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唉,我说你这个小娃娃就不能让老夫把话说完?老夫虽是现在不是人,但是老夫也不会去吃你啊!”蓝色透明的身影也是无奈道。

    “呼---还好你不吃人,你不是人!”林雨泽又连忙开口大喊道。

    “你个小娃娃想象力怎么如此的丰富?你也算得上是一名天元境的小娃娃了,但你为何会如此害怕老夫?”蓝色透明的身影也是无语。

    “人家还是一个孩子,你就出来吓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在我的成长中留下一个阴影的!”林雨泽也是委屈道。

    “呸!你怎么可能是一个小孩子?你只不过长了一副年轻人的模样罢了!”那道身影也是不相信林雨泽所说的话。

    “你爱信不信!小爷爷我今年才十七岁!”林雨泽朝着他大喊道。

    “你才十七?开玩笑,老夫身为一名修炼天才,我十七的时候也才不过是斗元境,而你怎么可能又是十七岁。”蓝色透明的身影也是傲娇的说道。

    “切!你爱信不信,我又没有说让你必须相信真的是。”林雨泽也很是傲娇的和他说道。

    “小子,你你的真的才只是十七岁?”那道身影也是有些疑惑的问道。

    “快过生日了,过完生日就成年了!”

    “不可能!你的天赋怎会如此妖孽?才仅仅十七岁就有了天元境的实力?你绝对是在骗我!”

    林雨泽十七岁就突破到了天元境七重的境界实力,不用说是在青云大陆上了,在整个三千世界中林雨泽是第二个年仅十七就达到天元境的实力!

    十七岁难不成林雨泽是打娘胎里面就开始修炼的?那十七年的时间天赋再逆天也不可能能够抵挡天元境七重的实力啊!

    “小子,你叫什么?”那道身影也是开口问着林雨泽。

    “林雨泽!”

    “林雨泽?不对啊?你应该不是叫这个名字啊?不过姓林就对了!哈哈哈,我知道了,你绝对是那个老怪物的后人!不然你不可能能够年纪轻轻就突破到如此的境界实力,还手持九天诛魂枪,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那一道蓝色透明的身影也是开口大笑。

    “额..在之前我无法修炼,所有我就仅仅用了六个月的时间突破到天元境七重的。”林雨泽也是淡淡的说道。

    “what??六个月的时间,这不可能!谁能用六个月的时间能够修炼到天元境的实力啊!不过你是那个老怪物的后人,还是真的有可能。”那道声音咂咂嘴道。

    老怪物?后人?林雨泽明明出生就没有见过他的父母,他甚至是在哪出生的,他都不知道,就更不用说他是谁的后人了。

    “什么意思?你知道我的父母?”林雨泽从牧寒的身后缓缓走出来朝着他说。

    “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啊?不过也对,那老怪物的唯一后人就是你,而你的父母也是那老怪物的儿子和儿媳妇!你的身份如此的危险,怎么可能会有人告诉你?”

    “还望前辈能告诉我父母的姓名!”林雨泽的语气也变的谦逊起来。

    蓝色透明的身影打量着林雨泽的上下,他看着林雨泽那渴望的表情,他也是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罢了罢了,能够遇见我也算是你小子的机缘,不过你可想好了我若是告诉了你,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就不怪我!”

    “前辈尽管放心,晚辈心中自有13数。”

    “唉,你竟然如此执着,那我也不怕告诉你你父亲的姓名。”

    “你父亲和你一样姓林,而他的全名则是林钰!而你母亲的姓名叫欧阳紫萱,你母亲的来历可不小!”蓝色透明身影在说到林雨泽的母亲后也是不禁咂咂嘴。

    “那前辈知道我的父母在哪里吗?”林雨泽再次恳切的问道。

    “不知,我只知道的是,你父母在十几年前已经分道扬镳了,他们身处的地方本就不同,况且你母亲还是欧阳家的大小姐,他们亦或是在青云大陆,亦或是不在。”蓝色透明的身影也是摇摇头说。

    林雨泽失落的低下了头,随后他回过头去问牧寒“青云大陆上有欧阳家族的存在吗?”

    牧寒也是缓缓的摇摇头,牧寒在青云大陆闯荡多年从来没有听说过关于欧阳这两个字。

    “欧阳家族是在青云大陆之外三千大世界,你就算是在青云大陆上找一辈子也不可能找得到,在这青云大陆上怎么可能有欧阳家族人的存在?”蓝色透明身影也是不断摇头说道。

    他每次说道欧阳家族都是会摇摇头,语气中也带有一丝的后怕。

    “那不知前辈是何方人士?前辈应不是我青云大陆的人士吧?”林雨泽也是没有了之前的害怕。

    “老夫名为白阳曦,身前修为达到了武皇境八重天的境界!是三千大世界中白家的老祖!”

    “你就是那个!”

    “怎么?你听说过老夫?”

    “没听说过。”林雨泽也是破口而出。

    “你这个臭小子!亏老夫告诉你那么多的事情你竟然还敢耍老夫。”漂浮在空中的蓝色透明身影正是白阳曦。

    “白前辈,我还有一事要问。”林雨泽再次用着尊敬的语气说道。

    “你小子求我的时候怎么又变语气了?还有什么事要问老夫?”白阳曦也是双手插在胸前傲娇的说道。

    “白前辈嘴中的那1个老怪物是谁?您说他的儿子是我父亲,那我就是他的孙子?”林雨泽问道。

    “你何止是那老怪物的孙子!”

    “怎么?难不成我也是他的儿子?不能吧?”

    “你不仅仅只是那老怪物的孙子,你还是那老怪物唯一的继承人,若是你不是那老怪物的继承人,你怎么可能能够召唤的出九天诛魂枪?”

    “唯一继承人?我要继承什么?我爷爷的名字究竟叫什么?”林雨泽着急的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我已经对你说的太多了,你接下来还会有别的机缘,而接下来的路你会更加的难走,你可要做一个思想准备!”

    “因为你的身世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或许因为你的出现这天地之间可能要发生一处巨变!不过和我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毕竟老夫已经是个死人了。”白阳曦的语气中略带深意的说道。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