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弟,这颗疯狼王内丹是个好东西,你怎么没拿,给!”雷哥把内丹递了过来。

    说实话,我只看到那些装备和金币了,这颗小小的内丹我到是真的没看到,要不绝对不会放过的。不过我都已经拿好了,怎么可以看到好东西就再要,那样的话,我在这些人眼中的形象马上全部消失。而且我觉得雷哥这几个人一定有来头,像他这样的体质,如果长期在游戏中发展,一定会是人中龙凤,结交这么一个朋友绝对不是错事。最主要的是雷哥行事痛快、果断,为人大度、豪爽,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朋友。“雷哥,这颗内丹送给你们了。”

    “兄弟,像疯狼王这样的boss可不是天天都有的,据我所知,大约一周左右会刷一个,而内丹则是它身上最宝贵的东西,直接服用会永久提升属性点数,如果拿去做药材或者镶嵌装备,都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属性效果。这个东西绝对是你应该得到的。”雷哥的一番话丝毫没有的感觉,完全出自内心。

    虽然我确实不知道内丹会有这么大的好处,无论是谁听到这个效果,不免都会垂涎三尺,但这个内丹换来雷哥这样一个朋友,一个字——值。“雷哥,我说内丹送给你,你就拿着。怎么?瞧不起小弟,连小弟送给哥哥这样一个东西都不肯接受?”

    “不,兄弟,你误会了。这样的好东西,为兄实在无福消受,受之有愧啊。”雷哥真诚的把内丹再次向我推了推。

    “那好,我收下了,如果雷哥真这么瞧不起小弟,我也没话说。”我打开了交易窗口,“真的这样,你就点交易吧,算我们萍水相逢,小弟高攀不上。”

    “这……”内丹放在交易窗口,听了我这话,雷哥也无法再点交易。

    “如果雷哥觉得小弟还算是一个可以相交的朋友,那么,请取消交易。”我坚决的道。

    “好,兄弟,我收下了。冲你这话,你这朋友我交定了。”然后回头对其他人道:“你们也看到了,为兄弟这样的为人,以后大家一定要友好相待。”其他人也点了点头,似乎也没想到可以遇到一个我这样的人。

    “兄弟,你有这样的巧遇百级召唤兽都提前得到,本来我觉得你这个人就不错,但实在不敢联络,怕你觉得我们有意占你便宜,既然兄弟这样,当哥哥的我绝对没有别的话说,以后大家就是兄弟。”雷哥的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

    “大哥,别聊了,我们到了该下线的时间了。”至尊提醒道。

    “是啊,刚才我也受到系统的提示了,没想到16个小时这么快就到了,兄弟我们都下线吧,8个小时后再准时上线,一起练级。”

    “我们一起下线?你们为什么下线啊?系统提示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怎么?你还不知道?游戏中规定每天只能游戏16个小时,然后必须下线,如果到达规定时间没有离线的话,系统会强制踢你下线。这样是为了保证人可以有正常的休息和锻炼的时间,避免长时间在游戏中,影响身体的健康。”没我不行抢先解释给我听。

    “哦,是这样啊,那你们先下吧。”

    “你没受到系统的提示吗?”雷哥问道。

    “是啊,没有啊,所以我不知道,应该可以再玩一会吧。”

    “难道你不是一开始就进入的游戏吗?现在游戏应该马上就到16个小时了,会有很大一批人马上下线的。”

    我当然是一开始就进来的,而且还是提前一个小时,按照大家的说法,我应该在打疯狼王的时候就到时间,而现在我却依然在这里。“是啊,我也是第一时间进来的,但系统还没提示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马上就到了吧。”

    “那好吧,你再继续一会,我们先下了,时间不多了,我们走了。”

    “再见了,老为。”大家都和我打过招呼,一个个都下了线。

    刚才还是几个人吵吵闹闹的在一起,玩的不亦乐乎,现在突然间变的这么安静,还真有点不习惯,有点舍不得他们走,看来还是有几个朋友好啊!

    收拾收拾包裹里的东西,估计我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每次玩游戏都这样,一转眼就过了好长时间,再我感觉也不过是游戏了4、5个小时,而现在16个小时已经过去。本想回城去鉴定一下装备。看来来不及了,再练一会吧,等系统提示我也该下线了。

    看看绝地,心里一阵的欢喜,有这样一个家伙,以后就再也不用发愁了,现在这里的怪对我来说没有丝毫的威胁了。

    打开怪物图签,疯狼,等级16,群居,攻击力较强,移动速度攻击速度极快。疯狼王者,全部的资料都是问号。

    如果依靠绝地的话,我完全可以到更高级别的地方升级,100级的召唤兽打10几级的小怪实在是浪费,这样的话我可以获得更快的升级速度。我终于明白了师父为什么让先期把属性点都加到体制和敏捷上,这样我去稍微高几级的地方,应该没问题了。

    领着绝地,一个一个的打着身边零落的疯狼。自从狼王死了以后,疯狼刷新的速度明显下降,周围的疯狼越来越少了。而绝地无论是近战还是远攻,都是秒杀,怪物明显不够打。

    时间一点点的推移,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我才发现系统还是没有提示,而我则是沉浸在秒杀和快速数着经验值的快感中,不知不觉的又向远处前进了很远。

    一个熟悉的眼神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朗王直到死都一直盯着这个方向,而我则是无意识的也走向了这个方向,一个石山出现在了本不应该出现的平原上,一个小小的山洞就在眼前。

    洞中传出许多杂乱无章的狼叫声,和我们杀死的疯狼的声音有一点点不同,缺少的是那些疯狼的低沉,多了一些清脆和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