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云看书网_无弹窗广告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人间神迹 > 第十章 暗魂使,接受战神的召唤(下)
    阴风袭来,希路德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望向北方,前路一片黑暗。

    “怎么了?”纳赫从后面走了上来问道。“刚才没有冻着吧?”

    他们从台伯河中爬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登上了岸,他们才发现带的衣物虽然用了羊皮包好,但仍然进了水,于是各位只能用体温把衣服烘干。冬日的河水冰冷彻骨,寒夜的冷风更是让这几个人吃足了苦头。尤其是屋大维,他现在已经脸色发青,混身发抖,牙关发出咯咯的响声,听得人心惊肉跳。

    “我倒没什么。我们总算都挺过来了。”

    “运气不错,没想到游过那么长的河道,居然没有被人发现。”

    开着纳赫轻松的样子,希路德的心却沉重起来。“纳赫,你不会怪我吧?”

    “怪你?怎么怪你?”纳赫奇怪的问道。

    希路德说:“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许还在自家屋里的软床上睡着。早上醒来,还能喝上一杯牛奶。你也可以一直呆在父母身边,孝顺他们,享受他们的疼爱……”

    “不要说了,”纳赫打断了希路德的话,“这是我自找的,不是任何人的错。”想了想,他又加上一句,“当然这也未必就是错的。”

    “也许前面还会有很多危险……”

    “我想我骨子里还是喜欢冒险。”纳赫笑着说,“虽然我到现在还从没有离开过罗马多远。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

    希路德愣愣地看着他。

    “游吟诗人!我想当一个像你一样的游吟诗人。四处游历,看看外面的世界。”

    说到这里,纳赫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以前是想当个冒险者的,后来发现自己的身体实在不行,就打算游吟诗人了,至少我的竖琴还可以吸引观众,不是吗?而且,我有自己做诗哦。”

    “你做诗?”希路德有点不相信地看着这个少年。

    “要不要听一听?”说着,纳赫就超越希路德走到前面,顺手摘下路边的一支长草,边挥舞边轻声唱道:

    “金黄色的树林里有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选择了人际更为罕至的那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

    希路德静静地听着,不觉停下了脚步。

    后面黛若赶了上来,问他:“你是魔法师?”

    “不是。”希路德答。

    黛若看了一眼,说:“你不会以为我是庞培的人吧?”

    希路德笑笑说:“可不只有庞培在找魔法师。”

    黛若看了看天空,没有再说话,超越希路德走到前面去了。

    后面是阿格里帕和屋大维。屋大维看起来稍好了些,但还是一只手搭在阿格里帕肩上。希路德摸了摸他的额头,所幸没有发烧的迹象。

    屋大维对着希路德露出一丝微笑。为这几个人中体质最差的,走了这么远,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了。阿格里帕也笑了笑,说:“我发誓以后不会在冬天下河了。”

    “少了这样一个冬泳好手,真是罗马的损失。”希路德说。

    阿格里帕望了望来时的方向,却什么也看不到。于是叹了口气,说:“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回来。”

    希路德安慰他说:“凯撒不会不回来的。”

    想起凯撒,屋大维和阿格里帕就像心里亮起了明灯,顿时有了方向。他们马上加快步伐,向前追去。希路德最后跟了上去。

    天色刚蒙蒙亮的时候,五人来到一个小村子。屋大维指着不远处一幢大房子,说:“这个村子叫北郡村,这里的领主曾受过我父亲的大恩,是我们家的朋友。我们可以到他家里休息。”

    一夜的折腾已经让每一个人都非常地疲倦了,即使是阿格里帕和黛若这样的体力超群者。但是希路德仍然不放心,问道:“真的可以信任他吗?”

    屋大维拍着胸脯说:“你们可以像信任我一样。”

    这么早的时候,路上还没有什么行人。他们顺利地摸到那户人家的大门边,由屋大维去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老仆,他看到外面奇怪的一行五人,有点吃惊。

    屋大维问道:“你们家主人在吗?”

    “还在睡呢。”

    “叫他起床,就说屋大维来了。”

    于是五人被领到客厅,没过多久,一个年近四十、相貌平常的男人边整理衣服,边快步走了进来。

    “屋大维少爷,没想到您这么早来。”

    屋大维赶忙站起来说:“陶亚托大人,这么早打扰您实在是不好意思。不过我和我的朋友确实需要您的帮助。”

    他们这样互相尊称,让其他人觉得挺奇怪的。原来这个陶亚托自屋大维的父亲帮过他以后一直就管他叫老爷,而屋大维自然就是少爷了。但他是当地的领主,年龄上又大着屋大维好多,因此屋大维对他也是十分客气。

    陶亚托扫了众人一眼,微一错愕,又马上恢复了热情。说道:“少爷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提。我一定尽力办到。”

    这样说着,一双眼睛却不停地在黛若身上瞄来瞄去。

    屋大维走过来挡住了他的视线,说:“现在我们最需要的是吃的东西,还有,找个地方让我们睡一觉,再想办法弄点衣服来。”

    “好好。”陶亚托满口答应。“我马上去弄衣服。”

    希路德站起来拦住了他,微笑着说:“领主大人真是急人所难啊,真是难得的好人。不过衣服先不用着急了,先让您的仆人给我们弄点吃的吧,我们都饿坏了。”

    “是啊,是啊。麻烦领主大人先弄吃的吧。”纳赫在一边附和,肚子咕咕的响声增加着他这话的说服力。

    陶亚托哈哈一笑,说到:“我倒忘了,应该先弄吃的,吃的。”然后转头对仆人喊道:“去,到厨房弄点吃的来,还要酒。”

    那老仆就站在旁边,听到主人吩咐,马上转身去了。

    陶亚托又说:“那我去给各位准备房间。”说着转身要走,没想到黛若又过来拦在他身前,笑着说:“大人这么帮忙,我真的很感激呢。等一会儿您的仆人拿来了酒,我想敬大人一杯,表示一点谢意。”

    希路德也说:“是啊,我也要敬大人一杯。房间不忙,反正还不着急休息。”

    看到他们对陶亚托这么热情,屋大维也觉得开心,说道:“大人先不要忙了,正好和我们一起吃点吧。”

    说话间,仆人已经端了食物和酒上来,几个人分坐在客厅的大桌子边上,开始享用这顿丰盛的早餐。

    大家都劳累了一夜,体能消耗太大,一个个吃起来都是狼吞虎咽。只有陶亚托刚起床,而且说不定他从没有起这么早过,因此显得没有胃口,草草吃了点儿,就坐在那里看着大家吃。

    纳赫一声饱嗝宣布自己吃好了,于是早餐结束。陶亚托笑嘻嘻地把他们领到后面卧房,安排道:“几位可以在我的房间休息;这位姑娘请到隔壁小房间。我这里衣服不多,需要上街去买,等各位醒来,我保证每个人都能穿上满意的衣服。”

    几个人微笑着点头,目送着他转身出去了。

    黛若从门缝里看他走到外面,对着老仆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匆匆出去,然后学着陶亚托的口气说:“等到我们醒来,我保证我们都能穿上新衣服,不过可能大家未必会满意。”

    屋大维已经全身放松下来,四仰八叉倒在床上说:“黛若小姐,不要要求太高,要知道我们可是在逃亡的路上。”

    黛若不禁失声笑了出来,说:“我知道我们是在逃亡的路上,所以才格外不愿意穿囚服啊……”

    希路德也说道:“是啊,所以我们还是赶快动身,继续逃亡吧。”

    屋大维吃惊地坐起来,问道:“怎么啦?”

    希路德笑笑,反问道:“这个领主大人当年欠了你家什么情?”

    屋大维想了想说:“我父亲曾替他还了赌债,大约八百多德拉克玛……”

    “天哪,”阿格里帕惊叹道,“要知道,这三个通缉犯总共的赏格要五千多德拉克玛啊!”

    “你是说……”屋大维开始恐惧起来。

    黛若说:“这么大清早哪可能买得到衣服,他去干什么毫无疑问……”

    “不过这么大清早想找到地方治安官派人恐怕也不容易。所以我们还是赶快上路吧。”希路德边说,边开始卷床单,试图做一个包裹。

    纳赫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说道:“难怪那个领主一直想要离开,而你们却拼命拦着……”

    “不会吧。”屋大维还是一脸不相信的神色,“你们相信我……”

    希路德走过来,弯下腰,诚恳地对屋大维说:“我们相信你!如果你要出卖我们,就不用昨晚跟我们一起下河受罪了。但是这位领主大人,他可能想的和你不一样。”

    阿格里帕也走了过来,说道:“是啊,屋大维阁下。他自始至终都没有问过我们的名字,当时我就觉得不对。他可能真的有问题。”

    屋大维终于醒悟过来,站了起来说:“我们马上走!”

    五个人一起行动,把这个卧房里的床单窗帘什么的全卷成包裹带在身上。屋大维心里一口闷气无处发泄,又把桌上的杯子瓶子一阵猛摔。

    那仆人听到声音,赶快走了进来,惊讶地看着这一切。黛若放下手边的东西,走了过去。纳赫一看到她脸上的杀气,连忙飞身过来拦住了她,说:“不要伤人!”

    黛若看着四个人眼里都带有不忍的神色,叹了口气,把那个老仆人拉了过来顺手掩上了门。那个老头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了。

    于是众人马上出发,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刚一拉开门,就看到陶亚托迎面走了回来,他的身后还跟了一队罗马骑兵。

    原来,庞培的队伍在罗马城里搜了一夜也没有发现三人的踪迹,天快亮的时候,他就把骑兵派出城来向各个方向查探,而陶亚托正好遇上了其中的一队。此刻他看到开门出来的几个人,扯着嗓子喊道:“就是他们,那……那个屋大维也和他们是一伙的。”

    ------------------------------------------------一条分割线-----------------------------------------------------------

    上面纳赫所唱的歌是抄自一首著名的诗,不过我忘了者的名字,好像是个外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