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过紧张而激动的一段航行,张海确认潜艇真正到了安全的海沟区以后,就命令潜艇在一处五百米深非常适合于潜艇坐底的沙石海底坐底。

    在这里全艇没有值班的十多个人召开了一个小小的庆祝会。

    由于环境的特殊,又没有到开餐时间,自然就没有酒,也没有鱼和肉,只有一杯凉水,但大家的心情是兴奋的,心是滚烫的,很多官兵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他们做得最多的是拥抱和相互捶打对方。不管平时关系怎么样,也不管你的官职高低,只要看见有人在身边就先在他身上拍打一下或捶上一拳。

    潜艇里到处都是水兵官兵们的笑声。除了值班的声呐兵外,其余的人都在庆祝这首次出战。

    “兄弟们,你们高兴吗?”张海大声问道。

    “高兴!”大家齐声吼道。潜艇的空间很小,隔音效果又极佳,十多个人发出的吼声让大家的耳膜有点疼痛。

    “你们激动吗?”张海又大声问了一句没有“水平”话。

    “激动!”声音虽然大,但大家的语气中有了一点嘻笑的成分,回答完以后都笑着看着张海。

    “我们把日库人最优秀的潜艇击沉了,我们应该不应该得到祖国给我们的军功章?”张海继续大声问道。

    “应该!”

    大家更兴奋了,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光彩,似乎他们马上就可以上台接受首长颁发的军功章一样。他们都热情地望着张海。

    “但我告诉大家,我们没有!”张海大声说道。

    “啊——”

    “为什么?”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把眼光看着张海,等待他的回答。

    “为什么?我们报名参加这支舰队的时候,首长们就跟我们说了。我们只能是无名战士,我们只能做孤胆英雄。我们当时报名参加这支舰队的目的是什么?”张海声音小了很多。

    “打击敌人!”一个军人回答道。

    “保卫祖国!”另一个军人回答道。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道。

    “你们说的都没错!参加这支舰队就是要圆我们打击我们敌人的梦。我们参加这支舰队的时候,我们就与祖国脱离了关系,我们现在只有打击敌人的权利,没有领取军功章的权利,更没有把我们树为英雄让我们上台光彩亮相的权利,而我们自己更没有权利向别人宣传我们的功劳。当然有一个条件,只要这个条件达到,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向世人宣传我们击沉了日库最新式的潜艇。什么条件呢,那就是我们中华国向日库正式宣战后才有可能。我想问大家,我们国家正在全心全意发展我们的经济的时候,你们希望我们国家现在就与日库全面开战吗?”张海严肃地问道。

    “不愿意!”战士们不太整齐的回答道。

    “是的,我们现在不愿意!但日库人美国人总是在千方百计地为难我们,我们能忍吗?”张海问道。

    “不能!”大家声音整齐了。

    张海语气坚定地说道:“是的,不能!现在我们的祖国正要抓住这个战略机遇期把我们的经济搞上去,把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让我们的祖国与其他强国一起平等相处。所以我们暂时就只能做无名英雄。我们只有打击敌人的义务,没有领取军功章的权利。大家服不服?”

    “服……”

    “服。”

    战士们三三两两地回答。

    “看来兄弟们对我们击沉日库最新式潜艇的兴趣不大,眼睛只盯着那圆圆的军功章。是吗?”张海扫了大家一眼,微笑着问道。

    “不是!”

    “我们宁愿不要什么军功章,只要打击美国的军舰!”

    “只要让我再干一次,就是死我也愿意!”

    ……

    战士们似乎被侮辱了,大家争先恐后地说道。

    “好!我再问大家一次,我们只有打击敌人的义务,没有领取军功章的权利。大家服不服?”张海问道。

    “服!”战士们回答。

    “声音不齐!喊声不响。”张海摇着头说道,然后大声问道,“服不服?”

    “服!”这下声音整齐划一了。

    “这才是我们的潜艇兵!”张海高兴地说道,“就是嘛,我就不信大家对击沉日库人、美国人的军舰兴趣小于对小小军功章的兴趣。哪个不愿意,我就让他下次不出海。其实大家想想,我们基地的兄弟们,他们现在只能生活在地下,只能盼望我们带给他们好消息时他们才有点高兴的劲。我们现在享受了战斗的乐趣,他们呢?什么也  没有,只知道默默无闻地为我们服务。所以说,他们才是最真正的英雄,最值得我们尊敬的无名英雄。我们是不是应该向他们致敬?”

    “应该!”战士们大声回答后,都点了点头。

    “你们知道谁是最大的无名英雄吗?”张海大声问道。

    “基地的兄弟们!”战士们齐声回答。

    “对!但也不对!为什么?你们知道这潜艇是谁的吗?我们坐的潜艇、放的鱼雷、使用的设备、吃的东西、穿的东西,甚至我们的工资,都是王学龙他们提供的。他们什么都给了我们,对我们的要求只有一个,打击敌人,保护好自己,不拖累祖国!他们说只要我们能击沉几艘日库或美国的军舰,就是敌人把他们的小岛炸飞了,他们也心甘情愿。我知道大家对他们有许多误解,我以前也跟大家一样恨他们,说他们是崇洋媚外的家伙,但他们不反驳,不争辩,只是默默地组建了我们这支部队。你说他们担着骂名,全力以赴支持我们,是不是无名英雄?”张海问道。

    战士们这下都沉默了。没有人回答。

    “我的意思就是要大家明白,我们不是唯一受委屈的人。有更多的人为了自己的祖国在默默地奉献自己的一切,不为名,不为利。我们没有受到祖国和人民的表彰,不是祖国和人民忘记了我们。我们更不应该因此而心生怨恨。我们这次回港,没有欢迎队伍,没有大红花,没有首长的接见,我们不应该有什么失落感,而且我们还要专门去感谢我们的基地战友们。如果这样,兄弟们高兴不高兴?还愿意不愿意下次再随我去打击敌人的军舰?”开始张海只是用平常做报告的声音,问到最后时,张海又大声起来。

    “愿意!”战士们认真而高声地回答。

    “好!那我要求大家把自己激动的心安静下来,现在就回到工岗位去。我们回家休整一段时间后,再次出击!”张海把手一挥,大声命令道。

    很快,张海的发出了指令:“启锚!上潜到潜望镜高度!”

    “向基地报告我们的位置和返航时间!询问基地周围情况!”

    “深度一百米,航向二百八十三度,航速二十节。”

    ……

    英雄的“潜龙”号朝自己的家驶去。