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十二威震一方

    第1659章体内异像

    幽静的小山,下方有溪水流过,天马在远处百无聊赖地甩着长尾,巨目不时地朝这边扫过,而两头星云斑纹蝶却兴致勃勃地在那些花草间嬉戏。

    姚泽端坐在一块方石上,此处正是湖心岛上,那座高山中的一处密地,浓郁的天地元气随处可见,远处有一座青色竹楼,整个环境显得静谧安详。

    马上要面对一位后期仙人,这些并没有放在他的心上,低头看着手中的血色长箭,双目中露出柔情。

    此箭三尺左右,通体血红,箭身上刻着两个魔族文字,“破空”。

    正是上次在华阴大陆的一次交易会上所获的破空箭!

    当初还在人界之时,此物连同火神弓都一并送给了江火,而后来江火和南宫媛一同失踪,这一晃都过去百余年了……

    “万山大陆!看来自己要尽快去一趟了……”

    在发现破空箭的同时,他也知道了此箭的来历,万山大陆上一个安天门的顶级门派,如果不是因为妖界之行,他刚晋级仙人的时候,就按捺不住,想去找那位叫蒋满申的中期仙人修士。

    不过临走之前,这里还需要安排一番……

    “道友,本王也想和你一起出去走走。”随着火光一闪,那头巨大的天马就站在了一旁,“呼哧”的热气扑面。

    “出去做什么?这里的修炼环境难道不好?还是元晶没有了?”姚泽有些奇怪,如今的修炼待遇,根本不是他人可以想象的,这家伙难道是静极思动?

    “不是因为这个,道友出去一圈,回来修为就超出本王一大截,面对那位后期仙人也极有把握的样子,看来外出历练比闷头苦修要快上不少……”天马摇晃着脑袋,巨目中精光连闪,显然这想法已经思考许久。

    一时间姚泽有些无语了,他摸了摸鼻子,沉吟起来。

    原本他离开之后,这里还需要天马照拂的,不过带上它,自己倒可以节省许多时间……

    “那好,比试之后我们就离开,不过咱们可把话说在前头,一路上都要听我的安排,不然你就留在这里吧。”姚泽的神情威严起来。

    而那头天马连连点动着巨大的脑袋,目光中透着兴奋,根本不需要强迫,不知不觉中,此妖就把自己看成对方的宠兽了……

    此时姚泽的心神已经沉浸于双臂中的十二个主穴窍中,磅礴的漩涡带着无声的呼啸,心神在其中都觉得似一个个无底的漏斗,一股股庞大的吞噬之力从里面蔓延,而这些漩涡的中间各自有一道虚影在其中端坐。

    当时在那片沼泽地下空间中,自己到底吞噬了多少天地元气,现在已经无法查究,不过肯定实力有了质的飞跃,这些真元和经脉中的还有所不同,仔细看来竟是一颗颗微不可查的细微颗粒,原本乳白的颜色也变得有些金黄。

    而更让他惊讶的,连接这十二个主穴窍的经脉竟也起了变化,每一条经脉似乎比之前胀大了不少,甚至隐约间,他可以在经脉上看到细密的亮点。

    “这是什么……”

    一时间他屏住了呼吸,凝神细看,几乎是瞬间,他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这些细密的亮点竟是一片片的鳞甲!

    丝丝磅礴的气息从上面散发,每一片鳞甲都让人心悸,他看了半响,只觉得怪异之极,经脉长鳞!这种情形别说见过,哪怕是听也没有听说过。

    观察了许久,也没有看出端倪,刚想退出,心中却蓦地一动,距离这些经脉远远的观看,每一条经脉竟似一条条盘旋的小龙,那些细密的鳞甲正是片片龙鳞!

    经脉化龙!?

    姚泽自己都被这种想法吓了一跳,再也无法保持静心内视状态,脸上的震撼之色根本无法掩饰。

    天马有些好奇地瞪大了巨目,“怎么了,是不是想起比试的事,有些害怕了?要不我们现在就偷偷地溜走,谅他们也追不上本王……”

    姚泽没好气地翻了下眼,不再理会,再次展开了内视。

    十二条经脉似十二条小龙,栩栩如生,飞腾盘旋,给他带来的真实感觉越发强烈,隐约中,甚至都可以感受到淡淡的龙威不住地蔓延开来。

    这种变化到底是好是坏,他再也无法安坐,猛地睁开双目,就要站起,却被眼前的一对巨大眼珠给吓了一跳。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马竟凑到近前,瞪大了眼珠死盯着他看,全无防备下,姚泽差一点就要暴起出手了。

    “你……想干什么?”姚泽气的真想揍它一顿。

    天马得意地晃动下脑袋,见他站起身形就朝外走,连忙周身光芒一闪,就化为一个顶着冲天小辫的粉**孩,“等等本王……”

    姚泽有些郁闷地摸了摸鼻子,赶紧取出一件衣衫罩在她光溜的身体上,“给你说过多少次了,在人类世界,一定要记住穿衣服……”

    白阳山中大小坊市一共有四个,分布在不同方向,来到白藏教这么久,他还没有在坊市中逛过,和其它地方并没有太多不同,宽大的街道两侧林立着大小不一的商铺,一眼望不到头,街道上来往的修士络绎不绝。

    天马很少到这种地方,明显有些紧张地抓住了姚泽的衣衫,好奇地打量着四周一切,口中不时地惊呼着,浑然忘记自己已经是位不折不扣的仙人了。

    刚前行不远,姚泽就觉得有些怪异,众多目光不时地在自己身上扫过,偶尔还有修士在窃窃私语地交流着。

    他不明白所以,眉头一皱,停了下来,迎面过来一位身着蓝衫的中年男子,应该是宗门中的某位枢机,无须的脸上带着惊慌,远远地就恭敬施礼,“黄克见过姚司祭大人!”

    “真的是……”

    “司祭大人!”

    姚泽还没有回话,“呼啦”,四周一下子涌过来数十位修士,口中大呼小叫的,纷纷见礼,却把天马吓了一跳,小手同时一扬,“嗤……”

    一股狂暴的火焰狂涌而过,瞬间把四周百余丈方圆都笼罩其间。

    她竟直接出手!

    眼前这些修士大都身着灰、黑、蓝衫,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化神中期,如果真的被火焰罩下,不死也要重伤的。

    四周众人都被吓住了,刚想惊叫出声,姚泽袍袖对着身前一拂,所有的火焰都凭空消失,似乎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现场一片死寂,不知道过了多久,众人才清醒过来,根本不知道自己刚从鬼门关前走过,“姚司祭呢?”

    “司祭大人?”

    ……

    千丈之外,姚泽正有些郁闷地低声呵斥着,“这里是白藏教,四周这些修士都是白藏教弟子,何况他们的修为这么低,不可以滥杀无辜……”

    天马有些委屈地噘着嘴巴,她的心中哪里有什么无辜之说,姚泽也觉得有些头疼,她和江火还有些不同,江火在遇到自己之前,一直对人类修士有些畏惧,而天马从来只是奴役人类的,万幸的,自己离开终南大陆十几年,这位刚刚晋级,一直在密地中稳固境界,不然会捅出多大的篓子,根本无法想象。

    看来自己担任司祭之事,尽管还没有正式亮相,整个白藏教上下都已经知道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血色长袍心中恍然,,难怪众人这么快发现了自己,这衣衫也太显眼了,红袍修士只能是一方主教,千丈之外都能一眼看到。

    到坊市中来,就是为了给天马做几件衣衫的,可不想引得万人瞩目,眼见着前方有个裁缝衣铺,他连忙一拉天马,闪身就走了进去。

    好半响,一蓝一青两道身影就从商铺中走出,看其满意的神情,正是恢复了蓝装的姚泽和天马,成为司祭之后,衣着就没有限制,他干脆穿回一直习惯的蓝袍,倒和宗门中的枢机一样,满大街都是。

    天马兴高采烈地,还想挨个商铺看个够,可姚泽心事重重的,哪里愿意在这里干耗,很快就发现了目标,径直朝前行去,即便天马一百个不愿意,也只能跟着前去。

    两人的脚步看起来缓慢,和众多修士擦肩而过,可下一刻,如果那些修士回头查看,就会发觉刚刚错过的两位已经在百余丈之外了。

    “万罗”。

    姚泽停在了一家两层青石楼阁前,抬头打量下上方的宽大横匾,微微一笑,如果此家商铺真的和其名字一样,自己也算不虚此行了。

    一楼看起来挺宽大,一排排木制货架整齐地林立着,上面摆满了玉碟、石片、兽皮、玉简之类,每一件东西都有蒙蒙的光幕笼罩,而十几位修士正在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姚泽刚走进商铺,就有位貌美的年轻侍女笑盈盈地迎了上来。

    “前辈,欢迎光临万罗商铺,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助的?”

    ……

    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姚泽和天马就站在了街道上,眉头紧锁,似乎很不满意,“走,前面还有一家……”

    如此小半天的时间缓缓而过,而他竟一无所获的样子,眼下的坊市已经是白阳山最大的坊市了,连续五家商铺都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只怕其余的地方也不会有了。

    “道友想找什么?你不是什么司祭吗?难道宗门里面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天马见其愁眉不展的样子,有些奇怪地提醒道。

    姚泽先是一怔,接着猛地一拍脑门,自己还真是当局者迷啊,兴奋之下,当即就要回去,天马却一百个不乐意了。

    “本王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什么也没干就回去,不行不行!”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