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猫凄厉的嘶叫着,背上的毛一根根竖起,“那又怎样,如今我变成了一只游荡的怨灵,还不都是你们害的,看好了,等下我将获得重生,流奕馆的末日,就要来临了!”

    它钻入骷髅头中,蜷缩成了一团,渐渐的化成黑雾,苏燮的三魂七魄正香影子般被抽离出去,而就在这时,一道寒芒在黑暗中亮起,肃杀之气掠过棺椁,苏燮的身体颤动了一下,银色的火焰瞬间从骷髅上燃起,窝在骷髅头中的黑雾从里面爆了开来,在半空中分散又聚集。

    秋山鹤张开满口是血的嘴,刚刚的一刹那,他吐出了一直藏于舌头底下的灵珠,这颗灵珠对付堕落天使的成效不大,但能影响到楚母释放的怨气,并且能将死者的骷髅瞬间点燃,火焰是由灵力化成,专门克制阴邪之物。

    半空中传来暴怒的声音,如雷贯耳,秋山鹤乐呵呵的笑了起来,庆幸自己还留了后手,否则真的没辙了,灵珠的银火毁掉骷髅后,楚母便再也没办法重生,它终究还是输给了秋山鹤。

    “哈哈哈……”这次轮到秋山鹤开始疯狂大笑,嘲讽着楚母精心计划的失败。

    “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黑雾从四周聚集而来,不停旋转着,里面传来楚母暴怒的吼声,夹杂着刻骨的怨毒。

    “你没机会了!”秋山鹤冷笑道,眼看着黑雾即将再次化成猫灵,他使劲浑身解数将右胳膊从锁链中解脱出来,拔出了插在大腿上的刀,眼角骤然微微抽搐。

    他握紧刀把,凝视着刀口上蓝色的毒血晶,上面闪动着幽光,如同来自地狱中死神的目光,最终,毫不犹豫的划向自己的脖子,既然已经是死,秋山鹤也不愿死在一只邪祟手上。

    这时,秋山鹤闭上了眼睛,外面的世界似乎有一束光照射而来,只存在了一秒钟便消失了,他感到自己的手腕传来一阵巨麻,手中握着的刀抖落,另一只手伸过来将他的手给捧了起来,“父……父亲,是你吗?”

    秋山鹤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但那种熟悉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他曾记得小时候,父亲也是这样握住他的手,揽入怀中告诉他,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会有希望。

    可在这样的乱世里想要活下去,是多么一件奢侈的事啊,多少的命都是靠自己身边人的付出才活下去的,谁不是踩着自己亲人朋友的尸体一路登上顶峰呢?

    “秋长老,你忍住,我帮你砍掉一只腿。”意识模糊中,听见有人这样跟他说。

    秋山鹤慢慢睁开了眼,眼前出现一个模糊的人影,少年清秀的侧脸上流下晶莹的水珠,说不清那是汗珠还是泪珠,但他低头一脸认真的样子顿时让秋山鹤心里十分温暖。

    “苏燮,是你吗?”秋山鹤笑道,“我……我做到了,我答应韩奕会保护好你,终于做到了。”

    “秋长老,晚辈不是跟你说过,不准进来找我的吗?为什么非得救我,我这样一个鲁莽的人对你们根本没有价值!”

    “说什么傻话呢,如果你死了,我会很伤心很后悔的……”秋山鹤说道,嘴里一直在有气无力的喘息,“唉,你还是不懂,还是让韩奕去告诉你吧,我现在累了,只想好好休息。”

    “不要!”苏燮大吼了一声,呼吸越来越急促,他四处寻望着,探身从棺材里拿出一把死者的佩刀,“撑住,一定要撑住啊,千万别睡,相信我,我马上就能治好你!”

    秋山鹤看着底下那满脸苍白没有血色的少年,漆黑的黑瞳中尽显恐惧,携带着一丝不知所措。

    “没用的,毒已经侵入五脏六腑,砍掉腿也没用了,你看看我,我现在已经是个将死之人……”秋山鹤靠在石柱上,仰天摇头。

    苏燮根本没听见他在说话,仍在不停的替他挤去大腿伤口中的毒素。

    “苏燮!”秋山鹤用尽仅有的力气吼道,眼中噙满了泪水,“看着我!”

    他停了下来,握在手中的刀轰然落地,苏燮就那样看着他,想在此时此刻多看看这位老人,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太长,但秋山鹤给他的帮助却很多,就像是有个睿智的爷爷陪伴在身边。

    “你没错,你如今所经历的这些都是上天给你的磨炼,熬过这段时间,你一定可以成就自己,千万得记住,无论何时何地,一定会有人永远站在你的背后默默支持你,不要放弃自己,否则我这把老命……可就白费了啊。”秋山鹤将血手缓缓搭在苏燮的头上,真像是一位爷爷正在摸着孙儿的脑袋,眼中尽显温柔。

    “一定,我答应你,会做到的。”苏燮一字一句的告诉他,声音却不停地颤抖,眼神异常坚定。

    猫灵重新化成了人形,张开白色的羽翼夹在着黑旋风猛然袭来,苏燮根本没注意那只邪祟的突然袭击,可秋山鹤眼角的余光中却留意到了那个突然攻击而来的黑影,想也没想一把将苏燮推了出去。

    苏燮踉跄着倒地,等他反应过来,楚母已经持起那把从棺材里拿出的刀刺穿了秋山鹤的胸膛,短短的三秒内,两个人隔着几米远的距离进行着眼神交流,但彼此都懂了对方的意思。

    苏燮不忍心再去看他,捡起掉落在地的短刀后,朝另一边逃去,将秋山鹤丢在一旁的权杖拿了起来,这根水晶拐杖仍旧涨落着蓝色的微光,它不受销磁领域的限制,靠着拐杖的能力,他可以逃出这间地狱。

    但那个人还留在那里,苏燮感觉手中的拐杖一时无比沉重,他苏燮从来没有这样丢过一个人自己逃命,但今日,不得不做出艰难的抉择。

    秋山鹤转过头来,口中鲜血如泉涌,他满意的看向苏燮,点了点头,嘴唇微颤着:“那件事……就交给你了,走吧,不要回头,回头的话,你可能就走不掉了。”

    隔着如此远的距离,他读懂秋山鹤的唇语,秋山鹤以前给他讲过这根水晶拐杖的故事,那处绝龙谷曾经带走了他数十个兄弟的命,水晶拐杖也是在那被发现的,绝龙谷是个谜奇的地方,秋山鹤却一直没机会把它调查清楚。

    “放心吧,我会帮你的。”苏燮说道,他像秋山鹤说的那样,转过身快步走动起来,不再回头。

    最后,只听见三声清脆的“咚咚咚”声,秋山鹤同一时间闭上了眼睛,嘴角竟还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彻底与这个世界告别。

    “多保重。”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