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声狂妄自大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

    下一秒,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漂浮在他们的眼前,手拿笛子,然后音乐声缓缓流淌。

    曲子中带着伤感之意,好像一首悲情一曲,笛声像是一只五形的爪牙,咬住了钟离的心脏。

    “阿璃,好久不见!”

    那压抑感随着笛声的消逝也跟着消失了。

    另洛璃惊讶的是,那人是无发的,在他的额头上有这红色的菱形——和尚!

    叫他吗?

    但洛璃可以肯定,他是没有见过这个人的。

    夜曲听这却脸色一变,阴沉沉的,下一刻拿着一片玉叶,吹奏起来。

    清脆的歌声缓缓流淌,却在一刻逆流急湍,无形的声音直攻周围的异人。

    突如其来的变化拉回了洛璃的思绪,被迫加入战斗中。

    几百人异人的攻击是不容小觑的,夜曲因为要顾及洛璃,也被异人转了空子。

    银色面具的下面,临近嘴角,被异人抓伤一道血痕。

    而洛璃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他不知道为何心中有种难以描述的感觉。

    更不知道,一个陌生人竟如此保护自己。

    还是说带着目的?否则为何?

    “你走!”

    不管怎么样,他保护他是真的,而他不想因他受伤也是真的。

    夜曲没有搭理他,扔出玉帛界,隔离了异人的攻击。

    整个玉帛界上爬满了异人。

    突然有一面的异人像是遭到攻击,松动了。

    “夜师兄?”

    他们看到有人遭到异人的全体攻击,而他们的从小就培养一种救人的思想。

    他们看到是夜师兄感到很意外,这异人不能忽视。

    原本被他们击倒的异人又重新站起来了……

    洛璃看着此刻的场景,内心纳闷。

    他现在真的可以肯定,这个人当真没有见过,或许是那个人认错人了?

    抬头想找那个人的踪迹,却发现不见了!

    看来今天难免这场灾难了。

    “小璃,你不听话……”

    听到这声音,洛璃抬起头看向声音来源,当看到那人的表情时让洛璃心头一震。

    洛琉扫出一条道路,对于她,异人什么的,都简单,毕竟她可是宗师级的玄师。

    可是百来有余的异人,两个字,麻烦。

    “阿姐,没有,我没有招惹他们!”

    解释是有的,洛璃对这位姐姐也是害怕的,她疼他不错,但终究……

    算了,过去了就过去了。

    “嗯!噗!”

    洛璃捂住胸口,胸腔里的热血比上次更猛烈,来的猝不及防,从口里流出的血,对于他,这是不甘的。

    他们也没有想到,玉帛界被击破了!

    结缘村的人动作更灵敏了,歌声更激烈了,眼睛红了……

    像是杀红了眼,入了魔一般……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夜曲顾不上他,随着人流的流动,洛璃和他们走散了。

    他知道,凡事都只能靠自己,除了自己,他人只能得到九分信,一分疑。

    谁能真的靠谁?谁又能护谁一世?

    更何况经历背叛的他?

    洛璃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丹田处涌出源源不断的原力。

    像干涸的水田突然下起了暴雨。。

    那原力直击眼脉处……

    怎么……可能?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