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虽然莫妮卡想要找机会扳回局势,但终究没能得逞。她满怀期待的跟着莎达琳走上三楼,然后被拦在了楼梯口。两名高阶教团骑士守在那里,交叉彼此的斧枪将半精灵截下。他们穿着异常华丽的铠甲,用极为礼貌的口吻向莫妮卡说道:

    “非常抱歉,女士。不过高阶祭司只召见林凯先生,所以我们无法让你通过。”

    “哦?不是诺玛叫我们来的吗?”

    颇为意外的半精灵回过头,向莎达琳投去质疑的目光。对此土豆少女只能耸耸肩,无奈的回答道:

    “姐姐让我带你们上来……可能是我会错意了吧。”

    “为什么是林凯呢?难道淑娜的高阶祭司也喜欢小男孩?”

    莫妮卡将指尖抵上嘴唇,心知莎达琳能提供的消息也就仅此而已了。她越来越觉得淑娜教团的行为处处透着古怪,实在让人无法理解。但半精灵人也自知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她权衡来去,又望了望近在咫尺的高阶教团骑士。最后莫妮卡只能叹口气,叮嘱林凯要万事小心。

    于是林凯跟着莎达琳往前走,穿过了一条长而宽阔的走廊。走廊的两边放置着雕塑和绘画,每一件都精致且优雅。林凯一边沿途欣赏昂贵的装饰品,一边对此行的目的感到好奇。他隐隐觉得事情很复杂,只有步步为营才是上策。而且林凯怀疑淑娜教团和狄龙间有私下的协议,否则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受到庇护。

    林凯反复的考虑问题,直到差点撞上墙壁。他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惊醒过来,接着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因为莎达琳正从墙壁里探出半个身体,笑嘻嘻的向林凯林凯招手。她先做了个可爱的鬼脸,然后很是促狭的说道:

    “怎么样,阴沟里翻船了吧?这里被附加了迷宫效果,只有淑娜的信徒才能不受影响。”

    “好大的规模……难道是恒定的幻术吗?”

    林凯四下游移目光,惊讶的反问。他知道要把法术恒定在某个地方,让它能永久的生效极为困难。假如附近的房间全部被恒定过幻术,那么这里的工程简直浩大得难以想象。更重要的是,恒定任何法术都会对施法者造成永久性的损失。所以法师向来啬于为自己以外的对象恒定法术,除非有巨额酬劳可以期待。

    对于林凯的问题,莎达琳的反应是摊了下手。她发出‘啧啧’声摇头,随后用同情的语气说道:

    “你要明白,教团里有不少法师。而且她们被很多同行追求,只要允诺一次约会就要什么有什么。其实在私下的场合,我们把这里叫做凯子的墓场。虽然现在讲很多余,不过你可要小心别步上后尘哦。”

    “知道了。”

    莎达琳的话让林凯听得苦笑不已,他可不认为诺玛之流有多少吸引力。毕竟莫妮卡的魅力有目共睹,等于早早为林凯加上了精神层面的防护罩。相对而言,倒是无处不在的幻术更显得有趣。林凯不断的穿过墙壁,或打开看不见的门板。他走在真伪难辨的世界里,觉得不能玩一把捉迷藏实在是可惜了。

    直到跟着莎达琳踏上桌子,踩着烛台跨入天花板,林凯的眼前才霍然开朗。他陡然脱离了幻觉迷宫,置身于足有近万平方尺的巨大神殿中。在林凯的前方,金色的淑娜神像巍然耸立。它的高度超过三十尺高,头发被涂成火焰般的红色。数十支纯金制的火炬环绕在神像四周,用跃动的光芒将它映照得栩栩如生。

    在震撼人心的景色前,林凯情不自禁的屏息凝神。他还听到若有若无的歌声,正在齐声的赞美淑娜。稍后林凯环顾四周,发现教团总部的四楼被分成了五个平台。它们互相连接,可以经由造型优美的拱桥通行。

    趁着林凯在看新鲜时,莎达琳往前走了几步。她在淑娜的神像下曲膝祈祷,向信仰的神祇奉献忠诚。莎达琳全神贯注的默念祷文,没注意到有条小小的身影靠了过来。林凯也在仰头欣赏天穹上的壁画,直到袍子被扯住才吓了一跳。——他条件反射的垂落目光,但什么都没找到。好在一只绒毛熊立刻被举起,这才让它的主人得到关注。

    林凯愣了足足三秒钟,接着蹲了下来。因为拉他袍子的是只红发小萝莉,连有没有年满十岁都是问题。不过萝莉长得很可爱,一眼便能看出前途无可限量。现在她正睁着大大的眼睛凝视林凯,林凯则大眼瞪小眼的与萝莉对视。他把双手环绕在膝盖上,一时间觉得颇为有趣。

    经过一番眼神的较量后,莎达琳赶了过来。她好奇的打量萝莉,然后忍不住掐了瓜子形的小脸一把。林凯抬起头,看到莎达琳掩嘴低笑。土豆少女很开心的把手按到萝莉脑袋上,接着轻松的解释道:

    “大概是教友的孩子,不当心跑来了这里。啊~啊~为了可怜的卫兵们少挨顿骂,我还是送她出去吧。”

    莎达琳一边笑眯眯的说着,一边俯下身去抱萝莉。她的表情和蔼可亲,完全是副好姐姐的样子。林凯默默点头,觉得如果莫妮卡有土豆少女的一半温柔就好了。但他还没来得及叹息,莎达琳便像被火烫到似的缩回了手。稍后她用力的甩动十指,还拼命的往上面吹气。与此同时萝莉露出堪称狡黠的微笑,随后慢慢的说道:

    “我的名字叫迪络丝,你应该听到过吧?”

    “迪络丝……圣女大人?!对、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冒犯您是大罪,请务必惩罚我的莽撞!”

    莎达琳沉吟了片刻,然后忽然惊呼起来。她很快的后退,并连连鞠躬。萝莉满意的颔首,接着挥手示意要土豆少女安静。于是莎达琳立刻捂住嘴巴,听迪络丝悠然的说道:

    “不要那么认真啦,一点都不好玩。反正我也有错,没通知任何人就跑来了。所以只别再乱摸我的头,其它的就无所谓。”

    “是,遵命!”

    对于萝莉的要求,莎达琳表现出十二万分的认真。林凯纳闷的旁观,总觉得有点不是滋味。这时迪络丝转过头,对他眨了眨眼。林凯不明所以的发呆,随后被迎面飞来的绒毛熊砸在脸上。这一击不疼不痒,只是毫无来由。于是林凯把乱掉的头发撸开,不怎么高兴的问道:

    “喂,干什么?你最好搞清楚,我可不是淑娜的信徒。”

    “笨蛋,我当然知道。”

    丢出玩具的迪络丝大声回答,顺便抬手制止了想要劝解的莎达琳。随后她忿忿的跺脚,摆出双手叉腰的姿势说道:

    “真是死蠢,一点感受力都没有。能够无视来自未婚妻的秋波,迟钝到如此地步的,全大陆应该只有你一个吧?”

    “未婚妻……?”

    林凯呢喃着这三个字,出神的掏了几下耳朵。莎达琳也瞪圆了眼睛,看着林凯抬起手来欲言又止。只有迪络丝泰然自若,很镇定的走去拣回了绒毛熊。稍后她把玩偶抱在胸前,向已经被震撼得无以为应的林凯说道:

    “这是淑娜告诉我的,她还拿看不见的红线当理由来搪塞。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国家的皇位继承人?记得给乐捐时大方点,否则我可不放过你。”

    “慢着!你几岁了?”

    面对一连串来自萝莉的语言炸弹,林凯完全无力招架。于是他强行扭转话题,想从根本上把问题搞清楚。莎达琳用力的点头,握紧拳头等待答案。迪络丝则漫不经心的瞥了林凯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

    “十一岁啊,难道你连五年都等不及吗?高阶祭司常说,弹指十年。等你拿到王位,大概就差不多了。”

    林凯很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说不出来。他觉得眼前的萝莉人小鬼大,双方根本无法沟通。而且自从迪络丝出现起,一切就都乱了套。这只萝莉非常擅于把常识击碎成渣,简直已经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因此林凯很想一走了之,不过匆匆赶来的高阶祭司制止了他。

    正当林凯打算告辞时,一名穿着白色圣袍的贵妇人跑了过来。她大概四十岁左右,但风韵依然胜过大多数青春靓丽的少女。见到贵妇人的莎达琳立刻半跪下来,将手交叉在胸前。贵妇人向她点点头,然后望着林凯说道:

    “很抱歉来晚了,我是淑娜的仆人,摩耶。让贵客久等是我的失误,希望你能原谅。”

    “没关系,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林凯行了个学徒礼,以回应对方的问候。于是摩耶欣慰的嘘出口气,接着温和的说道:

    “奉火发女士的旨意,我来到这里与你相见。这是带有神恩的谕示,让你我的道路从此连接。你是被真爱与美丽眷顾的幸运者,请坦然的面对命运。虽然道路崎岖不平,但淑娜的加护将与你同在。”

    “您在暗示什么?”

    对于高阶祭司那种意味不清的话,林凯只觉得满头雾水。他决定从明显的地方着手,所以把注意力转向了迪络丝。摩耶瞄了小萝莉一眼,并投去质疑的眼神。迪络丝则撅起嘴点点头,让高阶祭司立刻头大如斗。于是摩耶闭上眼睛,双手抱胸。她当着林凯的面沉思了片刻,然后强笑着说道:

    “既然你们已经认识了,那就从朋友做起吧。反正时机尚早,慢慢熟悉也可以。”

    “喂!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听到这种简直等同于默许加怂恿的话后,林凯顿时额绽青筋。他觉得整个世界都疯了,偏偏莎达琳还在死命的掩着嘴偷笑。土豆少女浑身颤抖,几乎维持不住跪姿。迪络丝恶狠狠的瞪着她,随后突然把绒毛熊丢向了摩耶。

    ---------------------------------------------------

    战斗情节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