,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也只得挥挥手,让她快些走。

    看着车开上了公路,云雾涌来,老赵也飞上了天。

    本来想走的,但是刚才凌子的表现,让他有些不放心,就跟着车飞了一段路,看着车到家开进车库,他才开始往回飞。

    飞了不远,他想了想,又摸出来手机,给凌子打了个电话:“我已经把货带走了,你早点休息,没事儿了。”

    “好的主人,多谢主人关心了。”凌子接到电话很是意外,忍不住又问道。“主人你下次什么时候来呢?”

    “过几天就来。”老赵也说不准什么时候有货可送,随口敷衍了一句。

    “那我等主人来。”

    ……

    挂了电话,一口气飞过了大海飞到三河镇,老赵想了一下,这货物好像也没合适的地方放,干脆给放赵家湾的家里吧!

    回到家里试了下,箱子能进堂屋,他就把东西放到了堂屋里,然后锁好门,准备回镇上出租房睡觉。

    结果一回去,就看到没带身上的这个手机上,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王小二的。

    他顺手就给拨了回去。

    王小二都睡迷糊了,看到老赵的电话一个激灵:“小武,我还以为你不打电话了,刚睡着。我一直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呢?”

    “我睡觉呢!又不是你去送货,你老打我电话干什么?”老赵理直气壮。“刚才那边有消息传过来了,货物接到了,我给你说一声,等着就行,三五天就到。”

    “好的好的。”王小二虽然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但还是硬着头皮答应道——东西一天不到,他就一天别想睡安稳觉了。

    这可是他的第一次,他怕万一办砸了!

    毕竟,据说大多数人的第一次,都不是特别完美。他可不想自己的第一次,也草草了事……

    老赵想了想,又说道:“那个,我爸妈去京城了,他们准备开家店,我怕他们弄不好,你回头找人注意下,要是有什么难题了帮他们解决下。货物的事儿你不用担心,绝对万无一失。”

    本来不想说的,但是他怕父母真个什么都去自己办,人生地不熟的,肯定不好办。

    赵景山不让儿子给他买手机,现在电话没装上,那夫妇俩也不知道给儿子打个电话,结果老赵还不知道他们已经找人把事情办了个七七八八,还在瞎担心他们呢!

    王小二答应的很痛快:“你放心,给我个地址,明天我就过去看看。”

    “不用你去,你就找个跑腿的就行。”老赵说道。

    “必须我自己去,你爸妈以后就是我干爸干妈,我能不自己过去嘛!”王小二嘿嘿笑着说道。

    “行了行了,不用表态了,我给你说过了,货物万无一失,万无一失。”老赵知道这家伙的意思,鄙视他。“我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挂了。”

    挂了电话,看了看时间,往床上一躺,蒙头就睡。

    ……

    第二天都是被金子给叫醒的,起来有些晚。

    不过二高中的早操都是在外边街道上跑步,他晃悠悠到了学校门口,站在那里等着,等自己班里的队伍回来,进了队伍跟着回学校,也不算迟到。

    回到教室,柳清影就低声问他:“昨晚上有事儿吗?怎么迟到了?”

    老赵点点头:“有点小事儿耽误了,没事的,咱们学英语吧。”

    “我自己读书,帮你看着老师,你补会儿觉吧!”柳清影贼头贼脑地说道,反正她也发现了,早自习读书对一个把字典都背下来的人来说,毫无意义。

    实际上大部分课对老赵来说都毫无意义。

    不过老赵也不想不觉,以前当学渣的时候,读书声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催眠,不管教室里多吵闹,他都能睡着。

    现在熬夜都成习惯了,一天只要睡个三两个小时,完全没问题。

    也幸好没睡觉,两人正学英语对话的时候,庄老师走了进来,在教室里转了一圈,到赵起武旁边,示意他跟着自己出去。

    老赵跟着出去,庄老师就说道:“学校里现在有个意见,想问问你,有没有意思提前参加高考?”

    “提前参加高考?”老赵一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初中的时候他知道有初二学生参加中考的,不过那是好学生的事儿,和当时的学渣老赵没一分钱关系,没想到高中也有。

    不过想想也不意外,高一高二其实就把课程学完了,到了高三就是复习和各种模拟考试。

    好像听说过以前学校也有高二参加高考的,就算考不上,提前进一下考场,也算是实战训练。

    至于说学籍,那个真不用担心,这年头的学籍就是一张纸。等到考试前把那些提前退学的学生的学籍拿过来,改一下名字就可以当自己的用。

    理论上初中高中都是不允许复读生考试的,但是每年都有大批复读生,还不是照样参加考试。

    不过,这个事儿老赵还真没考虑过,他太忙了。现在都开学半学期了,他身为班长,连班里的人名都记不全——忙着照顾团支书的生活学习,别的真顾不上啊!

    想了想他也只好先对庄老师说道:“我还没想过呢,等我回头和我家里人商量商量再说吧!”

    庄老师就笑:“是和家里人商量,还是和团支书商量啊?”

    “都商量,都商量。”老赵脸皮厚,才不在乎老师的揶揄。

    “那你慢慢考虑,反正这事儿不急,想参加的话,等下学期进高三的班级,跟着参加一下模拟考就行。”庄老师说道。“回教室吧,我就来和你说这个事儿的。”

    “嗯。”老赵点点头就回了教室。

    ……

    到了教室他就开始和柳清影商量,反正俩人叽里呱啦的用英语谈话,别人也听不懂——要不说多学一门外语,有用处呢!

    柳清影一听又是高兴又有点失落,但是表面是很高兴:“那你答应了吗?我觉得能提前高考是好事儿,你先去试试,就算考不上理想的学校,也能先实战一下。”

    “没答应呢,我说和你商量商量。”老赵嘿嘿笑着。

    “你真和庄老师这么说?”柳清影飞了他一眼,脸上有些红。

    “我说和家里人商量,庄老师这么说的。”老赵就喜欢看她脸红。

    “那你咋想的?”柳清影不在这个问题上和他多说了,继续说下去,这家伙又要奖励要安慰啥的。

    “还没想好。”老赵感慨道。“我这日子现在也挺幸福的,要去考试的话,下学期我得进高三跟着上课,跟着模拟考试。那不就和你分开了吗?如果再考上的话,那就得提前一年和你分开了。”

    这也是柳清影失落的原因,她一听说老赵能提前高考,别的还没想,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和他分开了。

    现在老赵说和自己商量,她还是挺高兴的,但是也纠结。

    既不想耽误老赵的前程,又不想和老赵分开。

    好纠结啊好纠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