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现在,此人不要我了。”

    那双灵动双眸,浮现出无尽的彷徨和无助。沉寂的心脏,顿时疯狂涌动,平静的气息也变得急促。

    对于夏银凤,秦奇还是有些了解的,此女平常言语不算多,二人见面也极少。但此女的倔强却是秦奇最为看重的。

    可此刻,此女被一种别样的情绪包裹。

    不久,那双灵动双眸便被雨幕遮住,娇躯微微发颤:“我此生最大的成就没有了,我知道,我这些许成就,和器尊大人千年付出根本没有可比性。纵然不甘心,又能有何用。”

    “我只想问你,值得吗?”夏银凤看向秦奇。

    值得吗?

    秦奇发懵,值得,当然值得,鸿运行宫他打造千年。

    古炎圣宗他效忠千年。

    如今,自己的行宫要对外开放,古炎圣宗要给鸿运行宫找传人。

    凭什么,那是自己千年打造,自己更是在那里居住千年。

    古炎圣宗凭什么要把自己的东西送给别人。

    凭什么任由别人践踏自己心血。

    “可是,值得吗?”夏银凤再问。

    为什么不值得。

    秦奇没有开口,但表情却尤为坚定,那是自己的地方。

    此次前往,纵然暴露,纵然身死,也要抢夺回来。

    再不济,将那里毁了。

    “宗门观我丹道天赋不错,有意要培养,只要我炼制出这种丹药,便会倾力培养。”夏银凤笑道:“此丹名为噬骨灭神丹,我已经在采购材料。”

    还沉浸在值不值得中的秦奇,突然听到这话,有些不明白夏银凤为何提起这事。但几乎在刹那,他的身体猛颤。

    噬骨灭神丹,吞噬骨肉,灭绝元神,乃是一种极其歹毒的丹药。

    炼丹师若是偶尔炼制也就罢了,但若没有那个实力炼制,多次尝试炼制,炼制此丹的人,难免吸取丹气,便会先一步噬骨灭神,生死道消。

    此等丹药,老牌炼丹师都不敢擅自炼制,夏银凤若如此,必死无疑。

    “你,不准。”秦奇面色狰狞,他明白此女说此话的意思。

    “你管我?”

    “我说了不准。”

    “你管我。”

    “夏银凤,你不要太过分,我说了不准,就是不准。”

    “你管我。”

    ……

    看着夏银凤那张倔强的脸,秦奇心神一震,大脑一片恍惚,却又瞬间变得清明。

    他终于明白夏银凤的意思,也明白夏银凤的果决。

    值得吗?

    这三个字瞬间出现在秦奇脑海中,若是之前,他会认为前往鸿运行宫,哪怕身死都值得。

    但这一刻,他动摇了。

    值得吗?

    鸿运行宫可以去,但因为鸿运行宫而不惜付出生命,如此便不值得。

    转世重生,此乃天大机缘,既如此,自己何必还纠结前世。

    这一生,他有自己的武道,器道,还有这么一位将跟随自己走完一生之人。

    舍弃这些,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夺前世的东西,值得吗?

    “三年之内,你若不来见我,我便去见你。”夏银凤淡淡一笑,很是洒脱的转身离去。

    三年?

    若是以自己之前性子,肯定会为得到鸿运行宫而拼命,若是败露,怎么可能活到三年。

    若活不到三年,想到这里,秦奇面色心中一痛,他肃然抬头间,夏银凤已经离去,随同穆凝踏空而走。

    “三年内,我定然会归。”秦奇郑重开口,转身便朝着古炎堂所在之处狂奔而去。

    ……

    这场邀宴一直在继续,只是秦奇这个主人却提前一步告辞,进入古炎堂中。

    古炎堂乃是玄都城八大顶尖势力之一,其典藏无数,秦奇这般迫不及待的前往,倒没有让人觉得不妥。

    ……

    古炎堂,位于玄都城中心区一处巨大的山峰之中,内部阵法密布,空间宏大,乃是一处修炼圣地,人人向往。

    山顶之上,亭台楼阁,美轮美奂,能居住在此,皆是古炎堂顶级存在,身份尊贵。

    “多谢安师及时赶到,不然我便要丢脸了。”

    商耽站在大殿之前,遥望山脚之下,只见山脚下一个少年手持招募令,正被古炎堂一位长老带领,前往典藏大殿。

    相较于半天前,沉寂下来的商耽再度见到秦奇,倒没有太多情绪的波澜。

    而他口中的安师,正是进入比斗现场,以宗门有要事为名,强行带走商耽的元皇。

    安师道:“丢脸倒不至于,以你的天资,纵然无法大胜那秦奇,但保证不败,还是有足够把握的。”

    商耽双眸泛光,有些不满,堂堂器皇亲传,居然打不败一个散修,奇耻大辱。

    “此人乱锤法确实精湛,必然在玄天秘境中还得到不少妙法。此人居然手持招募令前来,送上门来的鱼肉。”商耽舔了舔嘴唇,充斥着肃杀之气。

    此地是古炎堂,他有一万种方法弄死秦奇,且古炎堂有一万种方法帮他遮掩,无声无息。

    “此人不可杀。”安师笑道:“少爷,您不觉得,这是一枚很好的棋子吗?”

    秦奇资料他们查过,纵然查的不算精细,还有些资料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得到。但却也知道一点,秦奇在玄都城没有根基。

    “安师的意思?”商耽询问。

    “鸿运行宫开放,引起各方器道天骄关注,一场争斗必不可少,各方天骄都在招兵买马,压制异己,增加自己得到鸿运行宫的胜算。”安师悄然说了几句。

    商耽却不傻,已经冷静半天,如今听到这话,顿时明白安师意图。

    他虽然根基不浅,有器皇师尊。

    但天都城中,器道天资与他相差无几之人有不少,其身份同样尊贵。

    若与这些人抢夺鸿运行宫,他根本就没有胜算。

    但若有这么一个强劲打手,力压这些人,最终由他来压制秦奇,反而能脱颖而出。

    “安师好算计。”商耽拱手,此等关节,安师早在半天之前便想到,商耽却才明了。

    “一个没有背景之人,连护佑之人都没有,如今又踏入我古炎堂,还不是任我们揉捏,只要掌握关节,插翅难飞。”安师冷笑:“只不过此人乃是散修,便能将器道修炼到这般,若让他尽观万千器道典籍,必将更上一层楼。以此人为剑,便能横扫一片。”

    “妙计。”商耽难掩笑容:“就有劳安师传递消息,让这秦奇尽观器道典籍,所有珍藏对他开放,答应一切要求。”

    ……

    古炎堂山下,一处巨大典籍大殿中,看着满眸典籍,秦奇也是哑然。

    方才接待他的长老告诉他,此地是近百年来,古炎堂收集的各种器道秘本,器道传闻。

    古炎堂的收集能力,毋庸置疑。

    只要看遍这里,等同览尽天下。

    玄都城,日新月异,鸿运行宫开启的发酵还在进行,每日都有器道天才想尽办法让自己出名,欲得到前往鸿运行宫的资格。

    各方天骄发力,纵然掀起盛世,可却让人目不暇接,真正威名远播之人却少之又少。

    而秦奇之名却经久不衰。

    期间,有人效仿,敲响震天鼓,要一战成名,冠绝天下。

    但商耽出现,绝强天资力压此人,此人被阵法磨灭,身死,元神被拘,日夜承受生不如死之苦,日日嚎叫惊心动魄,让无数人对震天鼓望而却步。

    而商耽同样名声大起,同样秦奇名声依旧不减,这位鏖战各方,曾经和商耽一战颇占上风的传奇人物。

    可此人冠绝玄都城后,便消失无踪,进入古炎堂数月不见人。

    唯有商耽偶尔出现,展露炼器本事,威名远播。

    经过时间发酵,商耽名气越来越盛,更多人认为,商耽才是真正的器皇之下第一人,而秦奇也只是运气好,比斗时商耽有事在身。

    不然,已然生死道消。

    甚至传言称,古炎堂认为秦奇是可造之材,不想让商耽将其毁掉,特地召回商耽。而秦奇也识时务,就此加入古炎堂,借坡下驴。

    …

    …

    对于这些,身在古炎堂典籍大殿中的秦奇自然不知晓,他抱着典籍研读,身前早就有古炎堂的人搭设好的锻造台,各种材料提供,给他印证。

    数月下来,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研读典籍,会将一些极为精髓的书籍记录下来,每隔一段时间通过锻造进行总结。

    “果然不可小瞧任何人。”放下最后一个典籍,秦奇难掩笑意。

    这鸿蒙大陆百年出现的出名器道典藏,对于秦奇来说,有着莫大的增益最用。

    “我这乱锤法,第一层,第二层通过这些典藏,达到最为圆润地步,完美至极。”

    “第三层趋于完美,第四层更是大成,第五层都有些眉目了。”

    秦奇心中思量。

    当初和商耽比斗,赌约便是能看商耽在古炎堂看的所有器道典籍。

    商耽不过器王,自然只能看器皇之下的典籍。

    但越低阶,典籍数量就越多,同样很多高阶典籍,都是由这些低阶法门延伸而出。

    秦奇没有那个时间研究每一个法门,但他却能将这些法门融入乱锤法,与前世习得的法门相比较,优胜劣汰。

    如此,乱锤法前三层已经定型,成为根基。

    而第四层也有了框架,有了准确方向,第五层也相继有了拓展。

    但想要完善乱锤法第四层乃至第五层,就需要慢慢摸索。

    须知,锻造法和功法一样,等级越高,难度就越大,创造的难度更大,需要时间打磨。

    “这些典籍,确实有不少精髓在其中。”秦奇赞叹,但他也明白,真正拥有可怕收集能力的并非古炎堂,而是古炎圣宗这种享誉整个鸿蒙大陆的超级势力。

    结束了。

    秦奇将典籍归类,放置原处,深深吸了口气,他眸子平淡,看似淡淡一扫。

    但这一扫却别有深意。

    这处大殿虽然对秦奇开放,但秦奇从第一天踏入这里开始,便察觉到自己被窥探。

    也就是说,自己在此研究的法门,有人通过阵法光明正大的观看,乃至学习。

    秦奇不知道观看的人是谁。

    但就在方才,他明显感觉到,偷看的人又来了。

    不过,纵然他知道有人在偷看,偷学,但也没有提防什么。

    乱锤法终有一天会公布天下。

    但真正能学会能掌握此法的人,绝对在少数。

    而且乱锤法只是刚圆润不久,盲目偷学,只会扰乱偷学之人。

    毕竟,乱锤法太过驳杂,若学习之人学识不够渊博还好,若足够渊博,必然有着巨大的冲击。

    但想来,若偷看之人有着颇高器道造诣,也绝对不会偷看他人研修器道,如此是大忌。

    “就当是给你的惩罚。”秦奇不以为然,你偷学,若出现意外,就只能怪你倒霉。

    ……

    典籍回归各处,秦奇走出典籍大殿,顿时一缕炙热光芒射来,他不由一笑。

    不知不觉,已经闭关数月之久。

    不过他也不担心会错过鸿运行宫的开启,他相信,商耽绝对不希望他错过。

    典籍大殿门前,一个身穿灰色袍子,看似极为普通的老者站立在那里。

    此人秦奇见过,正是那日在他与商耽比斗时,强行带走商耽的元皇。

    自己出关时间,乃是自己的率性所为,此人出现在此,绝对不是偶尔碰到。秦奇拱手道:“不知前辈在此,正是失敬。”

    “免了,是老夫与你有事。”安师开口。

    “哦?不知晚辈有何效劳之处?”秦奇脸上尽是诧异之色。

    “你蛰伏在玄都城多年,哪怕器道卓绝,依旧低调行事。最终却闯荡震天鼓,一举成名,为的应该是鸿运行宫,想成为鸿奇器尊的传人吧。”安师见秦奇默然点头,淡淡一笑道:“你因为在玄都城没有根基,纵然器道天赋不弱,依旧低调行事,便是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但你觉得,若凭你一人之力,有资格染指鸿运行宫?”

    鸿运行宫找传人,这自然诱惑颇大。

    器道天资越高,越有希望得到传承。

    可若只是孤家寡人没有根基,纵然器道天资超群,可若没有势力,连屁都不算。

    秦奇不是年不过二十的小小少年,自然不会这般天真。

    “请前辈指点。”秦奇拱手。

    “你压制商耽少爷,却还敢来古炎堂,其中关节必然已经想到。”安师开口。

    秦奇自然点头,其中关节他自然想到了,他来古炎堂,权衡了利弊。

    没有根基想要进入鸿运行宫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古炎堂是古炎圣宗的分支,若他能借助古炎堂,便有一定把握进入鸿运行宫。

    “商耽少爷,哪怕放在天都城,都是顶尖的器道天才,他身份也尊贵,有一定把握进入鸿运行宫。”安师那浑浊眸子看向秦奇:“若你愿暂时臣服商耽少爷,成为其左右手,为他战胜一些敌,他的把握会更大些。如此,商耽少爷得到鸿运行宫,或许不会让你染指,但那时,商耽少爷身份便尊贵的多。让你加入古炎圣宗,拜器皇为师都很轻松。”

    这算是颇大诱惑了。

    古炎圣宗乃是超级势力,并非什么人都能加入。

    器皇收徒更是严苛。。

    这两个承诺,足以让很多人心动。

    “凭你本事,最多有资格争夺进入鸿运行宫的资格,但分分钟便会被各方势力弄死,到时竹篮打水一场空。”安师似是劝慰,又似是在威胁:“这是天大机缘,不把握,后果堪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