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炼达到真仙境后期修为之后,不必再与天道相合,要追求与这天地世界不同,甚至相悖的“道”,形成自己的法则世界。

    李普这种“大逆不道”的言论不一定从来没有人想到过,但从来没有人宣之于口,也从来没有见之于典籍记载。

    违背这方天地,逆天之道修炼,其实很多人尝试过,但都不过是低阶修士修炼不得其法,每一部可以传世的修仙功法典籍,都是顺应天道的,而胡乱修炼就是与天道相悖,下场不是走火入魔,就是根本无法精进修为。

    真仙境后期甚至金仙境初期修士怎么会修炼不得其法呢?似乎还从来还没有这种情况发生过。

    敖日夫妇,包括云朵里的孟伤,迎客厅内的敖星歌,敖星澜和李普,以及天下所有的修士,从开始修炼那天,便是追求如何与天道相合,天人合一似乎就是最高的追求。

    对于李普的歪理邪说,敖日沉思良久之后说道:“受到这方天地的排斥和敌视,后果难料,也许日日会有雷劫降临,还如何精进修为。

    最后恐难逃粉身碎骨的下场,小子,你如何自圆其说。”

    李普心中略有自得,敖日没有发怒,证明他已经正视李普提出的突破桎梏的方法,这样说不过是换个请教的方式。

    无知者无畏,根本不知道法则之力为何物的李普想象不出自成法则天地如何艰难,但不妨碍他展开他的联想。

    “雏鹰第一次离开鹰巢展翅飞翔,是它的母亲用翅膀推下悬崖,世俗凡尘中的孩子总有顶门立户,独自生活,独自面对所有困难的时候。

    对于雏鹰来说,独自飞翔,独自捕猎,便是自成天地。

    对于世俗凡尘的人来说,离开父母的庇护,独自生活成家便是自成天地。

    雏鹰离开巢穴,不乏粉身碎骨者,独自成家,不乏头破血流,家破人亡的人,更不要说自成天地,受到整个世界的排斥和敌视。

    登天破界,离开这一方天地世界,遨游宇宙虚空,才是金仙境应该达到的境界。

    这就是晚辈突破桎梏的规律和方法,前辈以为是否值得一千万块下品灵石?”

    李普取出敖月交给他的海蓝色玉符,试探性的问道。

    修为的差距太大,李普不要说没有一点儿还手之力,如果敖日不满意,他根本连逃走都没有一丝可能,所以李普还是放低了姿态。

    敖日闭目沉思,根本没有理会李普。

    敖月一双美目看向李普,就像发现了绝世珍宝一般,笑吟吟的说道:“无极孩儿天纵奇才,见微而知著,这块玉符属于你了。”

    李普闻言大喜,有了这块玉符,就算在神月宗惹下什么祸端,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了。

    正在欣喜之际,握住玉符的左手突然觉得刺痛,一滴精血被吸入手里的玉符之中,海蓝色的光芒闪亮之后,玉符在李普面前露出真容。

    巴掌大的玉符,晶莹剔透,大海一般的纯净幽蓝,海浪波涛声音依旧,一道龙影若隐若现,龙头正中一点淡金使得龙影更加神俊。

    玉符正面显露出四个古朴的龙族文字“镇海龙宫”,背面只有两个字“王族”。

    “镇海龙宫王族?”李普惊诧莫名,他惊讶的发现竟然与面前的玉符心神相连,一篇催动玉符的法诀自动进入李普的脑海。

    这块玉符不仅仅是一枚顶级七品符篆,玉符内不但蕴含金仙境初期修士的部份力量,竟然还是一块镇海龙宫的令牌,代表镇海龙宫嫡系王族身份的令牌。

    持这块玉符可以避水斩浪,直入镇海龙宫,出入无禁,可以调动任何万龙渊真人境修为之下的龙族。

    而这种玉符,是在敖融陨落,魂灯熄灭之后炼制,在镇海龙宫仅有二十一块,持有者是镇海龙王敖日的九位太子殿下和十二位公主殿下。

    李普手中这块,正是敖月亲手炼制,本应是敖融持有,现在到了李普的手中,还吞了李普的一滴精血,真正成了李普之物,也使李普自动成了镇海龙宫的尊贵王族。

    敖月的目光始终放在李普身上,暗中催动玉符刺破李普的手掌,强取一滴精血融入玉符。

    这是最后一次验证李普的身份,如果李普只是人类修士炼化了敖融留下的真龙精血,不但无法顺利收服玉符,还会受到强烈的排斥和反噬。

    李普的精血非常顺利的收服了玉符,敖月这才微笑说道:“无极孩儿,事实证明,你是我儿敖融的后代无疑。

    你可以暂时不回镇海龙宫,但镇海龙宫随时欢迎你归来。

    持王族玉符,神月宗势力范围内游历的万龙渊百余龙族尽皆听从你的号令。

    现在你修为尚浅,又已经有了喜欢的人类女子,纳龙女为妻妾可以等你元婴境再开始。”

    李普不禁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原来从一开始就被算计了,不管输赢,他都被打上了镇海龙宫的烙印。

    但他却也更加迷惑,到底是谁促使镇海龙宫关注到他,又是什么原因使镇海龙王夫妇对他如此恩宠,即便是敖融还活在世上,大概也就如此待遇吧!

    既然推脱不了,敖月又亲口承诺他不必去镇海龙宫,李普反而安定下来,理所应当的将镇海龙宫王族玉符收进储物戒指当中。

    他体内有一颗来自万龙渊的真人境蛟龙珠,修炼的是镇海龙宫的七品功法《镇海真龙诀》,炼化了敖融的真龙精血,体内的本命法宝还是大太子敖天曾经的战兵,再加上代表身份的王族玉符,便做一做这个无极殿下又如何?

    斟酌了一下用词,李普恭敬拱手说道:“承蒙两位前辈错爱,对晚辈来说,一万多年前到如今,年代实在太过久远,晚辈从来没有想过竟然身具龙族血脉。

    我本无意攀龙附凤,只想完成敖融前辈的托付,既然两位前辈如此肯定,又对晚辈如此厚爱,晚辈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敖月微笑点头,淡淡说道:“既如此,无极孩儿,我便命人按照敖无极的名字将你排入镇海龙宫族谱,写在我儿敖融之后。”

    李普恭敬从命。

    敖月缓缓收起笑容,表情略显沉重,缓缓说道:“无极孩儿,融儿惨死在外,一万多年了,今日才得到他的讯息。

    我必须将他的尸骨带回镇海龙宫,现在,将你所知道的关于敖融的事情详细的说一遍吧!”

    敖融是镇海龙王敖日夫妇天赋最佳的儿子,极得宠爱,他惨死在外,敖日夫妇又亲自前来,李普本就以为,这个才是他们必须询问的问题。

    “不瞒两位长辈,我本是神月宗向南,穿越黑沙暴的那一边的太清道宗的弟子。

    太清道宗附近五百里有一座地阳城,因地处极阳之地,靠近火焰峡谷而得名。

    十几年前,火焰峡谷内发现了一处新秘境,只有金丹境后期修为以下的修士可以进去,我本不愿去探索,但机缘巧合之下……”

    李普并没有欺瞒敖日夫妇,九分真一分假的将自己的真正身份,秘境的具体位置,敖融尸身所在等等一一道出。

    本以为敖日夫妇会非常惊讶,没想到这两人似乎早就知道李普过往一样,反应非常平淡,只将注意力放在关于敖融的一切细节上。

    而旁边盘坐的敖星歌三人仿佛泥塑的木偶一般,早就是一副神情呆滞的表情,看来敖日夫妇并不希望她们知道这一切。

    听到心爱的儿子死去万年,尸身仍然被人践踏,敖月不禁泪光莹莹,敖日则一脸阴沉。

    过了好一会儿,敖日才说道:“天儿与太清道宗的凤九元相交不错,我已经吩咐天儿传讯凤九元,派出弟子保护融儿尸身不被损害。”

    敖月点点头,目光如炬,沉声说道:“若击碎金仙秘境,融儿的尸身会不会受到损伤?”

    敖日摇了摇头说道:“无法确定秘境的具体空间位置,如果打碎秘境,融儿的尸身也必然一起破碎。”

    敖月将目光投向李普,淡淡说道:“这么说,只能金丹境修士进入秘境想办法取出融儿的尸骨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