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人好大的力气,没有动用一丝真气,单凭肉身知己,竟然就有这般威力?看来也是一大竞争对手啊。”

    台下众人有同感之人纷纷发出感叹之声。

    由于是淘沙赛,所以通常只是交给一个管事负责,由他们负责淘沙,至于后续的人才才是大宗门真正需要观看,筛选的。

    台上一个山羊胡的中年人,看到段云随手这一下就险些击碎了测试的石头,心中惊讶的同时,也是犯了难。

    不过随后他还是目光坚定的下了决心。

    随后就是分配对手了,果不其然,由于段云出色的表现,他成功分配到了本场第二名,一个魁梧高大的汉子。

    “段云,这里是淘沙赛,为了他人的人身安全着想,本次比赛,禁止你使用体修之术,还有你那一把奇怪的武器,也不许使用。”

    “这句话,瞬间引起了热议,来参加淘沙赛的虽然体修并不多,可几千人里拥有一两个吧。”

    “大人,您的意思是,他禁止使用?还是所有人都禁止使用?我们有几个都只是学了体修之术,若不让使用,难不成让我们动嘴跟人家比赛吗?”

    嚷什么嚷,谁说不让你们用了?你们可以用,他不行。

    这些众人不在言语了,敢情这哥们得罪了人,有人要整他啊?

    估计他所学的就是体修之术,和管事所说的奇奇怪怪的兵器,不过那个兵器我还没见过呢。

    “还见什么见啊,没听到不让他用吗?这里是淘沙赛,学生过千,管事能准确记住每个人的名字吗!能记住每个人使用的兵器吗?能知道谁是体修吗?显然做不到,可偏偏记住了对方叫段云。”

    并且知道他是体修,话说前不久在雪蓝城外,据说就有一个强大的体修,越级而战,击败了剑宗的渡劫期高手,看来这一届的比赛,是对体修耿耿于怀了?

    哈哈,剑宗作为雪蓝城顶级势力之一,如此下不来台,当然要想办法给体修们一点颜色看看,同时也是给那个狠人看的。

    “你们说,台上那个,会不会就是那天击败关飞虎的那个青年?我听说也是一身青衣啊。”

    道听途说罢了,我还一身青衣呢,体修本就晋级困难,难上加难,没听说管事说不让他用什么兵器吗?很显然他不仅仅是体修。

    又怎么可能是那位狠人呢。

    说的也是,我们怎么可能那么走背运,偏偏在几千人里遇到他。

    四周的谈话,只在一瞬间,同时发生,段云耳力过人,听的清清楚楚,正如他们所说,管事不可能记得每个人的名字和使用的武器,尤其是淘沙赛,起码有一半的人会被淘汰。

    这种情况下浪费脑细胞去记住他们?即便段云有超级大脑也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何况这个管事?

    而且他不仅知道自己名字,连武器都知道。

    这时那个管事像是不放心,又补充道:“对了,听说你的雷电法则之力特别厉害,容易伤到人,本次比赛是淘沙赛,来的很多人都是弱者,你也不许使用,以免造成伤亡。”

    “呵呵,管事大人,这不让用,那也不让用,我干脆站着不动让人打好了?”

    “呵呵,可以啊,我并不会反对你这么做,那是你的权利。”

    这时候管事反而一板正经的来了这么一句,惹来台下一阵交头接耳,这小子到底怎么得罪他了?把人家所有路堵的死死的了?

    这时就连身边的魁梧汉子也有些不太好意思了,这样即便让他赢了,恐怕也是胜之不武啊。

    “兄台,我看你还是认输吧,有人有搞你。”

    他很低声的提醒道:“这本是一番好意,只是段云只是笑了笑,拱手道:多谢,不过不必了,兄台,请尽管出手便是?”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兄台用什么兵刃,亮出来吧,若没带,可以跟台下之人借用一下。”

    对面汉子为人豪爽,最看不惯管事这种嘴脸的人,所以并没有避讳什么,直接开口让对方挑选兵刃,台下众人看着大个子如此豪气,也纷纷表示愿意借段云兵刃?

    “兵刃就不必了,兄台好意,我心领了,我怕我用了兵器,管事大人又说我胜之不武了。”

    哼,大个子轻哼一声,不在废话,拉开架势,朝着段云大步流星而去。

    他长得有点像蒙古汉子,十分高大,就连修炼的也是硬家功夫,一身铜墙铁骨,兵刃都难以击伤,难怪获得了测试第二名。

    单凭这股子腱子肉,就可以在测试上占据优势。

    他展开双手,犹如一个黑猩猩,直接朝着段云抱了过去,试图把他抱住丢下战台。

    台下议论纷纷,这厮不是武者吗?怎么不用真气和攻击?反而用如此笨拙的……?

    “他害怕别人说他胜之不武,所以直接不用真气了,改用蛮力了。”

    “大个子,你干什么?想要故意放水吗?你可知道,战台之上,不拼尽全力,就会被视为放水,到时候取消你的资格。”

    一旁的管事气鼓鼓的吼道:“还不用真气和武技?难不成以为我不敢?”

    “兄台,对不住了?”

    大个子无可奈何,一拳轰出,轰隆一声巨响,这一拳竟然打出了气爆之声。

    段云轻松躲开了对方的攻击,接连在战台上躲避,几次大个子的攻击都险些打到他,然后被他躲开了。

    “段云,你如此躲闪,岂不是要打到明天去?浪费大家淘沙的时间,你担待得起吗?在躲闪一次,就判定你输?”

    此时台下众人皆是议论纷纷,有人高兴,有人气愤,这小子怎么得罪他了?怎么如此刁难?比赛当中,躲开对方的攻击是常有之事,何况这才刚刚开始,何来拖延时间之说?

    这简直是不给他活路吗?一边不让人家使用这个,那个,一边又不让人家躲闪,这不是让人家站住不动挨打吗?

    段云眸子里射出一道惊光,这个管事,当真该死。

    不过眼下不是对付他的时候,他还要继续,就必须忍耐,不然连淘沙赛都没有进去,也得不到大人物的关注,永远得不到所谓的公平。

    这就是区区一个管事为何如此胆大的原因,因为淘沙赛,大人们不会过问,毕竟你连这淘沙赛都进不去,还聊个什么前程似锦,宏图伟业?那不是扯淡吗?

    看着大汉冲来,段云瞬间使出精神领域,精神领域,无声无息,不会被轻易察觉,尤其是在这群低等级修士面前。

    精神领域覆盖,对大汉的行动掣肘了一下,精神领域就消失了,可以说来的快,去的更快,只在一刹那间。

    在外人看来,大汉高高举起拳头,只是稍微一停顿,就见段云一个闪身来到了他跟前在他胸口出连续点了几下,一脚踢出,轰隆一声,正中大汉胸口,那大汉直接到底,滑了出去,甩下了战台,这一瞬间的变化,让台下众人都是一愣。

    “啊,大哥,大哥你没事吧?”

    几个汉子过来扶起大汉,却发现大汉身体僵硬?一动不动,保持原来的姿势。

    “小子,你对我大哥做了什么?他怎么不动了?”

    段云并未多言,随手一挥,发出一个气浪,战台之上一片树叶极速掠去,他们哥几个来不及阻止,只听啪的一声脆响。

    他大哥竟然又能动了。

    “小子你使用了什么妖术?控制了我大哥的身体?”

    “三弟,休要胡说。”

    段小兄弟,实力高强,我自叹不如,这场比赛,的确是我输了。

    大哥,他胜之不武啊,竟然让你身体无法活动,这怎么算他赢?

    “哼,没错,这位小兄弟所言极是,你刚刚使用妖术取胜,胜之不武,这场比赛,本管事判决你段云为输,并且终身禁之你参赛。”

    这是要彻底打压此人啊,让他永无出头之日啊。

    “哈哈,既然管事大人认为我用的是妖术,何不来斩妖除魔呢?”

    想必管事大人一定是实力不俗,段某倒是很有兴趣,与管事大人比划比划。

    “段云,你休得放肆,这里乃是排名赛,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你再能打,还能打的赢在场五百人吗?”

    “我对五百人没兴趣,对管事大人背后的人倒是十分有兴趣。”

    “话锋一转,段云伶俐的眸子看去。”

    “既然你背后的人告诉你我段云是体修,使用什么武器,想必他们也应该告诉你我的实力了??”

    今天我就要看看,你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说着血刃已经出现在了手里。

    “你要干嘛?段云,你这是触犯我雪蓝城的规矩,来人啊,把人给我拿下,押入死牢。”

    说着就有几十个侍卫冲杀了过来,实力皆在大乘期巅峰,其实很好理解他们的修为实力,像是曲珍,关飞虎等人,都是雪蓝城顶级势力里的头等弟子,而他们的实力也不过在渡劫期。

    若雪蓝城的护卫都能轻松超越这些顶级弟子,那就别混了,而且大乘期巅峰,也是为了应对这次排名赛,特意招募来的高手,平时都是大乘期初期就不错了,巅峰也不是那么多的。

    “今日,你背后的人不出来,你就只好先走一步了。”

    【作者题外话】:咱这都是免费的。都不容易有推荐票的给点。谢谢大家!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