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心一下子变得火热又温柔。

    胤禛转念又想,或许是对她来说是好事,对他来说是坏事。

    只有坏事才会求原谅。

    是什么坏事呢?

    只要不说走,别的事都不算坏事。

    苏樱摇了摇他的手臂,低笑道:“好不好吗?”声音是记忆中的娇俏。

    那记忆是三年前的。

    三年了,她再没有这样对他笑过。

    此时的娇俏里,又有几分暗藏的沙哑,混杂在一起开口时,尾音稍长。落入耳中,有种说不出的酥麻一路游窜而入。

    娇媚得直抓人的心肝儿。想把她,摁在心口上揉揉。

    “嗯。”

    胤禛点了点头,轻声道:“你说。”

    苏樱犹疑了片刻,郑重地说:“你发誓不能生我的气,不追问我先前隐瞒的原因,以后也不能因此事找我算后帐。”

    胤禛又点了点头。

    就凭她今日这副态度同他说话,她就是真犯了错,也不会跟她计较。

    他不在意她做错事,谁都会做错事嘛他在意的是,她有没有认错的心。以后还会不会犯同样的错。

    苏樱坐直了身子,直视着他的眼睛道:“我怀孕了。”

    简单的一句话,意思也很好懂。

    胤禛的表情,像是没听懂似的。眼神起初是定在那里没动。片刻之后,快速地眨了几下,黑色的眸子闪烁不定,像是在欢喜雀跃,又像是找不着落脚之处似的躲躲闪闪。

    苏樱赶紧说:“你忘了么,你受冻那日早上,我们做过夫妻之事的。就因为那件事,我才把你关在冰窖里。”

    胤禛又快速地眨了几下眼,头微微的向右倾斜了一点,直直地看着苏樱。

    看她的表情,看她的眼神。

    苏樱深吸了口气,道:“在饭厅时,我急着走,不是生你的气。你搂得我太紧,挤着我肚子了。我那时候,还没有决定要告诉你。”

    胤禛“唔”了一声后,抬起手搭在她腹部的位置,嘴唇掀了几下,声音才出口,“没事吧?”声音哑得不像话,又有些颤弱。像是得了重病的垂垂老人。

    “没事。”

    苏樱抓着他的手,抄开被子放在自己的腹部上,“时间尚短,还没明显变化,再过两个月,就能感觉得到他了。”咧嘴对他笑,“我们的孩子呢,你梦到过的,三分像你,三分像我。”

    胤禛没应话,手放在原地也没动。

    苏樱在他脸上,看不到一丝喜色,有些忐忑。小心地问:“爷,你不高兴吗?”

    胤禛:“高兴。”

    突如其来的意外,令他有些不知所措。抽出手,四处看了看,目光又落在苏樱脸上。僵硬地扯着嘴角笑了笑,“你不是累了吗?睡吧。”

    苏樱双手捉住了他的右手,轻声说道:“你刚才发誓了不生气的,我知道我应该第一时间告诉你。以后再遇到重要的事,不会隐瞒你了。嗯?”说完,绷着小嘴鼓着腮帮子,看着胤禛。以前她祈求他饶过时,就爱这样。

    胤禛头晕目眩,扭脸把目光别到了一边。

    半天后,才又去看她。

    扬了扬眉道:“记着你现在说的话”好像是话没说完。苏樱等了片刻,仍不见他再说什么,问道:“爷没生我的气?”

    胤禛抿着嘴角,摇了摇头。

    苏樱终于在他眼里看到渐渐聚拢的笑意,她长长地松了口气,开心地拍了拍他的手背,笑道:“爷去洗洗,快来睡。我们商量商量,这三百万银子,用来做什么。”

    胤禛点了点头。

    苏樱在他的注视下,躺到了床上。拉着被边挡在鼻子上面,催促道:“快去快回。”

    胤禛又点了点头。

    伸手把被子掖在她的下巴底下,注视了一会她带着笑意的小脸,又帮她拉了拉被子,才走了出去。开门走到院子里,忘了出来干什么。想了片刻,抬脚出了福仁阁。

    天有些阴,没有月亮的苍穹中的,星星暗淡。

    胤禛走在曲折的小径上,听见虫子在草丛里欢快的唱着小曲,悠扬婉转,像是一个个妙龄姑娘甩着水袖在舞台上叽叽喳喳。又像是无数对小情人头抵头,窃窃私语。

    胤禛侧耳听了片刻,才继续向前走。

    永佑殿里没有燃灯,黑洞洞的。

    胤禛转身去了苏培盛的小院。

    苏培盛正在被一个小太监伺候着泡脚,看到胤禛,慌忙从木盆子里跳出来,跪在了地上,急声道:“奴才不知主子爷这个时候会来,请主子爷降罪。”

    身为奴才,主子爷未歇下之前,要时刻候着。今儿他是想着,主子爷肯定是在福仁阁安歇了,不会再来前院,就偷了个懒。

    此时主子爷寻上门来,八成是大事。

    怎能不慌。

    前不久还对他不满,踹了他一脚呢。

    胤禛温和地说:“没事,我就跟你说几句话。”

    苏培盛头抵在地上,不敢抬头,“求主子责罚,奴才知错了。”

    小太监双手垂立低着头,犹豫着是站着不动,还是陪总管跪着。

    胤禛抓抓耳朵,好奇地问:“我平时待下人就这么严厉吗?”他看苏培盛仍不起来,于是说:“这是命令,赶快坐回原地方,继续泡吧,一会儿水该凉了。再不起来,我拉你起来了啊。”

    苏培盛哪里敢让主子拉。

    慌忙站起来,坐回椅子上,沾着土的脚丫子,伸进了水盆里。僵着脖子不敢抬头。等候主子爷发落。

    胤禛对一边的小太监说:“去给苏总管换盆干净的水。”小太监如释重负,哒哒地跑走了。

    胤禛又说,“方才踢你是我不对。你又没错。你就是有错,在府里辛苦了这么多年,也不该如此待你。”

    苏培盛的脖子更僵了。

    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这不是主子爷要撵他出府的吧?

    可听声音明显不是生气的音调。

    是只有对东家说话的时候才有的,极少见的温柔。

    “等你洗完脚,跟府里的人说一声,每人发十两银子。”胤禛顿了一下,又说:“好事尽早办,今晚就发吧。”

    苏培盛:“”慢慢地抬头看向胤禛。

    胤禛双目带笑,“今儿不是进帐一百万两的么?大家同喜同乐。”

    苏培盛:“”看表情,主子爷是认真的。一个身强力壮的奴才才值十两银子。若是买婆子丫头,能买两个。拿着这赏钱,某些人可以直接赎身。

    胤禛问:“我记得府里收着一个九层旋转木塔,你还记得放在哪里吗?”

    苏培盛赶紧答话:“收在永佑殿西厢房,从北边数第三个房间里。”

    胤禛笑道:“苏总管记性很好啊!你继续泡脚吧,我让人取出来,拿去送人了啊。”

    苏培盛嘴张了张。

    胤禛又说,“现在东家回来了,府里也宽裕了。下人们的饭菜从明早开始,多加一个肉菜一个素菜。今年冬季的衣服,也多加两身。你别出来了,我自己找得到路。”

    题外话

    四四:看谁都顺眼,想对全世界的人好。

    作者:老九,你等着,四四在去找你的路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