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叫王智慧

    从陈建国家出来后,乐意和杨二娘、黄葛也联络上他们,说是要一起去看。

    今天刘永华住在县城中,龚珍信也在女儿家看病,只能由宋轻云带队。

    他道:“村委委员们都到了,咦,留山呢,通知没有?”

    杨二娘说通知了,不过,他这是村里的电工,太阳能路灯接线的活儿被陈中贵抢了,心中不乐意,推说病了正在家里使闷气呢!

    乐意喝道,这人怎么耍态度,也不看看场合,我去把他给揪过来。

    宋轻云笑笑,道:“算了,由他去。我说,今天支书和主任不在,咱们就自己做主验收这个亮化工程了,验收合格后告诉他们一声。另外资金使用情况也要跟街道报备,把帐做好。今天的工作主要是看看这些路灯是否都亮了,亮度是否达到标准。”

    “另外,还得看看灯柱立的地方对不对,是不是把交通要道都照亮了,是不是还留有死角。地点是我们当时集体讨论过的,但纸上得了终觉浅,还是要实地看看才好。如果电杆设置的地点不对,该改地方的改地方,该重新施工的重新施工。”

    众人点头,陈建国说:“宋书记,如果真出了问题,重新施工,这施工费从什么地方出,村里可没钱。”

    宋轻云:“杜里美出,让他少赚一点。”

    “宋兄,你这样可就不地道了,什么少赚一点,根本就没赚头。”这个时候,杜里美突然从黑暗中钻了出来,叫屈。

    然后他劈劈啪啪跟大家算了半天帐,算到最后,不但没有利润,反赔进去不少。

    最后哭丧着脸道:“我这是为村里做贡献了。”

    宋轻云:“你杜老板会做亏本生意,哄鬼呢?”

    杜里美其实赚了不少,刚才听说村干部来验收,急忙跑过来跟着。总归要合格了,他的利润才能塌实地揣进腰包里。

    于是,大家做了一路,在村里逛起来。

    不得不说,灯杆的设置还是很合理的,交通要道都被照亮了。

    以往村里晚上又冷,天一黑大家都回自家屋老婆孩子热炕头看电视。要不然就是去竹花门市里打牌。现在门市不许赌钱,村里就安静下来,业余生活极不丰富。

    今天到处都是一片通明,就有老头老太太搬了凳子出来在路灯下聊天的聊天,下象棋的下象棋。

    孩子们则在路上跑过来跑过去,拿着冲气的塑料刀剑和榔头互殴。

    又有孩子吃了亏,哇哇大哭。

    气得家长大声咒骂。

    一时间,满眼都是人,都昂首看灯。

    都道:“还是国家好,还是宋书记好,咱们做梦也没想到这穷山沟里也有了路灯。”

    “你们说,这和城里又有什么区别?”

    “上级一直在说新农村新农村,这才叫新农村嘛!”

    “我说,以后咱们农忙的时候也可以多干点活,再不怕看不清路。”

    安路灯的事情虽然不大,却是实实在在看得到摸得着的,宋轻云心中得意,对老头老太太说:“天冷,别凉着,象棋也别下了,大家回屋吧!”

    “凉什么凉,农民还怕冷?”

    “是啊,不怕,再冷的天咱们不也要下地,前天早上五点我去砍青菜还落了一头的霜呢!”

    ……

    今天大家都很激动,估计睡得也晚,宋轻云心中一动,就提议干脆趁今天人齐,索性走几户困难户,看他们的年货准备好没有,还有什么困难需要村里帮着解决。

    大家都说好。

    这还真遇到事,一个困难户的锅不知道什么的有了个沙眼。一添水,就不停地漏。明明要炖一锅肉汤,到最后成了锅贴。

    老头已经吃了两天烧烤了。

    黄葛说家里还有口空锅,这就去扛过来,好歹让老人家把这个年过了。

    等到一切弄好,梅咏的父亲打电话过来说他跟黄明买了四条冷水鱼,正在陈建国那里做烤鱼,刚才让村干部们一起过去吃酒。

    村干部们听到这事都说太迟了,算了算了,宋轻云刚才也喝了酒,客气地回绝了,自回家去睡觉。

    但杜里美听说梅咏来了,又听说梅师妹的父亲是省城退休的处级干部,知道是一个蓄人脉的好机会,就恬着脸跟着陈建国跑了过去。

    又消灭了老干部一瓶五粮液,交换了联系方式,这才满意而归。

    杜里美现在和罗南正打得火热,已经跑过去跟人家住一块儿了。

    当然,他的行李还放在村两委的房子里。那间屋不占白不占,退给宋轻云那不是亏了吗?

    看杜里美浑身酒气地回屋,罗南就伸出手在鼻端扇了扇,嫌弃地说:“杜哥,你一身臭死了。”

    杜里美:“陪今天来村的那个老干部吃了消夜,男人嘛,必要的应酬还是需要有的,你要谅解。放心,事业和家庭之间的关系我能平衡好的。对了,娃睡了吗?”

    罗南回答说:“睡了。”

    罗南的孩子寒假后回了家,那孩子内向,看到杜里美也不说话,只拿眼睛不住地看,神色中还带着抵触。

    杜老板什么人,你不理我我理你好了。成天逗着孩子说话,幺儿幺儿喊得亲热。

    娃对他的厚脸皮也没有办法,渐渐地就接受了这个叔叔。

    不但不抵触他,相反还觉得杜里美挺有趣,两人也玩得到一块儿。

    杜老板就是这么一个跟任何人都能打得火热的。

    罗南:“路灯都安好了?刚才我出门看了看,好亮,也好看。”

    杜里美笑道:“我什么人呀,我做的工程能差吗?对了,最近生意如何,有困难吗?”

    罗南回答现在是农闲,农具也卖不出去,要等过完年春耕生意才好得起来。所以,她打算明天开始就不去门市了,等过完十五再说。

    一个月没收入,困难肯定是有点困难。不过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

    杜里美说:“你愁什么,不就是没钱吗,有我啊!”说罢就把早准备好的一个信封扔桌上:“给你和娃的过年钱,喜欢什么你们自己去买。”

    罗南一看,是一万块,顿时吃了一惊,说:“我不能要你的。”

    她本就有点文青,属于言情小说深度中毒者,觉得纯洁的爱情不能被金钱玷污,死活不收。

    杜里美烦了,说:“多大点事,不就是一万块,也就是我一顿饭钱,我的生活品质你想象不到。这是我这两天安太阳能路灯赚的,一点渣渣生意,我还真看不上。”

    罗南吃了一惊,这才干了三天活,他就赚了一万,真厉害啊!

    两眼去是崇拜的目光。

    她最吃的就是杜里美这一套,心中又是感动又是骄傲,这才收了钱。

    ****************************************************

    且说宋轻云陪梅咏的父亲喝了酒,又在村里逛了半天,吹了风,竟然有点醉意。

    回到房间已是晚上十二点,也没洗脚就钻进被窝睡着了。

    这一睡就睡到日上三竿,他是热醒的。

    宋轻云的房间正对着东面,昨天晚上忘记拉窗帘,被阳光一照,晒得不行。这下再也睡不着,一看,已经是上午十一点。

    宋轻云忙洗完脸,心叫一声“喝酒误事。”就提跑办公室去倒开水喝。

    今天是龚留山值班,他昨天耍态度,看到宋轻云未免尴尬。

    宋轻云也不提这事,只道宿醉未醒,口渴得紧,留山你有茶杯里的茶母子匀点给我。不然,等茶叶泡发,可等不及了。算了,老子直接喝你的。

    说罢就端起龚留山的大缸子咕咚咕咚灌了一气。

    他以前有轻微的洁癖,在山村呆了大半年,什么毛病都治好了。所谓下得了烂田,刨得了鸡屎,挑得了粪担子,萝卜从地里挖起来在袖子擦一擦张嘴就啃,没有那么多矫情。

    这茶水一灌下去,真是十分地爽。

    宋轻云看龚留山神色变得正常,正要约他去五保户陈大狗家看看。

    万新客已经从村两委搬回家去了。

    忽然,一辆五菱面包车气势汹汹地停在村两委门口,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人跃下车就杀将进来,暴喝:“谁是村干部,这里是谁在做主,站出来!”

    一巴掌就拍在桌子上,几乎把桌上的玻璃都拍碎了。

    宋轻云定睛看去,这女人却不认识。她长得不错,眉宇周正,怎么脾气坏成这样。

    龚留山:“你谁呀,村支书和村长不在。”

    女人:“我叫王智慧,支叔和村长不在?骗人的吧,现在谁做主,滚出来!”

    这个叫王智慧的姑娘咄咄逼人,龚留山就算脾气再好忍不了,霍一声站起来,喝道:“你出去!”

    宋轻云忙制止他,对王智慧道:“我叫宋轻云,街道驻村干部,红石村第一书记,有事你跟我讲。但是,现在请你冷静,有话慢慢说。对了,我以前好像没有见过你,你也是咱们村的人,请问你有什么事?”

    王智慧:“村长和支书不在,你能不能做主?”

    宋轻云:“支书和村长不在,不是还有村两委吗,如果有紧急事务,我也可以代表村两委决策。”

    王智慧:“好,你能做主就成。我是丁芳菲和陈新这两个骗子的嫂嫂,亲的。他们骗了我十五万,我今天来找你们村干部,就是要让你们主持公道。对了,我公公婆婆也在车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