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段晓红分到了烧鸡,没有酒咋能吃得下?

    也不知道她从蔡根那,偷了多少酒,不,买了多少。

    左手烧鸡,右手白酒,这呗儿,吧儿,的造上了。

    哪里像是在夺命赛道上比赛,郊游都没她滋润。

    半只烧鸡,一杯白酒下肚,还把车窗打开,抽上了烟。

    这烧鸡的香味,就从车窗飘了出去,传到了车斗里。

    石火珠领着自己的外勤小组,除了闻味就是喝风。

    大天狗的那条腿,消化的差不多了,这群高位截瘫的患者,稍微有了一点改善,至少,嗅觉都恢复了。

    闻着食物的香味,怎是煎熬可以形容的?

    早饭就没吃上,这都快中午了,刚才受伤体力消耗还比较大,一个个饿的跟狼似的。

    眼巴巴看着自己的领导,委屈得像是幼儿园没抢到糖的小朋友。

    作为家大人,石火珠终究是克制不住了,他也饿了。

    挨着小孙,把脑袋也伸进了车厢,顶着那焦黑的胖脸,笑嘻嘻的说,

    “蔡老哥,那个,烧鸡还有吗?后面还有伤员。”

    蔡根吃得比较慢,还有半只烧鸡,回头看了看石火珠,真惨啊,当初多白净的大胖小子,现在都没人模样了,

    “石老弟,你咋不早说,吃没了啊。

    萧萧,你们那还有吗?”

    啸天猫和贞水茵这两个大胃王的眼皮底下,随便发挥一点,几只烧鸡都不够啊。

    别说剩下烧鸡了,连手上的油都擦完了。

    萧萧假装四下看了看,

    “哎呀,咋不早说呢,吃没了啊。”

    石火珠压根都没想到能在啸天猫他们嘴里夺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蔡根手里的半只烧鸡,不断的咽口水,

    “蔡老哥,你说,让我们出力,我们也出了。

    你说要钱才帮着救人,我也给钱了。

    这战后休整,咋就把我们忘了呢?

    这样不好吧?”

    给钱,给什么钱?

    蔡根认真的回忆了半天,才想起来,刚才自己当兼职赚了六十万,不,五十九万多,在苍蝇那。

    紧那罗的事故一出接一出,把蔡根搞得心烦意乱,自己发财的事情都忘了。

    被石火珠一提醒,对啊,自己有钱了,六十多万呢。

    如果加上龙少给自己送去的二十万,那就是八十多万啊。

    还债四十万,那还剩四十万呢。

    不断告诫自己,要有点深沉,要喜怒不形于色,要淡定,不要让人看出来。

    “石老弟,你们辛苦了。

    要是不嫌弃,这半只鸡先给你,垫啵垫啵。

    今天回去给你们加餐,必须有荤菜,再加个海鲜。”

    晕,赚了自己六十多万,就加一个海鲜啊?抠死你得了!

    石火珠心里想,绝对不敢说,接过蔡根的半只烧鸡,真是凄凉啊。

    拿着半个烧鸡,分给自己的下属,寒风冷气的,想体现领导的关怀,都很无力。

    分给别人,都默默的忍受着,领导给的,不想吃也得吃啊。

    但是分到关慧兰,这唯一的女下属的时候,她哭了。

    关慧兰被分到了一块鸡胸肉,本来不想吃,感觉有点掉价。

    但是那美味的鸡肉放到嘴边,实在忍不住去咬,食物的刺激,让关慧兰瞬间有了幸福感。

    随即,为这不可抑制的幸福感而羞愧。

    哎,啥时候混到这个粪堆上了,这有啥好幸福的。

    太丢人了,好难过,然后她就哭了。

    看到关慧兰哭,石火珠心里也不好受,说白了是这个领导无能啊,让下属跟着自己受苦。

    八门生被分到了一个鸡屁股,嘴里面嚼着,还不耽误架秧子。

    “领导,咱凭啥受这个窝囊气?

    咱们好歹有单位的靠山啊。

    咱们不跟他玩了行不?

    咱们下车行不?”

    石火珠看着八门生,湛蓝湛蓝的大脸蛋子上,被萧萧抽的血印子,心真大,刚才被打的时候咋不说呢?

    “你啊,就是话太多,老实吃你的鸡屁股吧。”

    黄平被分到了一截鸡脖子,骨头都没吐,全咽下去了,正经的帮着石火珠分析。

    “领导,咱们还真不能继续跟着往下走了。

    我明白领导的意思,借蔡根手平这次事儿。

    前面几圈的各种异类,基本上都能算我们的功劳。

    这个思路非常有远见,我也非常支持。

    但是,我们真的陪不起了。

    刚才是第六圈,就已经出了两只母紧那罗。

    这已经到第七圈了,谁知道能出啥?

    咱们这几乎团灭,没有战斗力了,自保都难。

    我知道,确实可以花钱雇兼职,让蔡根保护我们。

    但是一次花出太多费用,不太好报销啊。”

    这一大段话绝对是真心实意,确实在替石火珠着想,目前功劳已经不小了,不能再贪功了。

    要是跟到底,自己这伙人都够戗有命领到奖励。

    这些道理,石火珠当然都明白。

    但是,万一蔡根真的干死一个二十四诸天,自己如果不在身边,想往自己身上按功劳都费劲啊。

    眼前下属们都在看着自己,总不能为了功劳,一意孤行吧?

    当初被迫上了这辆车,那是没想到能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那意外的功劳。

    不说别的,就说消灭的灵使。

    寻常一个外勤小组,对付一个灵使都费劲。

    今天,灵使都死了多少啊?

    在与诸天会的斗争中,多少年没有取得这么大的战绩了?

    要是算上那两只母紧那罗,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自己,官升一级妥妥的。

    现在让石火珠下车,真的有点舍不得啊。

    潜意识里感觉,还有更大的好处在前面等着自己。

    趋利避害四个字最好的诠释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趋利永远在前面,没有利的时候,才能考虑避害。

    于三条看出了石火珠的犹豫,直接摊牌了,

    “领导,你想立功,想捡漏,想给我们分好处,我们都明白。

    富贵险中求,谁让现在的机会实在太好了呢?

    大活蔡根顶着,所有功劳都可以按在我们身上,确实千载难逢。

    我在这表个态,领导你就想咋整就咋整,不用管我们的死活。

    当初进单位,在外勤组当差,就都有牺牲的心理准备,怕死早就不干了。”

    这一顿正话反说,反话正说,绝对把石火珠逼到了墙角,怎么样决定,都是难受。

    突然,石火珠的转机出现了。

    不远处的赛道旁,竟然有一片帐篷。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