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云看书网_无弹窗广告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 > > 朕醉了 > 第五十章 被怀疑是小三
    小组的人都很兴奋,要是今年能拿下这个单,那小组人员年底的红包就会鼓很多。

    陶醉也跟着兴奋,她打算好好研究一下陈东发给他们的关于这个电影的相关资料。

    这样的日子,让陶醉觉得很充实,起码不用像以前她那个朝代的女人,婚前天天守闺房,嫁后日日相夫教子。没有自己的事情可做。

    陶醉抱着小本本打算回自己的座位,却发现宋晓丽慌张的从里面走出来,话也不说一句,从她旁边擦身而过。

    奇怪!

    陶醉看了看座位上的东西,似乎也没有丢什么。便没在意了。

    过了一会,一个组员兴冲冲跑进来说。

    “天大的消息,季总的老婆来了...”

    小组的人一听,马上都凑过来,“在哪,在哪....”

    陶醉闻声也朝门口看过去。

    “进季总的办公室啦,不过据说是来找季总离婚的!”

    “离婚?”众人一听面面相觑。

    办公室里,伍馨欣翘着二郎腿坐在季巡对面。

    “今天去把证领了吧,没必要再拖着了。”

    季巡站在窗前口袋,手插裤袋,望着远方,表情有些隐忍,“那季昀呢?“

    “这个我尊重他的选择,如果他想跟你,我也不会强求。“

    “好。那我们今天上午就去离婚。”

    “出来啦,出来啦....”

    伍馨欣跟季巡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陶醉远远的看到了她的侧面,看起来是个很精致的女人。

    季巡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真是想不通,像季总长得也不错,又多金的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这万一是季总提出离婚的呢?”

    “也对,也有可能。像季总这样条件的人,多少女人想往上扑啊....”一群人看着季巡和伍馨欣离去的背影,窃窃私语。

    陶醉觉得这季巡平时接触还挺平和的,鲜少发火。

    她总觉得这样好脾气的人,若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应该不会主动提离婚。

    第二天上班,陶醉刚好在办公大楼门口碰到了季巡。

    发现他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异样。季巡问她怎么从另一边走过来。

    因为王一朕给她买的车太张扬,所以平时陶醉都会把车停在离上班大楼不远的一个位置,然后再走两百米。

    就是为了避免工作室的人看见。

    自从听到小组的人说陶醉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之后,宋晓丽便开始时刻留意着陶醉,试图找出一些证明陶醉用了特别手段的证据。

    她这天终于也看见,陶醉从一辆车下来,她走近一看,果然是上次大家说的那种豪车。

    她特意拍了几张照片。

    然后尾随在陶醉后面,只是快到办公楼门口的时候,她看到了季巡。

    季巡朝陶醉走了过去,看起来跟陶醉很熟悉一样。她还听到季巡问陶醉最近怎么样,工作方面是否还有什么问题。

    宋晓丽从季巡工作室一成立就进来工作了,还从没见过季巡这般跟她说话过。

    原本她就怀疑这陶醉是靠旁门左道上位,正好前一天季巡的老婆又跑来闹离婚,她马上脑补各种情节:地下情,小三上位等等。

    一个普通艺校的学生,没有任何实践经验,就可以马上参与设计。这不明摆着吗?

    只是这前脚刚离婚,后脚马上就不避嫌了。

    如果真这样的话,那下一步这陶醉岂不是要成为自己的老板娘?可是她上周刚把陶醉发去制作的图纸换了!

    这可咋整?

    宋晓丽有些慌了,不过过了几分钟,又想想,也没有人知道是她弄的啊,大不了到时候打死不认账。

    宋晓丽也算是有职场经验的人,她虽然痛恨陶醉,但是也懂得察言观色。眼下这局势,她得学会保留。

    于是她开始假装跟陶醉套近乎。

    “陶醉,我上楼复印,你这图纸要不要帮你复印几份?”宋晓丽一脸谄媚。

    这判若两人的态度,不仅让陶醉觉得奇怪,旁边其他几个了解宋晓丽的人也纷纷看向宋晓丽。

    陶醉愣了一会,微笑道:“哦,不用了,晓丽姐。“

    宋晓丽见陶醉还是一副很见外的模样,又继续寻找其他话题,她一手搭在陶醉的肩膀上说道:“陶醉啊,其实你刚来的时候,姐就觉得你有很天赋,果不其然,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接到任务了。你真是太厉害了。”

    这马屁拍得周遭的人都纷纷回头看宋晓丽。

    “这晓丽姐今天是咋了?画风突变啊,她以前不是最讨厌陶醉吗?“

    陶醉也摸不清这宋晓丽怎么突然就对自己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呢。前不久还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各种刁难。

    快下班时,陶醉接到季巡的电话,让她去他办公室一趟。

    “这个你带回去给一朕吧他,他叫我托人定做的。”季巡递给她一个小盒子。

    陶醉打开盒子一看,是一个镶钻的胸针。看样式,应该是女人用的。

    季巡瞥了一眼陶醉,见她有些好奇,担心她误会,笑了笑解释道:“这个胸针是一朕为了纪念他的母亲,按照她母亲以前的胸针款式做的。”

    “哦。”陶醉点头。

    宋晓丽见陶醉进季巡办公室后,便偷偷摸摸的观察,假装不经意的来回走动。见季巡递给陶醉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两人还说说笑笑。

    她会心一笑:“果然自己没有猜错,这陶醉跟季巡绝对关系不一般。

    还好今天下午她一直讨好陶醉,这个有可能成为自己老板娘的人。“

    晚上,陶醉把盒子交给王一朕时,王一朕接过去后,没有马上打开,也没有太多反应。

    季巡跟她说是王一朕母亲的胸针,不过她倒是从未听王一朕提起过自己的母亲。

    除了刚结婚的时候,在王家老宅,她见到过一张旧照片之外,她几乎没看到王一朕跟他父母的任何照片。

    不过也对,毕竟自己又不是他真正的妻子。

    陶醉准备回房间的时候,王一朕叫住她,递给她一张体检表。

    王一朕合上电脑,有些无奈道:“老太太让我们去做个检查。”

    “检查?”

    陶醉不太明白,自己现在又没有生病,为什么要做检查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