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云看书网_无弹窗广告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神豪赘婿 > 第五百七十五章 尴尬结婚周年纪念
    那天婚纱店一别,凌云和宋雨瞳就再也没有碰面,这几天凌云一直住在酒店宿舍里,就没回宋雨瞳那个家过。

    好几次她来找凌云,凌云都躲着没见,这几天也没心思去寻李恒的贪污证据,凌云也想歇一歇,最近凌云神经绷得太紧了,凌云怕凌云受不了得发疯。

    周年庆宋雨瞳的主意是跟结婚时候一样来办,那时候他们结婚就很随便,这次不能这么随便了。

    就连凌云自个亲戚家的请帖凌云都没去送,都是宋雨瞳一个人去送的,凌云是没脸去送,如果让他们知道这里面的真相,凌云打个地洞钻进去凌云都觉得丢份。

    宋雨瞳的父母听说这事儿,打电话来数落凌云,凌云就当是耳旁风,他们没资格来教训凌云,他们自己首先行的不正,坐的不直,教出来的女儿也是这路货色。

    凌云没有和他们起冲突,凌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凌云完全掌握了李恒的犯罪证据的时候,凌云才不怪他是局长,还是省长呢,一个个全TM给凌云滚蛋,有多严给凌云滚多远,别让凌云瞧见才好,省的心烦。

    这像是凌云的屈辱史一般,深深地刻在凌云的心里,形成了一个永久的伤疤,看见那些人就像是揭开凌云的伤疤了,那种疼,简直如撕心裂肺一般,只有真正受过伤的人才能体会到。

    宋雨瞳好像知道凌云的心思,这几天都没找凌云,只是在婚礼隔夜找到凌云,把那套“屈辱”的新郎礼服给了凌云,凌云二话没说,把新郎礼服给接下来,没法啊,凌云得陪着他们把这出戏给他们演完了,不然凌云就前功尽弃了。

    婚礼那天,凌云的伴郎他们都是女方的家属,凌云根本没叫伴郎,凌云那些酒店的哥们凌云都没叫他们来参加凌云的婚礼,等到日后真相大白了,如果凌云有机会取到馨蕊,凌云再叫他们来,那才是真正属于凌云的婚礼。

    凌云就按照婚庆公司的要求,随着车队去宋雨瞳家小区去接亲了,路上一个哥们见凌云板着个脸,胳膊捅捅凌云,诧异道:“凌云也该叫你一声姐夫了,怎么,凌云那么好个姐姐嫁了你,你一点笑模样也没有?”

    听他的口气应该是宋雨瞳的表弟之类的,凌云压根没理他,那小子还来劲了,差点在车上跟凌云动气手来,被同车的一个长辈拦住了。凌云能怎么办,忍呗,凌云心想如果突破了凌云的极限,凌云立刻甩手走人,这份窝囊气,不是谁都能忍受得了的,忒憋屈。

    同车的那个长辈好像看出点苗头来了,他劝凌云,“新郎官,今儿无论怎么样,都是你们的大喜日子,这幅模样搁哪儿都说不过去吧,别垂头丧气的,这像什么话?”

    凌云听那长辈的话还像句人话,这场面上的婚礼凌云也得给它做足文章,凌云只能自凌云安慰,想着为了不被旁人揭穿,凌云还得露出笑模样,凌云心里这个恨呐,可是凌云没办法,谁叫凌云要报仇呢。

    车队很快驶入了宋雨瞳的小区,那鞭炮烟花是响了一路,老李家是真舍得花钱,他们也不在乎这俩钱,凌云又想起来了,李恒还给了王芸一笔钱,说是给宋雨瞳的礼金,凌云心里又狠狠地骂了几声,这一对狗男女,真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也是见了鬼了。

    车队来到宋雨瞳家楼下,伴郎簇拥着凌云往楼上挤,来到宋雨瞳家门口,按照规矩得撞门啊,里面的人使劲捂着门,外面的人想办法开门,有使用巧劲的,有花言巧语的,有给红包的,凌云就看他们在这里出把戏,凌云没使劲儿。

    想是里面的人也急了,这门缝一开,伴郎们一使劲,就把屋门给挤开了,众人推着凌云就进去了,里面又是放花炮,又是贴红纸的,处处充满喜庆。宋仁辉和王芸也打扮一新,两人手里拿着厚厚的两个红包,女方亲戚开始起哄,叫凌云改口。

    凌云本是不愿意的,奈何到了这一步了,也无所谓面子了,低声叫了一句“爸妈”,声音很轻,一旁的亲属根本没听进去,马上就有人叨咕了,声音太小了,重叫重叫,起哄声此起披伏的。

    宋仁辉似乎不愿意看凌云为难,马上替凌云解围,说是他听到了,然后就拿着两个红包硬是往凌云兜里塞,凌云把俩红包都丢给伴郎了,没心思拿他们李家的脏钱。

    然后,众人又再推着凌云往新娘屋里挤,里面又是一圈宋雨瞳的闺蜜伴娘硬顶着不开门,非要什么大红包,凌云一着急直接拿过伴郎手里两个沉甸甸的大红包就往门口塞。

    王芸一看不好,马上冲上前来,抢回那两个红包,然后瞪了凌云一眼,笑眯眯地说道:“哎呦,新郎被你们搞糊涂了,把这个红包都拿出了,别为难他了,开门开门,凌云来派红包咯!”

    里面的人一听到王芸这么说,马上就把门打开了,涌出一群女的,围着王芸讨红包,要彩头。凌云看到了宋雨瞳,她没有了几天前的愁容,一副欢欢喜喜要出嫁的模样,然后她翘起脚丫子,冲凌云说道:“快快,找到我的鞋子,我就跟你走。”

    凌云真是恼火,宋雨瞳明知道是假结婚周年,这样做只会引起凌云的反感,还TM给凌云来这套,真是水仙不开花——跟凌云装蒜。凌云正欲发火,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还不给凌云儿媳妇把鞋子穿上。

    凌云回头一看,居然是凌云阿姨来了,后面跟着李恒和赵馨蕊,李恒这个家伙把妈妈也给叫了过来。

    凌云惊诧极了,凌云原本就没请凌云阿姨过来,一来这是假结婚周年,二来她已经另嫁他人,凌云也不方便叫她。没想到李恒自主主张把她叫过来了,凌云也没请李恒,他也没跟凌云打招呼也跟着过来了。

    我滴个天呐,这场面得有多乱!

    我要娶的“媳妇”——李恒的情人。

    我“媳妇”的妈妈——李恒的情人。

    我心爱的女人——李恒的老婆。

    我“媳妇”的爸爸——李恒的上级,却给他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凌云的亲妈——她眼里只有李恒这个儿子,根本没有凌云,凌云坐牢那么多年,她根本没来看过凌云,也没打一个电话。

    这一屋子所谓的“亲人”都跟李恒有关系,都向着他,凌云却是这屋子里唯一的“外人”,凌云内心几乎要崩溃了,虽然凌云强撑着,可凌云的心也是肉长的,也会流血,也会痛。

    老天爷啊,凌云究竟是做了什么,你要这么折磨凌云,凌云前世究竟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要这么惩罚凌云,让凌云受尽人间凄凉,爱恨情仇,凌云真的是有些疲了、累了,凌云那无助的心灵到底这么救赎,凌云真的快要垮了!

    “快啊,傻愣着干嘛,给我儿媳妇把鞋子穿上啊,你这个傻小子!”凌云阿姨见凌云呆立在原地,她上来就是给凌云后脑门这么一下,然后拉着凌云寻宋雨瞳的鞋子,找到后,又叫凌云给她穿上。

    凌云机械式地把鞋给宋雨瞳穿上了,宋雨瞳激动坏了,在凌云脑门上重重地印下一个吻,凌云的目光飘向馨蕊,她跟李恒有说有笑的,根本没往凌云这边看,凌云的心是彻底伤透了,心爱的女人在水生火热中不知,而凌云却要和不爱的女人举报婚礼,天底下最滑稽的事情莫过于此。

    凌云近乎耻辱地完成了所以迎亲的仪式,凌云阿姨跟宋雨瞳的父母说起凌云,说凌云不懂事,让他们多费心了,让他们好好帮帮凌云。宋仁辉满口答应,他对这个婆婆的态度倒是很满意,王芸的脸色可是不对了,她看到李恒像是见了鬼一般,躲他远远的,生怕两个人的目光相对,一直埋着头不说话。

    宋雨瞳出了卧室,才发现李恒的到来,她吓懵了,差点从凌云的背上摔下来,幸好一旁有人扶着她,不然她就重重地摔在地上了。

    李恒也看见了宋雨瞳,然后上前向他们祝福,宋雨瞳几乎是红着脸听完他的祝福的,一直在呼呼喘气,她大概也没想到李恒会出现在迎亲的现场吧!&lt;!----&gt;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