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刀法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打赢你。”

    叶昊天淡淡一笑,手中无名长刀缓缓抬起,身体化成一道流光,朝马冬夏身上疾充而去。

    “游离闪!”

    围观的神殿高手看到叶昊天在空气留下的残影惊呼出声,下一瞬间叶昊天已经来到了马冬夏的身前,无名长刀斜斩而出。

    一道狂暴至极的气息自马冬夏脚底升起,她身周的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七道实质化的银灰色刀影,从七个不同方向斩向了叶昊天的身体。

    “和西凉刀客比快,你还差得远!”

    清丽的娇斥声充斥谷底,马冬夏的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只有七道刀影织成的刀网落在了叶昊天的身上。

    叶昊天的冲势戛然而止,手腕翻转,叮当七声脆响,斩落的七道刀影被同时击散,溅飞的星辉中,他看到马冬夏已经退出了十米开外,站在了那杆插在地上的大旗之下。

    叶昊天瞳孔微微收缩,在他的视线里,看到马冬夏的手已经握在了大旗的旗杆上。

    三米多长的旗杆忽然大放光明,随着拔离地面,如同一座倒塌的大山朝着叶昊天的头顶急速砸落。

    随着旗杆的砸落,旗杆的顶端突然钻出了十几道银色的细丝,这些银丝织成一张细密的蛛网,带着刺耳的尖啸声顷刻而至。

    看到这一幕,河畔上的东皇微微瞪大了眼睛,声音里流露出极大的惊异。

    “这就是斩马堂的银丝套马杆?”

    “你以为呢?”

    流砂的美眸中也涌出凝重之色:“一个女人背着杆大旗只是为了招风?”

    “看来,马冬夏真的动了杀意。”

    这句话东皇并没有来得及说出口那张银丝织成的蛛网已经罩在了叶昊天的头上。

    绝大多数修行者眼睁睁的看着叶昊天被蛛网套住,惊讶的双目圆睁,然而就在下一刻,他们脸色骤变,连呼吸都骤然停了下来。

    “你输了!”

    一个平静冷漠的声音在马冬夏身后响了起来,所有人震惊的发现,比斗场地中间,竟然出现了两个叶昊天!

    随着叶昊天的声音自马冬夏身后响起,银网下的那个‘叶昊天’忽然凭空消失,他站立的地面骤然炸裂开来,被银网散发出的强大力量砸出了一个三米方圆,半米多深的大坑。

    围观者目瞪口呆。

    马冬夏的身躯骤然僵硬,她清晰的感觉到叶昊天的长刀抵在了自己的后腰上,那刺骨的寒意随时都能将自己的身体洞穿。

    “你是怎么做到的?”

    马冬夏的声音变了,握刀的手在微微发抖:“没有人能够躲过我的天罗旗网,绝对没有!”

    西凉荒漠多野马,这些野马是大陆最精良的战马,卖马获得的收入成为了西凉王庭最重要的经济来源之一。

    为了抓住那些脚程极快,力量比普通马匹大了足有三倍的野马,西凉人练就了一身用竹竿上拴绳索套马的技艺。

    而西凉刀客在套马中悟出了一种战斗技巧,依靠特制的竹竿和银线,可以精准无误的把人套入其中。

    由于这种银线织成的网覆盖面广,速度快,随着使用者灵元的流动还可以改变方向,所以一旦出手极少落空。

    至少在马冬夏的记忆中,她从没失过手。

    “我说过,你的速度太慢。”

    叶昊天缓缓收刀入鞘。

    这次围观的众人眼神里再也没有丝毫鄙夷的神色出现,只有深深的震撼和敬畏。

    “那怎么样才能更快!”

    看到叶昊天朝场外走去,马冬夏忽然大声喊道。

    叶昊天微微停顿一下,继续向前走去,平静中透着一丝疲惫的声音飘入马冬夏的耳中。

    “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更快,但但凡追求快的剑诀刀法,先要追求的是‘短’和‘直’,如果能让你的出刀路线更短一些,更直一些,或许可以打赢我。”

    这是夜无影在训练叶昊天暗杀术时对他说的几句话,在许多人听来,这无疑是一句废话,以最短的距离,最直的路线攻击目标,自然最快,就算刚迈进修行门槛的一境修行者都明白这个道理,然而同样的话语在不同时候,不同场合说出时却会产生出不同的效果。

    听到这句话,马冬夏陷入了沉思。

    “了不起。”

    看到走回来的叶昊天,杜惜春眼睛满是敬意。

    欧阳雨纤却发现了叶昊天神色的异样:“你怎么了?受伤了?”

    此时的叶昊天脸色有些苍白,刚才和马冬夏的战斗中他虽然最终获胜,体力和灵元却消耗巨大,如果不是用影分身留下一道残影抵住了那张银网,再用游离闪突进到马冬夏身后,最终的胜负还很难预料。

    “没有什么,就是有些累。”

    叶昊天擦擦额头渗出的汗珠,冲欧阳雨纤淡淡一笑。

    “叶昊天,你果然没有让大哥我失望!竟然打赢了那西凉来的长腿妞,太给大哥长脸了,前十,不,是前六,我们哥俩都进前六了!真是想起来就让人开心啊。”

    龙十八一瘸一拐的从后面走过来,嚷嚷了几句后又朝庄玉生喊道:“庄老头,怎么样,你不就是故意想整我兄弟吗?他又赢了!让你失望了吧?哈哈,哈哈哈……”

    庄玉生冷冷的瞟了龙十八一眼,又喊出了下一组对战的名字。

    “轩辕洪,对叶浩然。”

    这一场比斗开始的快,结束的更快。

    叶浩然是去年没有进入内殿的一名老生,实力在四境初期,他使用的是一根镔铁棍,只看兵器就知道是一名力修武师。

    然而和轩辕洪只交手了不到十招就被对方一枪连人带棍砸飞了出去。

    第五场比斗的双方是新生弟子中排名三甲一等第三的方小河和排名第九的乔书远。

    乔书远是一名剑修,在第二轮的比斗中大腿受了伤。

    面对精通火系法术的方小河,八十米的距离他刚冲到一半就被对方发出的地炎柱击成了重伤。。

    最后一场比斗发生在两个实力相若的刚刚迈入四境的修行者之间。

    这两个人一个叫冷秋林,一个叫萧四郎,最后冷秋林侥幸胜出,却已没有了再战之力。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