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惊变

    欢喜苍梧正文卷第91章惊变第91章惊变

    两人知道有她在动不了苍离,剩下的,便只有正面硬扛了。

    挑起四国战事,凡界必乱。

    乱就乱吧。

    阻止不了的事,到不如想想要怎么利用好这场动乱。

    送走晟虺和绯月。

    梧悦心中暗自思索着以后要面对的问题。

    冯欣不干了。

    好不容易相中了两个美男子,结果,她还没追到手呢,人就跑了。

    眼下又要上战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她这场由单恋变初恋的恋情还未开始,就失败了。

    哪能不伤心。

    哭哭啼啼,柔红了眼睛,愣是没得到梧悦一点关注。

    小丫头,嘴一撇,老实了下来。

    小丫头虽混,可在正事上,她还是分的清轻重的

    镇守南境防线的边关要塞龙汇城将将击退一批发了疯似的要闯入城内的猛兽。

    城外以北三百里地,临月国十万大军驻扎于临月国与苍云国交界之地。

    再往前行十里,便可闯入苍云国南境领地。

    暂时看上去并无出兵的异动。

    似是只为了防止龙汇山脉猛兽闯入临月国领地,这才调了十万大军前来阻拦。

    梧大将军站在城门楼之上,炯炯有神的双眸微眯,看着临月国的驻兵营地方向半响。

    铠甲上,还未干的鲜血顺着衣摆滴落在地面。

    这一仗打的异常艰难。

    这些猛兽似是经过长期训练似的,看似毫无章法的乱冲乱撞,实则暗含兵法之道。

    带领梧家军出生入死,经历不知多少战事的梧大将军又怎会看不破这一点。

    飞禽类猛兽,是城关最难预防的缺口。

    这些飞禽猛兽,更是一个个突然成精了,扑杀的实力变的极为骇人。

    稍有不慎,就会丧生在它们的利爪,锋喙之下。

    自他有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诡异的情况。

    也是第一次带领梧家军将士与非人类做战。

    猛兽的袭击,千奇百怪,花样频出。

    加上不时出现的毒蛇,毒虫的袭击,让梧将军将士真的是苦不堪言。

    若不是出战前,梧悦曾为刺头们准备了一批入龙汇山脉历练的物资,这场苍云国有史以来第一次人、兽大战,怕是真要输了。

    “不好,那,那是什么?”

    不知是谁惊呼一声,指着城外地面。

    顺着他的惊呼,守城的将士们在看清城外地面之时,全都变了脸。

    “这是什么情况。”

    “有东西要从地下出来了。”

    看着如同海浪般,不断鼓起,翻滚向前的地面,守城将士们第一次心中升出恐惧之意。

    不待他们多想,“嘭”一声巨响,翻滚的地面突然炸裂。

    “嗖、嗖、嗖”

    一根,接着一根手臂粗的毒藤,食人花茎、食人树根如狂内掀起的巨浪一般,冲出地面,争先恐后的向着龙汇城扑来。

    “妖、妖怪。”不知谁尖叫一声,声音中散发着无法形容的惊慌。

    被眼前突变惊愣住的守城将士闻声回过神,脸色骤然变的煞白。

    有些胆小的将士,一时撑不住直接被吓软了腿,瘫倒在地。

    眼看着,一个个将士被眼前的惊变吓倒。

    梧大将军拔出长剑,直指妖藤巨浪:“梧家军的儿郎们,振作起来。

    咱们一同出生入死,经历过多少沙战?

    你们连死都不怕,妖物又有何惧。

    回神,都给我振做起来。

    就算是妖又如何?

    我梧家儿郎无惧生死,任你妖魔鬼怪都让你有来无回。”

    关键时刻,到是刺头们最先反应过来。

    孔旭最先回神,跟着拔出剑直指妖藤大喝一声:“杀”

    “杀”

    四百五十刺头同时大喝,杀声,势气顿时冲回巅峰。

    随着四百五十刺头的吼喝,被吓到的梧家军将士们很快镇定了下来。

    近十万将士饱含正气的同喝“杀”声爆起。

    瘫倒于地的将士也被这声无惧生死的“杀”声感染纷纷捡起武器,重新站了起来。

    妖藤巨浪势如破竹扑向龙汇城之时。

    远在三百里外的临月**营主帐内,十万大军之首的南霜公主妖娆一笑:“开始了。

    梧悦,看来你又要经历一次失亲之痛了。

    这份大礼,你可喜欢?

    咯咯咯”

    银玲般的笑声传出主营帐。

    军营地里手拿滴血生肉正在进食的临月国将士们,闻声向着龙汇城方向看一眼,齐齐狂笑起来。

    若是有人在此,定然会发现,这些带血的生肉都是从人身上刚刚撕扯下来的。

    尚能看的出这些血肉是属人体的哪一部分。

    就在临月国的这些将士们大笑之时。

    龙汇城内的梧家军正式与妖藤交上手了。

    不知是得了命令故意不下杀手,要将梧家军将士慢慢折磨而死。

    还是,因为将将化妖的原因,这些妖藤杀伤力并不比梧家军的将士们高出多少。

    可也足够让他们受尽苦头了。

    被食人花茎缠上身的将士,瞬间被无数丝线细的根须扎进身体,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失,抽筋剥皮的巨痛让他们恨不得倒地打滚。

    可惜办不到。

    身体被拖到城墙之外,如同吊尸一般齐齐倒吊在城墙壁上。

    被妖藤藤蔓缠住的将士,越是挣扎,缠在他身体上的藤蔓就嘞的越紧,直至嘞入血肉,一滴滴的鲜血自伤口处流出,不一会功夫便染红了地面。

    妖树则直接以将士们的身体为壤,自七孔钻入身体,以他们的血肉为养料,从血肉中发芽抽枝。

    即便如此,被妖树扎根的将士还活着,生生承受着生不如死的巨痛折磨。

    被毒藤粘上的将士,撕心裂肺痛吼出声。

    身体如同被硫酸波中,血肉在“滋、滋”声中迅速腐烂,却死不了。

    梧大将军砍断扑到他身前的妖藤,转头看了一眼,这个铁骨铮铮,从未在将士面前流过泪的将军,眼泪夺眶而出。

    败了,这一战惨败。

    看一眼贤康城所在的方向,梧大将军轻念一声:“悦儿保重。”

    挥起长剑再次斩向妖藤。

    已近至龙汇城五十里地的梧悦,看着妖气冲天的龙汇城眉头微蹙,没有任何犹豫的迅速冲向龙汇山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