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计划赶不上变化

    青羽说完就沉默了,马车里的气氛有些闷的慌,青羽感觉有一群乌鸦从自己头上飞过,眨巴眼睛,等待太子殿下的反应。

    “哦!我当时就只顾着想要说些什么,才能把谎全的圆上,现在听你那么一说,原来我当时表现这么糟糕啊!那我是不是露馅了?!”

    在沉默的时间里,太子殿下将太岁亭里的细节回想了一遍,发现自己好多细节真的是漏洞百出,哪里是郎情妾意?来个明眼人都知道他是敷衍呀!于是便开始担心是否已经露馅。

    “嗯……这个倒是不用担心,青羽看着李小姐的眼睛里可全都是你。”青羽摇摇头,感叹李心儿一腔情意错付了人。

    “我的心里只有林悦一人。”太子正色道。

    随后又补了一句“但是我也不会亏待她的,她不是一直想成为太子妃吗?我就让她当这个太子妃。”

    青羽听到这话,心下一惊,直到现在他都没有窥视到太子殿下计划的全貌,于是口无遮拦的问了一句“那林悦姑娘呢?”

    太子不再说话。

    中宫内,三角香炉里,缕缕轻烟飘出,屋里的红罗炭也撒了些香粉,那些香粉有安神助眠的作用,皇后娘娘已经半月有余,没有睡过好觉了。

    “掌芳,你说的这话,可是当真?太子殿下,真的与李心儿在太岁亭里叙谈到了晚上?”皇后立即从软榻上坐了起来,也一下子来了精神。

    “奴婢不敢说假话,奴婢一直在御花园里瞧着,太子殿下确实与李小姐举止亲密地待在太岁亭里。”

    自从掌芳升为这中宫的掌事姑姑,对于皇后娘娘的事情,她比什么都上心。为了探的太子殿下与李心儿约会的实情,她从午间时分,就在御花园里等着,一直等到太子殿下,离开之后她才离开,现如今被皇后房里的炭火一烤,她耳朵脸颊红得发亮,明显是被冻伤了。

    “好!只是中宫离御花园也不远,太子殿下也没来本宫这看看。”皇后先是脸上欣喜难耐,可不一会儿便又失落了起来。

    “娘娘,太子殿下,身体刚有好转,许是殿下他照看得当,待到来日养好了身子,再来跟娘娘您问安呀!”掌芳眯着眼睛说道。

    “行了,就你嘴甜,会说话,我看你身体都冻伤了,我梳妆台上面那个碧玉瓶子,是太医精心调制的治冻伤的药,你快拿去涂了。”皇后娘娘缓神了一会儿,才注意到掌芳脸上手上的冻伤。

    掌芳姑姑俯身谢过,轻手轻脚地拿了药,便安分的退了出去。

    “太子一向孤傲,如今太子殿下愿意跟李心儿亲近,肯定是有真心在的,不如本宫就推他们一把。”皇后下榻,婢女们连忙过来伺候。

    “外面的天也太冷了,一会儿你们把这软榻移一移,不要再靠着窗子了,然后蕊儿,快去拿我那件貂袄来。”皇后在软榻上窝久了,刚走几步时都是有气无力的。

    “是,奴婢记下了。”小宫女一边说着一边将皇后说的貂袄拿来,仔细给皇后娘娘披上。

    “走,去找皇上。”皇后扶上宫女的手臂,太子做了这样的好事情,应该去皇上跟前吹吹耳旁风。

    ……

    “将军,小婉的作业的写完了,林悦姐姐怎么还没回来呀?”萧小婉将自己熬夜抄写完的诗文平铺在桌子上,一脸讨好的看着云澜之,希望云澜之告诉自己,林悦姐姐去了哪里的消息。

    “你看你的字,虽然你抄完了,可是明显看出来你没有好好练字,许多字写的歪歪扭扭的,笔画也不完整,不合格,快拿回去重写,一笔一画的好好写。”云澜之不知怎么跟她说,骗她说写完先生布置的课业也只是缓兵之计。

    “啊……可是……可是我整整写了一个晚上。”萧小婉的声音里已经带了些哭腔。

    “你好好写吧,改日有时间再来看你,军营需要处理的公务太多了,我还是得回去一趟。”云澜之感觉事情不妙,这可是萧小婉又要缠着自己问林悦下落的前兆,他得赶紧逃离这里。

    可萧小婉好不容易逮到他,又怎么会轻易的放他走?

    “将军,我是特意支开所有人来找你的,林悦姐姐,到底去了哪里?将军,你跟我说实话吧!小婉年纪虽然小,可又不是傻子,你们一个二个都隐瞒林悦姐姐去了哪里的消息,是不是林悦姐姐出什么事情了?”萧小婉抬头看着云澜之,一双眼睛里全是含满的眼泪。

    “没有,怎么会呢?你林悦姐姐那么聪明,肯定不会出什么事情的,不是跟你说了吗?你林悦姐姐是陪皇后娘娘去了。”云澜之一边说着一边向后退了几步,他可是还记着那天萧小婉一直拽着他的衣摆不撒手,要不是小棠来得及时,那就走不了了。

    “你骗人,骗人,我不信,我不……”

    “家主,刚才收到一封信函。”萧小婉的话,被赶来的管家林毂打断。

    “别哭了,快去找姐姐和小棠,你看我这里还有事情要处理呢!”云澜之看了管家一眼,像是看救命恩人的眼神,然后给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便立即明白他的意思,在萧小婉没有哭着追上来之前,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房门,并且赶紧叫丫鬟上来哄着。

    “五台山寄来的,难道是祖母要回来了?”云澜之看着信上的地址,猜想的时候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在烂摊子还没收拾好之前,要是祖母提前回来,他只恐怕什么秘密都守不住了。

    “不会的,此刻都快入冬了,老夫人若是回来,哪里经得起一路的折腾?按以往的惯例,应该来年开春才回来的。”林毂摇摇头,给云澜之吃了一颗定心丸。

    可下一刻,云澜之打开信件的时候,无力的瘫坐在太师椅上,缓了好半天,瞪大着眼睛说道“太子殿下的一切计划,恐怕要泡汤了,祖母要回来了。”

    话刚说完,信纸就从他的指缝滑落在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