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该死的!”低声咒骂声中,更为猛烈的激光束向风影打了过去,那道防御之屏因为经不住如此猛急的火力已经耗尽了能量,那淡淡的微光已经不能抵挡任何的攻击。

    当见到那些光束射中风影的时候,对方的脸上终于挂起了一丝喜色,机甲中传出了那略带不屑的声音:“纵然是机甲变体技术又如何,还不是只有做炮灰的命!”

    “是吗?”风逸阴仄仄的声音从他背后传出,对方猛然回头,向后而退,看着完整无缺的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风影惊道:“怎么可能,你不是被我打中了吗?”

    “我说过了,这具机甲的名字叫风影。”所谓风影自是代表了极速,其实刚刚被对方打中的,只不过是风影移动后所留下的残影罢了。

    “看起来我笔买卖我是亏了,你命绝对不止二十万。不过为一名佣兵,既然这个任务我已经接下了,那么也只能忠实的去完成它!”

    一只脉冲波动枪出现在了对方机甲的手中,那银白色的枪口居然有一只机甲手臂一般粗。脉冲波动枪是一种中性的武器,介于单兵与面积之间。攻击面积大过了一般的单兵武器,但是却又弱于最小的面积性武器。

    白的刺目的光团在枪口凝聚,机甲却在不断的后退。这是脉冲波动枪的一大弊端,那便是在每次使用之前能量的聚集太过于缓慢,将会给敌人留有可乘之机。虽然已经见识过风影的速度,但是他还是很信任自己的机甲的,甚至于坚信刚刚只不过是自己一时的疏忽才没有注意到风影的移动。

    六级地天行者也算是以速度见长的一种机甲,但是在面对风影这种变态的八级机甲的时候却有些不够看了。

    机甲的驾驶在风逸看来只不过是一场游戏,但是虽然是游戏,风逸也是会全力以赴的。打倒每一个敌人是所有游戏者的崇高理念,风逸自然不会例外。现在的风逸已经不是才来这里的时候那样对于很多东西都一无所知,学习过现代知识的他自然知道这脉冲波动枪地威力,即便自己的风影是八级机甲,但是如果中了这么一枪的话也是不会好受的,当下银剑直指,背后推进器启动,攻击的目标不是天行者的本体,而是瞄向了那正凝聚能量的脉冲波动枪枪口。

    既然对方敢在双方对仗的时候用脉冲波动枪这种武器,显然早就知道对方将要做出什么样的攻击。左手横在胸前,一面臂盾从已经收回的激光发射器靠左一点地位置弹出,见风而长,片刻间便化做了一面大盾,将天行者的本体连着那脉冲波动枪一起防御了起来。以法尔拉金属构成的臂盾佣有极强地抗物理打击能力。剑与盾相撞,刺耳的轰鸣传出,机甲能力之间的差别瞬间便体现了出来,六级的天行者竟在这一剑之下被风影推动,更快的向后方飞退起来。

    “给我破!”风逸猛的发出一声大喝,风影手中地银剑剑刃之上居然有一颗颗地小齿锯开始流动了起来。银剑的杀伤力被提升,即便是法尔拉金属构成的臂盾也经不住这一千八百二十颗免钢制成地齿锯切割,原本在风影一剑之下只有丝丝痕迹地盾面终于被银剑刺穿。因为齿锯流动而产生的轻微风气将那些被锯下地法尔拉金属屑带到了脉冲波动枪面聚集的能量球上。却瞬间被气化。

    “砰!”脉冲波动枪被天行者扣动的扳机,粗壮的光束直接破开面前的臂盾向风影打了过去。虽然这一道光束来的突然,但毕竟只有那么一道,风影反手握剑向外抽出,身子斜侧,堪堪的避过了这一枪。

    虽然脉冲波动枪在启用之前需要耗费一段时间来聚集能量。但是当能量聚集完成之后却至少可以连续发射十次左右。有别于其它的武器。脉冲波动枪在聚能完成之后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将所有的能量用尽或是散去,因为构成这种武器本体的材料并不能太久的经受脉冲能量所产生的热量。为使用者的天行者自然知道这一弊端的,右手不停。又是一道脉冲光束向风影打了过去。

    没有什么花哨的技巧。已经将处与臂盾中银剑抽出的风影开始了华丽的舞姿,简简单单的移步却在风影超高的性能之下发挥出了对方不敢想象的功效。那看似凌乱的步子却总是能快过一线的避开对方的攻击。

    十击之后,天行者手中脉冲波动枪枪口的能量球已经消失,原本银白的枪口变成了火红色。随手将暂时已经没有用的脉冲波动枪丢弃在一旁,天行者背部双翼之间的黑色金属盒弹起,架在了它的左部肩头,盒子的前端盖板弹开,露出了里面一枚黑色的圆形物体来。双个被细线与那金属盒子连在一起的控制器被两支小形的支架送到了天行者的双手之中,反手握在手中,看着风影大喝道:“重压波导炮!”两只机械手同时将手中的控制器用力一握,眩目的红光从那金属盒子中放出,两枚黑色的圆形炮弹离盒而去,在空中兵分两路后向风影而去。

    风逸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种武器,自然也不会明白它到底有什么样的威力,但是并不敢怠慢,操纵着风影退避,左肩肩部一块挡板弹开,一个微型的类似发射器的东西出现,顶端一颗放发着毫无杀伤力的炫彩光线的电子眼毫不规律的乱转着。七彩的光芒出现在风影的左肩,便如同舞厅中的灯光一般,肆意的舞动着。

    在这七彩的领域,似乎一切东西的速度都慢了下来。风影在移动时所拉出的残影迷惑了对方的视线,虽然一切都看似缓慢,但是所有事物的真正速度却未曾变过。天行者的动变的笨拙,风影却依然如故,只是空中的那两枚重压波导炮未能被摆脱,在风影的头顶汇合。“轰!”的一声响,却是两枚重压波导炮互相碰撞,爆出夺目的光芒,出奇的是并没有产生什么杀伤力,而是化做了百十颗小圆球布出一个百来米见方的区域将风影围了起来。风逸不知道这些小球到底有什么用,却也不能将它们忽视,本能的便想要操纵风影离开这个***却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原因风影的速度居然慢了起来,不是那种视觉上的慢,是真正的被限制了速度。

    所谓的重压波导炮其实本身并没有杀伤力,这是一种专为限制机甲移动速度而研制的武器,是远战型机甲制约近战机甲的高级手段之一。它的原理其实很简单,只不过是所特制的磁力生成系统制出一个满布重力磁场的地域,以借此加大机甲重量而达到减低对手移动能力的目地,高级一点的重压波导炮甚至可以让某个级数以下的机甲失去行动能力。似想,一具失去了行动能力的近战机体除除了被对方为靶子以外还能干些什么?

    天行者的重压波导炮只属于六级的范畴,最多只能让四级以下的机甲无法移动,对上风影这种八级顶级机甲,也只能延缓一下对方的速度。但是就这一点延缓便已经够了。天行者左肩上的重压波导炮发射器被收回。右手手中已经多了一只离子骤射枪,穿透力极强的离子射线向重力磁场中的风影打去,拉出一道长长的尾巴。

    以风影现在的状态肯定是避不过去的,风逸干脆也不避闪,随手将风影手中银剑插回了背部突然弹出的一个凸槽内,接着双臂成十字交叉,举在胸前,一面巨盾在双臂交叉处延展。

    叹息!

    超大版的叹息之盾出现,当被离子光束正面击中的时候居然将之扩散回冲,在盾面形成了一个离子回流.

    强光耀眼,更吃惊的却是天行者驾驶员的心。当风影那面超大版的叹息之盾出现的时候他便已经意识到了不妙,这次的任务已经不是他可能完成的了。他不是愚昧之人,将自己的生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虽然现在看起来他是略占上风,但是谁知道一具拥有叹息之盾的机甲会不会有别的什么高端武器?二话不说,展开了背后的铁羽便升空而起,离开这里是他现在唯一的想法。散开的离子波与重力磁场引起了连锁反应,那百来颗磁生圆球因为经受不住这种压力而被爆裂。压力顿失之后,那道离子光束也消失于天地之间。

    风影抬起了头,收回了叹息之盾,左手不知道何时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漆黑的黑洞。举起手瞄向了空中的天行者,风影那机械的面孔之上居然露出了一丝微不可见的笑容。

    “剑!”一声轻喝,那原本被收起的银剑突然自风影背后弹出,凌空而起,追天行者而去。风影的手中居然结出了剑仙所特有的灵决,庞大的五行灵气开始聚集在飞空的银剑之上,骤然提速,天行者避无可避的被贯穿,在天空中化做了美丽的烟花。

    收回了银剑,风影又变回拉迪i60,恍如无事的向回家的方向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