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虽然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心中有千万个念头,但是此时却不敢不小心,自从上次和陆瑾萱交手之后,也不敢小瞧神魔谷的任何人,所以才想先下手为强,没想到自己还是小看了他们。脚下藤蔓蔓延,就像有生命有意识一般的缠住他们。二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急忙气运丹田,汇聚于脚下,将缠住自己的藤蔓用内力震做几段,快速的跳了出来,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心知,如果不立即震断藤蔓,退出满是密密麻麻藤蔓的地方,任由藤蔓缠住自己,只怕即使是自己也不能脱身。

    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二人刚才从藤蔓的包围中退了出来,还没来得及有下一步的动作之时。那宁梦舒的千蛛藤如影随形般的奔向二人,二人急忙倒退,千蛛藤向是能料到二人下一步的落足点,便先于二人落足之前,便先到了二人脚下,藤蔓相互缠绕向上,直接绕向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的脚下。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心下微微一惊,不知道这藤蔓还能如此,先自己而到落足点。骷髅鬼王道:

    “老僵尸,这样下去不行啊,这丫头的藤蔓好像有意识一般,不仅知道我们下一步的动作,而且生生不绝,无穷无尽,这样下去,我们只能疲于应付,就别想制住这两个丫头,更别谈神魔谷的位置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毁掉这些藤蔓。”

    七绝尸王道:

    “老鬼,那我们就先毁掉这些藤蔓。”

    同时二人在身形下落之时,藤蔓缠上自己的双脚之前,竟然在空中折身,身影再次高高升起,纵身避开这些无穷无尽的藤蔓。杨昊不由心服口服的说道:

    “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功力当真是登峰造极啊,光是这空着换身的轻身功法就少有人能及,这二人本来功夫就极为高明,在这纵身之间,整个从高高在上下坠之时,这下坠的力道是何等之强,即使二人有高深的内功控制着下坠的力道,但是这下坠之力还是不可小觑。这二人竟然能强行在空中将这下坠之力转化为上升之力,内力之深厚,可见一斑。”

    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可没有心情听杨昊说什么,在纵身提起的瞬间,二人同时运起十层的功力汇聚于双掌之上。骷髅鬼王双掌轰向地上的藤蔓,内劲如刀,无坚不摧,仿佛即使金刚铁骨也能轰成粉末骷髅鬼王掌力如风,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附近一大片的藤蔓击倒,空出一大片空地可供自己和七绝尸王落脚。

    而七绝尸王并的掌力却遥遥隔击向宁梦舒。七绝尸王心知,只是将藤蔓轰开只是一时之计,若是不能从跟根源上解决问题,那么及时能短暂的清扫一部分藤蔓,但是不一会,千蛛藤还是会如潮水般的向自己涌过来,于是毫不犹豫的将包含自己内力的掌力轰向宁梦舒。七绝尸王的掌力带着轰隆隆之声,没有任何阻挡的涌向宁梦舒,掌风腥臭无比。宁梦舒却视而不见,杨昊却大急,杨昊对七绝尸王的掌力是深有体会的,不由大叫出声道:

    “宁姑娘小心。”

    宁梦舒充耳不闻,虽然这只是短短一瞬间的事。而就在此时,宁梦舒从身体中分出一道气劲,转化为厚土之力,口吐一言,道:

    “地坤盾。”

    宁梦舒言完,在她的身前出现一个半球形的土墙,将宁梦舒自己、陆瑾萱和杨昊罩住了,在土墙升起的瞬间,七绝尸王的掌力也瞬间而至,狠狠的撞击在这半球形的土墙上,没有惊天动地的动静,只有一声沉闷的声音,七绝尸王的掌力便消弭于无形,土墙也土崩瓦解,毁于一旦。

    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落地之后,七绝尸王道:

    “好一个地坤盾,在挡住老夫子这一掌之后,土墙便消弭,能量没有多一毫,也没有少一毫,小丫头,看来你对力量的控制到了一个非常巧妙的地步,更不可思的是这地坤盾,想不到还是运用土的力量,土来自于大地,大有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至理,大地浑厚且坚韧,包容万物,地上的万物能在大地上生存,皆是因为大地的浑厚坚韧包容。”

    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在宁梦舒眼前杀人,宁梦舒虽然对二人反感,但是却没有杀人之心,也没有伤人之意。从出谷之前,神魔谷中长辈就交代,除非生死攸关,否则不能再神魔谷外与人动武,刚刚宁梦舒连续使用了千蛛藤和地坤盾,皆是由于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欲对自己动手,自己也是被逼还手而已,宁梦舒耐着性子说道:

    “两位前辈就此罢手吧,若非前辈欲对我们不轨,我也不会与前辈动手的。”

    七绝尸王叹道:

    “丫头,要我们罢手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告诉我们你们神魔谷的一切,否则就免谈,我们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从来都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宁梦舒也似乎没有什么耐性了,言语冷冷的说道:

    “两位前辈,晚辈好言相劝,你们为何不听?神魔谷乃是禁地,除了神魔谷中的人,任何外人到神魔谷,格杀勿论,而且神典乃是我们神魔谷的至高秘典,更不可能传与神魔谷外。”

    “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老鬼,动手。”

    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同出同进几十年,虽然同是江湖中的大魔头,但是这二人却是惺惺相惜,几十年相处下来,都互相了解对方心中所想。说完,鬼王便隔空一掌劈向杨昊的方向,在鬼王劈出一掌之后,尸王也跟着一掌劈出,也是劈向杨昊。

    尸王这一掌比鬼王稍快,眨眼间就追上鬼王的掌力,两人的掌力合到一块儿,威力奇大迅猛,完全比是一加一大于二。杨昊苦于不能妄动内力,若是凭借体力是躲不开这尸王和鬼王合力的一掌,否则被封印的七绝僵尸掌掌毒便会发作,运便全身。心想,横竖都是死,躲不躲也没多大的意义了,便也放开了心,虽然如此,但是心中忍是有些发憷。宁梦舒不想二人直接用掌力劈向杨昊,来不及多想,当下气劲运转为谁之力,娇呵道:

    “水兵甲。”

    同时对陆瑾萱道:

    “师妹,快护住杨公子。”

    宁梦舒身后的陆瑾萱刚开始还呆呆傻傻,怯怯懦懦,被宁梦舒一叫,当下醒悟过来,一手小巧玲珑的纤纤玉手便朝着杨昊所在的方向挥动,声音轻柔的喝道:

    “天罡风铠。”

    一前一后,杨昊顿时感觉全身上下多了一层东西,细细一看,竟然是一层薄薄的水膜覆盖在自己身上,水膜通明可见,像一间薄如蝉翼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杨昊甚至能感受到水膜上的水向有生命的流动,这大概就是宁梦舒口中说道的水兵甲吧。而身体之外少许的地方,有什么东西笼罩着自己,杨昊细细感受,却发是旋风,向龙卷风一般围绕自己,自己站在这龙卷风的中间,被外边的旋风保护着,这应该就是陆瑾萱口中的天罡风铠咯。

    水兵甲也就算了,但是天罡风铠这无形的看不见摸不着的气劲,杨昊很奇怪自己竟然也能感觉到。

    水岸宁梦舒和陆瑾萱仓促间用施展了水兵甲和天罡风铠,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只看到宁梦舒和陆瑾萱二人双手快得看不清的速度在半空中画出一道道玄奥的手势,至于她们二人口中所说的水兵甲和天罡风铠,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完全没有看出有什么异样。

    几人出手的速度都是非常的快,几乎就是呼吸之间,尸王和鬼王这合力的一掌,势大力沉,如泰山压顶,狠狠的撞向了天罡风铠,天罡风铠本来就是仓促之间结的,这掌力虽然被削弱了不少,但是还是刺破了天罡风铠,直入水兵甲上。水兵甲本来就是水形成的甲衣,因为有宁梦舒的五行气劲,方能成型。而残留的掌力撞上水甲,便几乎将掌力所含内劲化掉,水甲因抵御掉掌力也瞬间崩碎,剩下的掌力就算能劈到杨昊,也是不痛不痒,无关紧要了。

    一击之下,全无效果,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却趁这个空档,借机想要靠近宁梦舒,他们分析认为宁梦舒擅长中远距离的攻击,近身攻击可能是她的弱点,只这样才有机会在一瞬间制服宁梦舒。

    七绝尸王与骷髅鬼王脚如流星,一人是身如黑色鬼魅,凝手成拳,扣向宁梦舒的双手,一人如灰色幽灵,双手成掌,攻向宁梦舒双肩。宁梦舒目光如炬,有了防备,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岂能轻易就能伤到自己。

    宁梦舒右手轻轻一挥,心中默道:饿狼牙。就在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的眼前,大地龟裂,冒出一大片黄橙橙的荆棘,荆棘之上,从上到下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利刺,犹如一张张饥饿的群狼露出恐怖的牙齿一般。荆棘一出来,就如灵蛇出洞,直奔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而去。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不敢硬接,撤掌避开,若是双掌硬接下这荆棘的攻击,虽然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自信能将荆棘清除,而只怕双手也就毁了。

    饿狼刺一路无阻,得势追击。势要把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吞噬,七绝尸王脸上漏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拉住正欲从侧面再次想要近身的骷髅鬼王,道:

    “老鬼,我们走。”

    骷髅鬼王不解的看着七绝尸王,七绝尸王残忍的笑道:

    “老鬼,我们先撤,等一下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骷髅鬼王还是跟着七绝尸王绝尘而去。刚刚离去,却遇到匆匆而来的玄空子、尹道人、愚和尚和江云,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未曾理会,直接擦肩而过,向镇中而行。玄空子几人看到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心中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不好的事情,大声说道:

    “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大事不好,我们快到破庙去。”

    几人急匆匆的加快了去破庙的脚步。

    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莫名其妙的远遁而去,陆瑾萱雀跃道:

    “师姐好厉害,总算把那两个坏人赶跑了。那两个坏人坏死了,竟然杀了那么多人。呕……”

    刚刚由于害怕,陆瑾萱紧张的什么都忘记了,现在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都已经远去,陆瑾萱心中的胆怯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但是被二人所杀的人的尸体还留在这里,一时间不适应,忍不住干呕起来,同时宁梦舒的心中也很不适应,只是强忍住了而已,因为杨昊这么多年的经历,对这些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感叹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的手段残忍。

    宁梦舒虽然不适应,但是心中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因为她实在是不想与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动手,如今正遂了宁梦舒的心愿。但是杨昊却开心不起来,虽然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的的确确是离开了,但是杨昊却感觉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不可能就这样罢手,但是他们有确实走了,杨昊还在苦苦的想七绝尸王和骷髅鬼王会有什么图谋的时候,玄空子等四人风尘仆仆的赶到,他们身未站稳,便听到江云那如雷霆般的大嗓门道:

    “杨兄弟,你没事吧。”

    江云快步的跑到杨昊身边,一双大手将杨昊从上到下摸了个遍,杨昊心里一阵苦笑,心道这江云对自己也太上心了吧,无奈的说道:

    “江兄,有宁姑娘和陆姑娘在,我能有什么事。”

    江云心知自己的师姐宁梦舒的武功有多恐怖,傻傻一笑,说道:

    “那是,我师姐的武功,即使在神魔谷中,那也是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人之一。”

    玄空子、尹道人、愚和尚见到杨昊无事,也送了一口烂,然后看到满地的尸体,尹道人道:

    “好狠毒的手段啊,这些人全部都是一击致命。”

    玄空子到:

    “不错,骷髅鬼王的嗜血功,将人一身精血化得一干二净,中招之人变成一具干尸,七绝尸王的七绝僵尸掌,让招招之人身体僵化,都是无比阴险狠毒的魔功啊。”

    “阿弥陀佛。”

    愚和尚高声念了一声佛号,盘坐在地上,双手在胸前合十,脸戚戚然的悲苦,此时哪里还有那个邋遢、随意的酒肉和尚的样子,虽然一身衣服还是破破烂烂肮脏不堪,但是整个脸上有悲苦之色,还浮现出悲悯众生、大慈大悲之像,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尊活佛,尹道人道:

    “想不到愚和尚的修为达到了觉悟的地步了,如果不是出了当年的事情,像他这样的高僧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成为一个酒肉和尚呢。”

    尹道人一边说,一边无限惋惜,心头也沉重起来,玄空子也沉默起来,愚和尚却物我两忘,然后高声念道: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唎都婆毗,阿弥唎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唎娑婆诃。”

    念了数遍往生咒,愚和尚才起身,无不悲天悯人的说道:

    “阿弥陀佛,无论你们身前犯下多大的罪孽,如今身遭囫囵,愿你们早日超生,来世投身一户好人家。贫僧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你们诵读几遍往生咒,然后把你们好好安葬。”

    愚和尚说完,然后再对一旁的玄空子和尹道人说道:

    “劳烦两位帮贫僧将这些人埋了吧。”

    玄空子、尹道人其实早就见惯了生生死死,只是难道看到愚和尚这样子,也不好拂了愚和尚的面子,于是叫来杨昊几人一起帮忙。对于挖坑,在宁梦舒的五行气劲下,轻松的就搞定了,没费多少功夫,便将所有人埋下了。

    杨昊此行的目的是想看一下鬼叔叔是不是在这里,想从他那里了解一些自己疑惑的事情,不想出了这样的事情,在处理好这些尸体后,正准备回客栈时,杨昊突然间感觉身体异常的冷,同时体内的真气不受控制,胡乱在的经脉中窜动起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