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云看书网_无弹窗广告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皇帝 > 第四十七章 南线告急(中)
    见李潜眉头深深锁起,辜太师借机重重叩首于地面道:“望皇上另找贤能前往南线平剿白甲骑匪,且一并治了宇文拓这国贼之罪!”

    辜太师一言出后,百官群臣皆一同跪下,齐齐高呼道:“望皇上另找贤能前往南线平剿白甲骑匪!严惩国贼宇文拓!”

    连日来,李潜在群臣面前竖立了自己的威严,此时要强行压制百官也未必不可,但这样势必会让才聚拢到他身边的人心再次散离出去。就在李潜为难之时,忽闻殿外传来一声大吼:“南线宇文将军八百里加急信函到!”

    李潜一听是宇文拓的八百里加急信函,脚下一使劲站了起来,朝殿门之外望了过去。群臣也纷纷扭头看向门外,随着‘蹭蹭’跑步的声音,一名身着铠甲的士兵从殿外奔了进来,远远地跪在了门口。

    只见那士兵满头满脸都是土尘,身上一袭玄色轻甲也被黄土染成昏黄色,而一只黑色木匣被他从怀里摸出来,放到了面前的地上。范高立刻一溜小跑到了士兵面前,拿起黑色木匣双手捧回李潜身边。

    见李潜要开匣,辜太师一直腰板疾呼道:“皇上,此信函必定是宇文拓敷衍之辞。皇上切莫轻信此人,让他引狼入室啊!”

    李潜虽然心里明白辜太师的话不无道理,但转念一想当日宇文拓临走时的话,立即沉声坚定答道:“太师心系我大商安慰,朕很是欣慰。但朕素闻用兵不疑,疑兵不用,既然朕已经让宇文拓南去剿匪,朕就相信他绝对不会做出有损大商的事情来。”

    言罢,辜太师还欲劝阻,李潜已经破开木匣上的封条,取出了信函。

    展开信函看完之后,李潜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容。这宇文拓果真没有让李潜失望,这信函上说了连日来大吃败仗,但也说出了他连吃败仗的用意。

    了解情况之后,李潜一清嗓子正色道:“林尚书。”

    林泽儒见李潜叫自己,连忙一正腰板答道:“臣在,不知皇上叫臣所为何事?”

    李潜朗声道:“朕欲派人驻守南线通往京城要地,一来是为了防止白甲骑匪深入京城腹地,二来则是为了接应宇文将军,若他方需要支援,则可以两相呼应。”

    顿了顿,李潜又续道,“不知林尚书可以推荐人选没有?”

    此言一出,顿时殿内百官交头接耳,哗然一片。

    辜太师听李潜这么一说,心中大喜。方才李潜还说用兵不疑,疑兵不用,但看了信函之后却态度陡然一变,心中不由暗中猜度,李潜这一招明的是防止白甲骑匪入京城腹地捣乱,和宇文拓首尾相应,实则是对宇文拓已经起了防范之心。

    林泽儒被李潜点名之后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沉思少时之后,还是欣然答道:“皇上,若是遣兵前去驻守防御的话,臣以为,可遣东营廷将徐卫前往。”队列之中的武官听了以后,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可辜太师一听是东营出来的人,立刻跳了起来。

    只听辜太师鼻子里闷哼一声,反驳林泽儒道:“林尚书!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这宇文拓也曾是东营令将,你居然叫东营的人前去驻守?老夫且问你,若那廷将徐卫与宇文拓相互勾结,那京城岂不是危在旦夕!”

    林泽儒也一甩袖袍怒道:“自古以来,兵者以谋为上。一些文官不知道便是了,太师你是何种人物,难道看不出来宇文将军用的是诱兵深入的计谋吗?今日太师声称宇文将军与白甲骑匪里勾外连,那恕我冒昧问一句,若宇文将军一心为我大商行事,太师这率众要皇上严惩宇文将军,那不是逼着宇文将军反我大商么?”

    辜太师被林泽儒这一连串的急问问得是哑口无言,有些官员也觉得林泽儒言之有理,私下也开始悄声议论起来。

    林泽儒也不是个省事的人,见辜太师无言以对,腰也挺了起来,朝李潜又进言道:“臣之所以派宇文将军昔日同袍驻防,正是为了宽宇文将军的心!更何况天无二日,臣无二君,皇上日前又拟定种种对军队极佳的条款,就算这令将廷将想反大商,下面士兵也未必会盲目听从。臣以为,徐卫善读兵书,又随八王爷驻扎北线多年,经验十分丰富,实乃此次驻防的最佳人选!”

    林泽儒言罢,队列中武官即刻便有数人出列道:“臣等也认为徐卫能担起这次驻防!”

    辜太师见林泽儒有人声援,急得额头上豆大汗珠直掉,不顾形象的跺脚疾呼:“沆瀣一气!沆瀣一气!”

    李潜对林泽儒所推荐的人选自是放心,当下道:“太师不必焦虑,朕也认为林尚书这番处理极为妥当。信函里,宇文拓言明已经将所有散居百姓迁入防御牢固的城里,并放言五日内必将白甲骑匪剿灭,没有必然的把握他也不会放这个话。而且这防御也是由宇文拓主动提出,他也分明是怕朕耳根子软,听了谣言,做出无益于计谋的决策。”说到这里,李潜淡然道:“既然如此,徐卫只需负责守好南方通往京城的道路,防止围剿中逃脱的白甲骑匪逃窜入京即可。”

    语毕,李潜朝武官队列扫了一眼,道:“莫琅何在?”

    负责城卫军的莫琅见李潜点名,立刻出列抱拳道:“臣在!”

    “朕命你严密检查进出城百姓,分派城卫军二十四小时巡查,若让漏网的白甲骑匪混入京城,朕必定拿你试问!”

    莫琅面上一板,沉声答道:“臣必定把此事办好,皇上请放心!”

    辜太师见李潜依然坚信宇文拓,不由连连摇头,倒是施长发看清楚李潜心意已决,上前搀扶住辜太师回到了列中。

    “祖尚书,真龙潭一事办的如何了?”李潜见祖荣也在队列之中,想起了罪己诏的事情,开口询问到。祖荣躬身答道:“不负皇上所托,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如若皇上想前去真龙潭,明日亦可。”

    李潜摇头道:“朕只是问问而已,若准备好了,那宇文拓剿灭白甲骑匪之日,就是朕下罪己诏之时。”

    看看众臣没有人再出列进言,李潜一挥手,道:“今日之事就此罢,五日之后自然会有分晓,若朕听到五日之内再有人非议此事,定严惩不贷!”

    “退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