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目标,攻击奇点OS服务器!

    以下是以前的重复章节,十分钟后刷新就为最新章节

    取消插管,不再输入镇定剂。

    下午时分王柏松清醒了过来。

    他的肺部依旧感染,身体依旧虚弱,但是完全没有了生命危险。

    王玉兰在床前喂的王柏松喝粥,她眼睛红红的。

    成功了!

    父亲又回到了身边。

    王柏松还是有点晕,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是自己的一生,是自己走过那漫长而又匆忙的道路。

    “我这是治好了?”王柏松其实对自己的病很有了解,知道间质性肺炎不会被治好,情况只会越来越差。

    但是王柏松感觉自己的状态比过去很多年都要好,他呼吸不费力了,感觉到也不会累,这种状态在五六年前才有。

    王柏松虽然依旧在呼吸,但这只是习惯性的动作,他的肺部已经完全坏死,呼吸不会有任何氧气通过肺部进入血液,但是呼吸能够保证王柏松有气体排出,因此王柏松可以说话。

    王玉兰说道:“爸,你是彻底治好了,这个过程有点曲折,我这样给你说……”

    王玉兰只有从安漾开始像老爹解释起源科技进行的这一次治疗。

    仁爱医院会议室。

    张清教授已经赶来了,张清教授的团队和周潇团队面对面。

    张清连续喝了一杯茶水,心中也一直在扑通扑通地跳着。

    这三天发生的事情完全颠覆了他对医学的认知。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张清很难相信,这一切都是事实,都是真的。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张清很有可能也李钰教授一样在微博上对起源科技进行严厉的批评,以维护医学的严肃性。

    会议室,张清继续翻阅着完整版的论文,然后对周潇说道:“周教授,贵公司的这项科技其实就是代替了人类肺部的功能,让氧气通过共生光合绿叶蛋白进入人体,因此间质性肺炎即便让肺部全部病变,患者依旧能够活着。”

    “是的。”周潇说道:“该项治疗技术最方便的地方就是那些不适合做手术的为重病人也能够治疗,而且治疗之后见效非常快,两到三天,共生蛋白就能够完全取代肺部功能,王伯就是很好的例子。”

    周潇在这里和张清进行探讨,他说道:“因为临床实验室非常严肃的事情,需要一些列的程序,甚至动物实验都要分四期进行。等整个流程走完,几年时间都过去了。

    有许多患者和王伯一样,是数着天数过日子,根本等不起这么长的时间,起源科技最大的愿望就是跳过繁琐程序,直接进入临床。”

    共生光合绿叶蛋白这项科技出来时,周潇非常不爽。

    最初的打算随便凑一个垄断值或者厌恶值,把这个该死的科技混过去。

    但是在华熙医院的呼吸内科住院部看了之后,周潇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共生光合绿叶蛋白对整个医学界的贡献,绝对不是就简单的厌恶值或者是垄断值这么简单,而是可以治病救人。

    王柏松临床的病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

    尘肺病人。

    他和王柏松一样在和死亡赛跑,在数着天数过日子。

    他身体枯瘦,妻子很年轻,儿子的年纪也很小。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病治不好,甚至只有几个月的寿命。

    他比王柏松更加痛苦。

    王柏松再怎么说也活了六十多年,女儿也有自己的事业。

    而这位尘肺病人,儿子还在念小学,他舍不得自己的生命也无可奈何。

    周潇记得那天探望王柏松时,这位年轻人一直对探望他的朋友说:“我快死了,我快死了,早知道会这样,我不会去厂里做工。我死了不要紧,可是我的儿子怎么办。”

    这句话透露出他的无奈和悲哀。

    王柏松还有一位临床病人,是一位优雅的大学教授不过六十岁的年纪就肺癌晚期。

    这位教授还应该有更好的人生,她还可以在讲台上教书育人,但是命运给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从不抽烟的她居然罹患肺癌。

    整个夏国,因为肺部疾病等死的患者还有很多很多,他们都走到了生命最后的时光,都在等待着死神将其带走。

    和生命比起来,那些临床实验的规矩和程序又算什么呢?

    比起救人,这些规矩都不值一提。

    就患者而言,反正都是要死了。

    周潇相信,大部分濒临死亡的患者都会愿意尝试新的疗法,万一成功呢?

    周潇说道:“我们针对间质性肺炎、尘肺等治疗都有一定的把握,但是对肺癌晚期的研究几乎是空白。”

    “肺癌肯定要切除肺部肿瘤,如果肿瘤面积比较大,或许整个肺部都要切除大部分,我们希望能欧实验在没有肺部的时候,人体是否能够单纯的依靠共生蛋白存活。只是很可惜,因为拿不到临床指标,这种实验目前也没有办法进行。”

    周潇说道:“张教授,你在呼吸内科德高望重,华熙医院也是西南最优秀的医院之一。我想,你也不忍心看着那些患者因为繁琐的程序而离开。”

    张清点点头,十分赞同周潇的意见。

    规矩是人定的,凡事都要讲究一个紧迫性。

    古代通讯不方便,在前线的将军也不会等着皇帝下命令才决定局势部署。

    就像周潇说的那样,规矩和程序一套下来三四年都有了,科研人员能够等,患者不能够等。

    王柏松也算是张清的病人,王柏松的身体情况张清十分清楚。

    连王柏松都能够被救活,其他患者也一定有希望。

    张清提议说道:“周教授,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想以我个人团队的名义和起源科技共同发表一个关于王柏松的救治报告,希望以这种报告呼吁相关部门在共生蛋白的治疗上开绿灯。”

    张清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要是程序无法规避,我将鼓励那些病危的患者,以个人的名义寻求起源科技的治疗!”

    张清是当今呼吸内科泰斗级别的人物,医疗相关部门也对她十分敬重,报告上如果有张清团队的名字,整个医疗界将是绝对震撼。

    起源科技拿到临床资格这件事,有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