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了啊!”

    我发出无意义的叹息,拿着一份装载着全家人未来生活希望的厚厚简历,走出了寝室。

    身上的正装穿着很别扭——衣服上的线条为了撑起外型而压迫着皮肤。头发上的发胶粘粘的,像一颗臭鸡蛋直接打在舒爽的发丝上。穿上了这万年不变的只重外表不重穿戴舒适感的求职装,就代表着世俗的一切都即将压到我的身上。

    这一套行头价值不菲。但是没办法,别人都这么穿,我也不能不穿。宣扬自我个性的人最好还是去自我创业。像我这样的人,似乎没那个基础。家里花费了不少钱将我从大学里供了出来,没多的钱了。即使有,也早就被各种保险压、住房金榨干了。

    平时属于半步不离寝室的我,硬着头皮走向了学校搭建的人才广场。风吹得我有些心凉。‘能找到好工吗?’这是我、以及我的家人一直关心的问题。现在就业形势不好,加上我自己的专业,更是雪上加霜。

    ‘大概不能吧。’

    我再一次叹气,我觉得一份好的工应该是能为国家贡献自己一份微薄力量,能让自己的国家在国联圈的地位更加的牢固一些,但这一想法在同寝室的人眼里简直可笑到极点。

    他们认为像我这样全心希望国产技术超过国外、三步不离寝室、没有女友、整天埋头看书、为一些奇怪的机器人或者怪武器欢呼的人已经绝种了。

    ‘管他呢,我不觉得为自己的国家奉献有什么错。’我自嘲着在秋风中被吹得满校飞的落叶中慢慢的向招聘会走去。想着那些在舞厅里‘疯’的家伙,我暗自叹气,其实我在某些方面比他们疯多。

    时间到了。我到达了广场。广场前黑鸦鸦的一片和我一样强装成熟的大学生。大家都在稚嫩的外表上套上了可笑的成熟。

    不知有谁喊了一声:“门开了。”于是我在一群人的呼喊声中挤了进去。并且找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公司。“……”在等待招聘人沉默的浏览简历时间里。我心里暗自的捏了一把汗。对方的名声很好,算是国产设备的领头羊。薪水条件也不错,虽然很累。如果能进去的话,不但家人会很自豪,我自己也能完成我那显得有些可笑的理想:他们的设备打败了许多外国货,兴许还能有机会研究武器。天哪!我爱航母!

    “哦,你是学光波动理论的?”招聘人略思考了一下,发出了第一个问题。

    “是的,我是学光波动理论。”在重复了招聘人的话后,我的大脑有些眩晕,紧张让我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但,我的心理素质还是很不错,在深吸一口气后。我背出了自己事前准备的台词:“我叫李叉叉,年龄……,我是主修光波动理论的。但是对第三代拓扑算法有一定的研究,曾经发表过自己的论文。并且我还学过自适应折射晶体学、自组式结构学,我对研究第四代光处理器有信心。”

    我充满了自信的话语让周围的人感到中国掌握自主知识产权的处理器已经不遥远了。

    “这样啊?真是努力的学生,你的素质很不错。”招聘人笑了起来。但我已经产生了一丝不安。“你学过应用光路设计吗?对现在的信息技术体系有什么见解没有?比如现在国内的几家通信运营商的竞争。”

    我的不安成了恐慌。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那个……我对实际的商业工程不太感兴趣。所以没花很多时间去学习……”

    “哦,这样啊。”招聘人的笑容更加亲切了,他笑而不语,在短暂的考虑后,说:“你的情况和条件很不错,我们会谨慎考虑的。那么……”他话如同其他所有的客套话一样,只要有一定理解力,就不难听出这是没有希望的意思。

    “那个!请你一定给我一次机会。”我突然激动起来。“我会很努力的工来回报你们。真的,我已经对四代光处理器有了新的结构设想,虽然还没经过实践的检验,但是,它一定会成功。”

    招聘很遗憾的看着他,淡淡的笑容始终没有离开他的嘴边:“是的,我相信你的实力。但是,请你理解,就目前我们公司的市场而言,我们暂时不缺你这样的人才。你明白了吗?”

    “是。我明白了。”我的眼睛失去了神采,无力的站起身来,将被挤得变型的凳子让给他人。我脑子里现在很混乱。许多事前听过的传言像推墙的众人一样,开始推倒心中的神圣之墙。

    “他们不过是一家很大的组装厂,买别人的芯片,再自己做电路、外壳,就成了商品了。”

    “那些运营商招标时不会等他们的。只要外国厂商来了就开始。”

    “他们不过是要一些技术推广员,像芯片这样的研发员他们养不起,也没办法养,国外压着呢。”

    “只要产品卖得出去,别人会用,把钱赚到手,谁还管里面的核心是谁的啊。军队?军用怎么办?买呗,有钱什么不能买到。”

    我无意义的在心中重复的念叨上面的话,像个输得一干二净的赌徒。不仅是我的前途,还将家人的寄托与学费都输了。

    我混混噩噩的在场内徘徊。广场内有许多公司在为自己招贤纳士。但我完全没有心情去与他们接触。我知道他们需要什么,他们需要能做商业工程的人,能将一个完整的商业系统提供给客户,教他们使用、维护,甚至自己维护。他们都在卖外国货、组装外国货,而不是在用心为国家造东西。

    我在场内逛了一圈,发现在场招人的都是需要应用性人材的公司。我失望了,但是他没办法,迫于家里的压力,我必须要一份工。一份至少要能挣回几年学费的工。

    于是我准备了一下,想到一家销售企业去。这家企业一定会喜欢我的。我拥有众多的荣誉、帅气的而可靠外貌。这些都让我能获得他们的信任--一个注重面子的人,是很容易交流的人,是很容易将东西卖出去的人,是商业圈子里的人。

    我来到了人群中排队,前面的一名女生已经开始将自己打扮得十分成熟。浓烈的香味刺激着我的鼻黏膜、妖娆的短裙下雪白的嫩藕腿十分性感。

    可以想象,一个青涩的野生苹果如何从树上被采摘,被贴上了某某著名商标,打上蜡,染上色躺在超市里,一切都是商业化的运,一切都充满了人工的痕迹。我忽然想放弃。但是,我不能,我必须要面对对我期于厚望的家人。

    于是我就在进与退之间不停的犹豫着,在队伍里,一直不愿前进,后面的人当然不会依教。于是我将后面一人让到他的前面,然后继续让,一直让到了中午快收摊的时候。

    当所有人都开始准备收拾离开的时候,我还在犹豫。但时间不多了,暗自叹了一口气,咬了咬牙,准备放下自己最珍惜的东西,走出象牙塔。但突然有人从后面拉了我一把,这让我的心里一惊,好像自己是个贼。很快的,我镇静下来,不过是表面上的。

    我有点压抑不住激动的说:“你们愿意考虑我了。”

    “不是。”

    拉住我的人是刚才那个著名厂商的招聘人。他还是面带微笑。“嘿,我觉得现在像你这样的人实在太少了。刚才看你在那里犹豫了半天,我想像你这样的优秀人才,为什么不继续读下去?难道工就那么重要吗?你真的愿意走出校园?”

    我无奈的笑了一下:“家里没钱了,拆迁房补贴不够啊。继续读?上面的那帮人只知道写论文挣名誉,没多少人愿意实干的。再说,国家没那个闲钱啊。国际形势又不好……”

    招聘的人略微的嘲笑着说:“呵,还懂不少行情嘛,你只搞研究太可惜了。只要你愿意,我们随时都欢迎你加入。但,是做运营工程。”

    “是吗?”我如同一件被知道了底价的商品,毫无还价的念头,叹了口气,准备答应。

    “可是……我似乎认识一个猎头的家伙,她似乎对你这样的人很感兴趣。不知道你有兴趣没有?”

    “什么人?”

    “一家叫光谱的公司,呃,它在国内不是很有名气,主要是针对外国联开展业务的。如果你真的想做研究,不,只要你对祖国的现代工业建设还有那么一丝牵挂的话,我看你去找找他们,也许他们能帮你。虽然它是家外企,可它的存在是为绕过那些烦琐的法律条文,明白了吗。”那个给了我一个暗示性的眼神。

    “真的?”我有些疑惑。“外国联?”

    “是的,你自己去看看吧。他们就在那边最不起眼的角落。”

    我在心中念叨着:“外国联,就是在电视上宣传的那片地方。战争的遗留地。在前两百年内,人类的仇恨都在那片土地释放。至今都还是危险的、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方。恶劣的地理气候、彻底瘫痪的生态系统、还有危险的未知生物,以及暴烈的‘迁徙战争’遗族。那片土地能有什么值得我去的地方?我甚至怀疑那片地方是否有一丝人类文明的基础。听说那里还一直在打仗。”

    但我还是来到了那个招聘的台前。这里果然很冷清。看来是没什么人愿意去那样落后、危险、战乱的地方。就在我准备离开那里,去找刚才的招聘人时,我的眼光扫到一张图片。然后就被它迷住了。

    那是一张很普通的图片,一张有些模糊的图片。上面是一艘航空母舰。我不知道那是哪一级的航母,但是我绝对没有在任何的杂志上看过它。

    它是那么的美丽,以至于我差点将它看做了女性。最让我着迷的是上面站在船舷边敬礼的人。他们拥有中国人最基本的特征--黄皮肤、黑头发。

    我立刻停了下来,走近了仔细观察。虽然上面有不少异邦人,但是,我敢断定这绝对是中国人自己的航母,因为它以及上面的舰载机的设计风格都已经深深的出卖了它。

    我擦了擦眼睛。想要仔细的将它看清楚,并且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准备将照片拍回去。

    “对不起,这里禁止拍照。”一个温柔的女声在他身边响起。

    我转过头了发现一个充满成熟魅力的女性正在审视着我。我突然发现旁边确实有个禁止拍照的告示。我的脸有些烫,于是挠着后脑勺微笑着道歉。但我很快想到了什么,立刻坐了下来。

    “请问,这艘航母是哪一级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啊。从来没听说中国有这样吨位的船。”

    “很抱歉,那艘船不是中国的。是属于我们光谱工业的。”

    “哦?”我有些失望。“但是,上面的人怎么大都是中国人啊?”

    “如果你有意加入光谱工业,那么你也可以成为上面的一员。”

    “呃……”我发出了长长的惊叹。“真的么?”

    “是的。这里是我们光谱工业的资料,请过目。”

    我迫不及待的打开浏览器,仔细阅读里面的东西:

    光谱工业,成立于xxx年。由最初的光谱工业公司发展到现在的兵器部、工业代理部、前瞻性研究科……

    “前瞻性研究科?”我被这个字眼吸引住了,立刻点了进去。

    前瞻性研究科,总部设在南阿拉莫大洋夸克而群岛。前身是兵器部后勤装备科。在完成转型改造后独立出来。现在是总公司直属部门。聚集了多个国家的优秀研究员。享有项目决策权、资产受益权、事务审批权、技术外授权和工程承包权。能够完成从需求指标、建立理论、实验室构建、工程实现、技术授权、人员培训的一条龙服务。

    主要供应产品:微晶胞承载基板……

    “微晶胞承载基板!?”我现在的表情绝对和白痴一样:“请问,这个微晶胞承载基板你们做的是多少纳米的?”

    招聘的女性微微一笑:“对不起,这是商业机密。你如果不是我们的客户又不是我们的员工的话,请恕我不做答复。”

    “哦哦哦!细胞级dsp处理光晶胞!”我发出了更夸张的惊叹。然而更夸张的是在后面:杂志上传闻的比德国莱因金属产陆战99式av机甲更强大的‘神秘黑骑士’居然也是光谱的产品!

    “请问这些都是你们公司的产品么?怎么从来没在市面上听说过他们?”

    招聘的女性微微一笑:“对不起,这是商业机密。你如果不是我们的客户又不是我们的员工的话,请恕我不做答复。”

    “啊?”我立刻变得像小白一样:“请一定让我加入吧!”就差一条摇动尾巴。

    “对不起,请问你贵姓?”

    我这才醒悟过来,立刻递上自己的简历,两眼闪光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姐姐。

    不过,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并不着急看我的简历,而是将其扫描后,传走了。

    她用温柔的声音问:“请问你了解外国联吗?”

    “不是很了解。”

    “那么,我想你一定不了解我们的公司。你请仔细的看完我们的招聘简章。”

    “哦是。”

    我飞速的浏览了起来,为了展示自己的才能,我发挥我那令全国人民都感到恐怖的一目十行的力量,开始浏览简章。

    招聘简章:由于我公司近期业务拓展,需研发人员若干。应聘者需精通以下几种能力:

    一、良好的语言基础,包括中文、英文、德语。

    二、良好的团队合精神。拥有自我再学习的意愿。具有敬业精神,能够吃苦耐劳(废话若干)……

    研发岗:熟悉以下三种理论类中至少一种:量子力学,光物理过程,高能物理,现代晶体,;神经拓扑算法学,逻辑数学,数字信号处理,通信原理,无线网络规划;机械设计……

    销售岗:由于公司新开业务众多,人手非常吃紧,所以完全不会以上几种者同样可以应聘。并且待遇更优厚!但必须对现代军事技术有一定了解,并且能够参加公司培训,成为合格的销售工程师。

    项目雇佣技术岗:对现在流行的各大电子竞技游戏十分熟悉,能够对射击、驾驶、模拟操纵、战术、战略等类游戏进行快速熟悉,达到熟练的水平。参加过各类电子竞技游戏并获奖者佳。有各类工程机器人驾驶执照者佳。另:热诚欢迎各位驾驶过机器人的退役军人、警察加入,待遇面议。

    也许是我不停的询问她关于技术的东西,她忽然反问我:“你为什么只看我们的产品和技术呢?你不想了解我们是干什么的吗?”

    我不好意思的哈哈笑起来:“不好意思,我个人比较迷这些东西,虽然别人看来这样很怪,但我感觉很不错。你们是研发公司吧。拥有这么多的高技术含量产品,为什么从来没听过呢?”

    “因为我们不在国联圈开展业务,我们的业务在国联圈是违反法律的。”

    “哈哈是吗?拥有这么核心技术的公司,为什么会存在呢?到底你们是做什么的呢?这些技术都是国家级的保密技术呢,为什么你们会有这么多军用技术,该不会你们是传说中恶名远扬雇佣军公司吧。啊哈哈。”

    但很快我就看到光谱招聘简章的下半段:

    签定合同后,将由公司进行培训(视公司实际情况而定)。然后根据公司需要派往外国联各实战部队,参与公司的各种经营项目包括战斗任务。以上人员皆属于项目雇佣。

    “那个……‘派往外国联各实战部队’不会是指到非洲去打仗吧。”

    “很遗憾,不仅是非洲,连南极海也要去。”

    “是吗?哦啊哈哈哈。”我又开始挠后脑勺。“南极海那边人能去么?我听说那边的变异生物似乎很厉害呢,全是‘疯子净化’战争里遗留下来的生物兵器呢。啊哈哈哈。”

    “很遗憾,那里现在有人居住,只不过没有报道而已。并且我们的业务在那边开拓得很不错。”

    “是吗?啊哈哈哈。”

    看着我那白痴般的表情,招聘的女人问了他一句:“请问你有兴趣吗?”

    “这个,啊哈哈哈。你看我才23岁,还年轻,又没成家,家里等着钱用,我妹妹还在读书,需要我的薪水……”

    “这样啊,那么欢迎你的咨询。再见。”

    我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虽然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技术迷,但是如果死掉的话,迷什么都没用了。不过,在最后,也许是自己被鬼迷了心窍。我又回过头问了一句:“你们开多少薪水?待遇怎么样?”

    “月薪8万统合币,不加年终奖,每年发14个月的月薪。战斗佣金视危险等级算,一般出勤一次算30万。公司交保险,死亡后家属可获110万到270万不等的赔偿。伤残不算赔偿金,由我公司自行更换人造器官,人造器官品质在高仿,若想换军用品质请自己付45%公司付55%。工程费另算。若是重大工程,由公司按市场价格的三倍买断技术产权或者另议。另送研究部宿舍一套,南沙群岛疗养别墅一套,某商业区宿舍一套。如是学校毕业生,按学历定军衔,拥有专属id,月薪每月加3万统合币。有寒假、暑假为期三个月;每个月累计8个休息日,但所有休息日都是可调,视任务而定。”

    招聘人的一堆话,差点把我说晕了。但我什么话也没有,双脚不听使唤的回到了桌子前。唯一的一句话是:“请让我加入吧!”

    我靠,年薪接近200万!还送三套住房,这么牛a的公司到那里找?统合币兑成人民币虽然要少些,但我父母累死累活一年才8万,还不如我一个月。想到这里,我的眼中似乎出现了许多成堆的黄澄澄的东西。等等,一年还有那么多假期,还有保险!他们考虑得简直太周到了。

    打仗?管它呢,反正不是有伤残补助么,现在的人造器官比原生器官不知牛到哪里去了。高仿的只有那些暴发户才有钱买。

    “是吗。那么请回答以下几个问题。”招聘的女性开始拿出文档记录。“请问你,了解战争史吗?”

    “不太了解。”

    “了解生物进化史吗?”

    “学过几个月。”

    “玩游戏吗?”

    “玩。”

    “玩什么游戏,即时战略?策略?第一人称射击?动解迷?第三人称谍报?网络管理?投入感强吗?”

    “呃,都玩,投入感只有即使战略强一些。”

    “喜欢打仗吗?”

    “不太喜欢。”

    “看奇幻小说吗?”

    “看。”

    “有投入感吗?”

    “有。”

    “喜欢改造自然类或者以少胜多的吗?”

    “喜欢。”

    “喜欢后宫、色情等自我满足类小说吗?”

    “这个……”

    “有崇拜或深爱的虚拟偶像吗?”

    “有。”

    “对人类自我身体器官改造持反对意见吗?”

    “不反对。”

    “那对人体实验反感吗?”

    “不好说。看情况,如果是自愿就不反感。”

    “你的世界观只有正义与邪恶吗?”

    “看情况,一般来说,正义与邪恶是不绝对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你同意吗?”

    “同意。”

    “读过《能量机动理论》一书吗?”

    “没有。”

    “知道生态圈的能量循环过程吗?”

    “了解但不详细。”

    “好。问完了。你的情况我们基本满意。如果你愿意的话就请签字吧。你愿意吗?”

    “我愿意!”

    哈哈,我有工了。给父母挂了个电话,也没说是干什么,总之就是出国深造。

    我签署了自己的劳动合同。那位细心的大姐让我选择了一下自己擅长的岗位,就在我准备填写研发岗时,她好心的提醒到:“如果你愿意,我是说如果你想得到除了金钱以外的惊喜的话,请考虑一下项目雇佣技术岗。这个岗位是专门雇佣优秀机器人驾驶员的。什么类型的机器都有,同时,也带有研发、改进机甲的工。当然了,我介绍的重点不是这些,请你注意,由于驾驶大型机械时,从身体的承受力来考虑,一般都选用身材较好的女性。你明白了么?也就是说,我们光谱的一支王牌部队,501部队基本全是由女性组成的。”

    “什么?全是女性?”

    我突然想起了自己那毫无女人缘的灰色生活,也不能怪我,只是那该死的学校有侏罗纪公园的美称。联想到某些邪恶的东西,我不由得对那501后宫,不不,是501部队产生兴趣,对,我要加入它。于是,我庄严的签署了另一份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